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从凡人开始的诸天 > 0007章 不留活口

0007章 不留活口


  研究半天之后,舞岩依旧打不开瓶塞,眼看动静越来越大,他便想将瓶子藏起来。
  还没等他将小绿瓶藏起来,拿着瓶子的右手就被斩断,掉在了地上。
  韩立从梦中醒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是先摸兽皮袋。
  不见了!他虽然还没搞清楚瓶子的作用,也觉得瓶子很珍贵。
  很快就找到了舞岩,他知道舞岩的贪婪,看到光点以后……为了保住宝物,只能偷袭,用随身配刀痛下杀手。
  见舞岩哀嚎不止,又补一刀,脖颈被齐齐斩.断,鲜血飞溅在韩立的脸上。
  “舞岩,只能怪你乱偷人家东西……”
  第一次杀人,韩立还是有些不习惯,仿佛是为了让心里好受一些,自言自语了几句。
  “咋办?马副门主的夫人可是他表姐,我要是回去肯定会被查到。”
  “必须逃!先找三叔,再找爹娘!”
  下定决心以后,他没有立马逃跑,而是先将舞岩的尸首丢下山崖。他可不傻,完全不处理肯定会被人早早地发现。
  处理好之后,左绕右绕地下了山崖。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瀑布旁的灌木丛中走出了一个面相冷酷的人。
  “韩立,这次,我就当做没看见,希望你能顺利出逃。”
  来人正是厉飞雨,他看到了小瓶子,也看到了全程。在将韩立没注意到的血迹处理完以后,回了房内。
  就是躺回了床上,厉飞雨的脑海中还在浮现光点围绕绿瓶的场景。
  “也不知道那个瓶子是什么来头,肯定是个稀罕的宝物!”
  他也想过螳螂捕蝉,趁韩立不注意的时候袭击,抢到瓶子。
  在灌木丛中想了一下,放弃了这个想法。
  一来,两人都没练多久,他不敢保证自己能赢。
  二来,韩立在炼骨崖帮过他,他无法违背自己的良心。
  “不能想了,可不能暴露出马脚痕迹,等马副门主知道舞岩失踪,肯定会派人排查。”
  翌日一早,舞岩的小跟班就跟教习汇报了舞岩和韩立一起失踪的事。
  教习立马跟岳灵珊汇报,她也立马跟王门主汇报。
  听说这事之后,步凡有些小懵,这韩立怎么能和舞岩一起失踪,两人能够尿到一个壶里?
  “门主,这事如何处理?按照门内规矩,他们属于叛逃!”
  “看在马副门主的面子上,将舞岩踢出七玄门不再追究,这就是最终处理。”
  “那……韩立?”岳灵珊小心问道。
  对于韩立,步凡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肯定不能追杀!
  “将舞岩定为叛逃,对于韩立,灵珊,不是你派他出去执行秘密任务了吗?”
  “门主,我明白了。”
  如果只是韩立一人,这种处理方式肯定会被人质疑。有舞岩带着,那些顾忌马副门主的人就不好质疑了。
  当晚,步凡也去了赤水峰探查,也在崖底发现了舞岩的尸体。
  这让步凡有些意外,“看不出来,这韩立,现在就有杀人的魄力了,也没经过墨大夫……”
  “难道是舞岩发现了韩立的秘密?瓶子?很有可能。”
  一想起瓶子,步凡的内心有了些抢夺的冲动,理智克制了他的冲动。
  回到神手谷以前,他将舞岩的尸首丢进了狼窝。
  废物利用。
  等到马副门主回到彩霞山,跟步凡汇报情况的时候,韩立已经赶到了青牛镇。
  对待三叔,韩立没有隐瞒,除了瓶子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全部讲明了。
  韩胖子也不是笨蛋,虽然对门内为什么不找他们麻烦好奇,也连忙收拾金银离开酒楼。
  “韩胖子,这是去哪里呀?”见韩胖子要走,有熟客开玩笑道。
  “我啊,去看看本家兄弟。”
  临走以前,韩立还把大哥带回了韩家村。
  回到韩家村以后,哪怕韩父韩母再怎么不情愿,一大家子也离开了故土。
  半路上,韩父突然停住了脚步。
  “爸,你停着做什么,哪怕七玄门不追究,马副门主也会追究的!”
  走了这么多天,韩立也有些奇怪怎么没有门内的追兵……不管如何,马副门主肯定会安排人调查。
  就是抱着宁杀错不放过的心态,那个马副门主也会找他们麻烦。
  “小立,这次走了,这辈子都可能回不来了,往家里的方向拜拜吧。”
  韩立语气一顿,跟着爹妈跪下了。
  这一刻,韩立有种冲动,那就是混出个样来,重新回到老家。至于要不要杀上七玄门,那就得看七玄门有没有派人追杀他。
  哒哒哒
  还没等众人起身,数匹骏马飞驰而来。
  碍于枕边风,马副门主一汇报完就派手下调查了。步凡没功夫关注马副门主的动向,一直在修炼呢。
  派来的人先去了三叔家里,一看到人去楼空,调查人员就在心里断定舞岩的失踪肯定和韩立有关。
  到达韩家村以后,稍微威胁一下,就有村民将韩立等人的行踪说了出来。同村之情可比不上自己的命。
  看到骑马之人的衣服,韩立晓得那些都是七玄门的人,实力不是他能比的。
  “三叔,爸妈,你们先走,他们找的是我,与你们无关。”
  逃又逃不掉,只能如此了。
  韩胖子没有犹豫,拉着其他人就要走,能在酒楼混那么多年,哪怕没有什么实力,也是一个审时度势的人。
  “立哥哥,我不走,我要和你一起!”
  “妹妹,快走,你们离开了,那些人不一定会为难你们。”
  在韩铸和韩胖子的拉拽下,除了韩立,其他人都绕到了山道上。
  “韩立,挺聪明嘛。”
  开口之人正是王护法,因为熟悉这个地带的情况,被马副门主派来了。
  “王护法,好久不见了。”
  王护法没有回答,只是让旁人去山道上截人。
  韩立急了,没经过思考的话脱口而出,“王护法,舞岩是我杀的,和他们无关!”
  ???
  “韩立,舞岩死了?”
  王护法可不晓得舞岩死了,他来这里只是让韩立回去接受询问的。至于截人,他只是想让那些人手里的财货而已,根本没想杀人。
  听到这话,韩立有些后悔,可惜已经晚了。
  王护法直接改了口令。
  “兄弟们,直接杀,既然确认了……不留活口。”
  吩咐他人的同时,王护法的大刀也朝韩立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