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三国领主:开局气运暴击 > 第三十八章 贼寇来袭

第三十八章 贼寇来袭


  “呔!”
  “杀了我三弟的贼子,你爷爷在此,速速前来受死!”
  一声大喝盖过了龙阙村。
  黑马寨大当家杨天,带着数不尽的黄巾军裹携着沙尘将苏秦的领地包围。
  苏秦带人从领地内踏出,扫了一眼对方的人数。
  至少有7000人!
  而且貌似还有援兵正源源不断地往这边赶来。
  杨云之前还来过几波零零散散的黄巾军,他已经折损了100余人,现在还有1100余人。
  1100打7000,他的士兵每个至少都得杀对面7个。
  有点棘手。
  “大哥,就是他杀了三弟,还有,他旁边那个背着弓箭的青年儒生就是伤了我左臂的人!”
  二当家杨云指着苏秦、谢明蕴道。
  “好小子,可敢与我一战!”
  杨天提起手里的大刀直指苏秦大喝道。
  【叮,黄巾军小方将领,杨天对您发起阵前单挑,是否应战?
  拒绝应战:已方士气-10%
  应战胜方:士气+20%
  应战败方:士气-20%】
  好家伙,
  一上来就打,而且基本上还不能拒绝。
  苏秦握了握手里的长枪,
  之前他才四十几点武力,等级也只有35级的时候被那家伙打得落荒而逃,一招都接不住,还得靠谢虎救命。
  可如果是现在呢?
  现在,他已经达到了42级,武力值也点到了59点,而且还修了一转九重的S级功法!
  苏秦跃跃欲试。
  “主公,让俺去和他打!”
  “上次俺和他还没分出个胜负!”
  谢虎一提斧头就要冲出去。
  “我去!”
  苏秦将他扯住,手持长枪,上了马进入单挑场地。
  “好!”
  “总算不是个孬种,待我砍了你的头颅,祭奠了我三弟,定给你找一处好坟埋了!”
  “哈哈哈哈!!”
  “驾!”
  杨天长刀挥舞,一记凶猛的劈砍就落了下来。
  他可不会走杨涛的路子,再让苏秦钻了空子。
  “来得好!”
  苏秦也想试试自己和高阶武将的力量差距,一枪迎上。
  嗡——
  苏秦顿觉手臂一颤,连人带马后退三步。
  嘶~
  好恐怖的力量!
  “【燕返】!”
  长枪诡异绕过大刀,直逼杨天咽喉。
  “哼!雕虫小技!”
  杨天只一震臂,一道刀气生生将长枪荡开。
  “小子,去死吧!”
  趁着苏秦空门大开,横刀便是一斩,一道十余米的恐怖刀气避无可避地就要将苏秦腰斩!
  “主公!”
  谢虎惊呼,几乎忍不住要出手,被张良拦下。
  “【踏云】”
  苏秦纵身一跃,整个人凭空飞起,极限避过一击,随后居高临下地朝杨天刺去!
  杨天刚要去挡,
  “吼——”
  一道虎啸陡然间炸开,整个人眼前一黑,只能凭着本能用刀去挡苏秦的攻击,同时朝旁边躲避。
  果然不愧是高阶武将!
  自己的智力点也还太低了,这一招居然没有彻底震住对方,攻击被挡下。
  苏秦暗道可惜,
  只得趁对方失神的一刹那,回枪把他座下的马给捅了!
  嘶~~
  那马吃痛得啼叫一声,直接甩下杨天跑路了。
  “小子,你玩阴的!”
  杨天一屁股坐在地上,大怒。
  “这叫兵不厌诈!”
  苏秦嘿嘿一笑,正要施展【破影】和【追命三连爆】。
  “主公小心!”
  嗖!
  一支箭矢直奔他的头颅而来!
  苏秦凝神,长枪舞了一个枪花,急忙将那箭矢挑飞。
  “杀!!!”
  “给我生擒了那小子!”
  剩余的黄巾贼顿时围了上来,一场单挑竟成了围殴。
  靠!
  你特么才是不讲道义吧,说好的单挑呢?
  眼看苏秦就要被围住,高顺只一人便杀出来一条血路!
  “主公快走!”
  牛!
  苏秦暗自赞叹,果然不愧是能带出陷阵营的将军,论英勇只怕不输常山赵子龙多少。
  “贼子休走!”
  那杨天跳了起来,一刀便砍将过来,血色的刀芒比之刚才只强不弱!
  “滚!”
  高顺怒目一瞪,手中镔铁三叉戟一挥,直将杨天逼退七八米远。
  杨天骇然,不敢再追,随即一挥手,冲身后的黄巾军大喝:
  “动手,将此地踏平!”
  7000余名黄巾兵卒,整齐地冲杀向龙阙村,之前在村外游荡的黄巾散卒根本没有可比性!
  不过,这一次他们做足了准备,这一战也不是不能打!
  “退五十丈!”
  张良挥动羽扇,镇定自若地指挥着900余名士兵。
  那900余人迅速后退,动作看起来极其散乱和慌张。
  “哈哈哈哈!”
  “就这般散慢的兵卒,也配与我黄巾军争锋?”
  “杀!”
  见黄巾军追了过来,张良再摇羽扇,“再退五十丈!”
  杨天原本还担心有陷阱,再一看,苏秦这边的人居然又惊恐地退了五十丈,顿时打消了疑虑。
  “前军作后军,500骑兵冲锋,主力跟上,一鼓作气,灭了他们的村子!”
  负责防守的盾兵滞后,骑兵毫无防备地冲杀过来。
  苏秦与张良相视一笑。
  上钩了。
  “起马绳!”
  嗖——
  嗖——
  嗖——
  一道道拦马绳忽然从黄巾军的后方升起。
  “报!”
  “我军后方出现大量隐藏马绳!”
  有人急报。
  “马在前面跑,后方起绳有何用处?不用管,只管给我冲锋,破了这领地!”
  杨天冷哼道。
  马匹依旧朝苏秦领地奔去,眼见就要冲杀至苏秦等人面前。
  “点火油!”
  轰——
  一前一后大火蔓延,很快便形成了两堵火墙将所有的黄巾军夹在了中间。
  “发生什么了!”
  众人大惊。
  吁~~
  500匹马儿见到火顿时大惊,拦也拦不住,扭头往回跑,踩死大片的黄巾军。
  可后面也升起了数米高的火墙,跑到后面又只得折回来,形成二次、三次甚至四次的来回践踏!
  “弃马,杀之,以土灭火!”
  黄巾军中走出一人,竟是个高阶谋士。
  手中扔出一道黄符,周围的黄土聚成人形,扑入大火中,不一会儿,大火便徐徐熄灭。
  “杀!!”
  剩余5000余名黄巾军继续冲杀过来。
  对方阵营里居然还有一个高阶谋士!
  “能杀了那个人么?”
  苏秦微眯着眼问谢明蕴。
  “只怕做不到。”
  足足有四百米远!
  谢明蕴惭愧地摇头,他的眼曈天生与常人有异,一百米内的东西他能看清任何一个细节,可一百米外却是一片模糊。
  一百米内他算是半个神,一百米外就是个瞎子。
  “那吾若借你一双眼睛呢?”
  张良羽扇轻摇,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