小说山 > 三国领主:开局气运暴击 > 第二十四章 封官

第二十四章 封官


  大贤良师。
  第十二路神上使,
  马元义。
  全场皆静,马元义瘫软在地上,面如死灰,这回是真没人能救得了他了。
  “这几个字,应该没有人不认得吧。”
  “封谞,封常侍;徐奉,徐常侍,可以劳烦您二位念一下么?”
  苏秦忽然走到封谞、徐奉面前,笑眯眯道。
  咯噔——
  这二人顿时暗道不妙,巧合?还是故意而为?
  “咱个儿就不用读了吧,这马元义通敌叛国无疑,应当即刻拉下去处斩~”
  “来人,拖下去斩了~”
  封谞一指马元义,脸色阴沉。
  “慢着~”
  “苏小友的话还没问完呢,况且此地是朝堂,皇上就坐在这呢,怎么轮得到封常侍发号施令~”
  赵忠阴柔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嘿嘿,
  好助攻!
  苏秦暗自给赵忠竖了个大拇指。
  “封谞,本帝可还在这里呢。”
  汉帝刘宏冷哼一声。
  “奴才知罪,奴才该死!”
  封谞连忙跪地,扇自己巴掌。
  完了,
  这赵忠显然和那小子是一伙的,要搞他们!
  封谞和徐奉脸色铁青。
  “哈~”
  “你这小子,要问就快问,我在这站半天了,还散不散朝了!”
  何进不耐烦地大吼着催促,声如猛虎,直吓得人打哆嗦。
  苏秦点头,靠近马元义道:
  “你应该知道自己的结局了,只要你将你知道的实话说出来。你若有未了的心愿,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可以帮你做到。”
  “当真?”
  苏秦点头。
  “好,吾有一同父异母的小妹,于一岁大时迫于家中贫穷,战乱饥荒,被父亲变卖,算起来也有豆蔻年华了。”
  马元义长叹一声,“她的后颈处有一块弯月胎记,这里是半块诀别玉佩,你若能将她寻到,并安排好后半生的去处,我便死而无憾了。”
  【叮,是否接取隐藏任务:千里寻亲?】
  “是!”
  “行,我答应了,若能寻得令妹,必为她选一户好人家。”
  苏秦将玉佩收起,点点头,忽然一声轻笑:“你那驻颜丹,也是为她寻的吧。”
  马元义忽然也释怀了,大笑一声:“大男人即便没有倾城的容颜,一样能顶天立地!”
  苏秦忽然觉得马元义高大了许多。
  即便是小人物,也能因为心中所坚持的东西而变得伟大。
  之后,马元义将黄巾军聚兵邺城,甲子起义,黄巾军的教令,以及他所知道的重要头目和盘托出。
  将所有在朝官员惊得一愣一愣的。
  黄巾军在大汉的眼皮子底下做了这么多事,而他们却居然一无所知。
  最后,
  终于谈到了洛阳。
  “洛阳城也有细作?”
  “对!”
  马元义忽然怒目一瞪,直指封谞,徐奉二人!
  “那细作便是……”
  噗呲——
  一柄匕首从马元义的脖颈划过,血花溅起,落在了苏秦的脸上。
  马元义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没了声息。
  “马元义,通敌叛国,当诛~~”
  “张父,你!”汉帝刘宏也被吓了一跳。
  “啊这~”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奴才只是为陛下觉得不值,陛下如此尽心尽力地治国,却遇到如此叛国之人。”
  张让取出手帕抹眼睛,声泪俱下。
  “算了,算了,死了就死了吧,张父快快请起。”
  刘宏将张让扶起。
  “咳咳~”
  “咳咳~”
  刘宏一挥手,“既然人都死了,那就先散了吧,缴贼之事明日再说。”
  张让和赵忠推着刘宏便要往内宫走。
  苏秦呆愣了会儿,
  摸了摸脸上的血渍,地上的尸体还是热的。
  马元义还抓着他的手,
  虽然没能说出来,但苏秦听懂了他要说的话——拜托了。
  苏秦捏紧了手掌,
  他很想杀人,
  第一次这么想杀一个人。
  马元义该死,但是不该这么死。
  呼——
  苏秦用手将他的双目合上,
  回首,转身。
  “等等,事情还没有结束!”
  朗朗的声音在大殿内响起,所有将要离开的人脚步一顿。
  “中常侍封谞,中常侍徐奉,勾结叛党,理应当诛!!!”
  苏秦躬身一拜。
  静,
  无一人出声。
  “停下!”刘宏停住脚步,惊愕地望向苏秦,“你说两位常侍是黄巾军内应?”
  “没错!”
  “证据呢?苏家小子,你可不能诬陷了咱家儿~”
  “对,若是空口无凭,咱个儿可要以诬陷罪拿你入狱!”
  封谞、徐奉见马元义死了,当即嚣张了起来。
  苏秦呵呵一笑,
  却是走到了何进的身边,
  偷偷塞了几根金条给他。
  “不日内,便会有一位名为唐周的信使赶至洛阳,将他请至朝堂当面对峙,一切皆可真相大白!”
  这是苏秦最后的底牌!!!
  “只恐此人遭了暗杀,还请何将军派人前往护佑!”
  “好,有我在,你可以放心,绝对不会被某些动他一根汗毛!”
  “走!”
  何进眼神微闪,一挥手,数十名亲卫随同着便要出殿。
  “报!!!”
  “禀告陛下,城东有一人自称唐周,手持八百里加急密报,要求见陛下!”
  什么!!!
  所有人看向苏秦,仿佛见了鬼一般。
  此人难不成还会未卜先知?
  苏秦自然不会未卜先知,
  只是算准了,儒生去往巨鹿通知张角,周密来洛阳告发,这路途上所需要花费的时间而已。
  唐周被带上朝堂,递上了一封张角的亲笔信,又将黄巾起义提前的事说了一遍。
  看完亲笔信,刘宏勃然大怒:“封谞,徐奉,你二人作何解释!”
  扑通——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张公公,您可一定要救我们啊!!”
  封谞、徐奉望向张让。
  啪啪——
  张让两巴掌直接将他二人打晕,满嘴的血。
  “陛下,此二人勾结叛党,应当拖下去立即斩首!”
  张让眼里露出一抹阴霾。
  “就依张父吧。”
  封谞、徐奉被拖了下去。
  片刻后,响起两声惨叫!
  真特么狠啊!
  这阉狗!
  苏秦暗骂。
  “陛下,老奴忽感身体不适,便先一步退下了。”
  张让提前退下朝堂,临走前隐晦地扫了苏秦一眼。
  苏秦只觉得浑身一颤,仿佛被恶鬼盯住了一般。
  看来,这仇是结下了!
  “无事的话,就退朝吧,朕也乏了。”
  “陛下,您还忘了一件事。”
  一旁的赵忠忽然开口道。
  “哦?什么事?”
  “您忘记给苏小友封赏了,此次能获得黄巾贼起事的消息,除去封谞、徐奉两名乱党可全靠了苏小友呢~”
  “哦,对对对!”
  刘宏一拍脑袋直接冲苏秦开口问道:
  “你,想要什么赏赐?”
  终于来了!
  苏秦心情激动。
  他这几天来所做的所有努力,全都是为了这一句话!
  值了!
  “黄巾贼子将要作乱于州郡,扰乱天下,草民只愿征战沙场,守护大汉江山!”
  苏秦长身一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