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从凡人开始的诸天 > 0011章 厉飞雨的自觉

0011章 厉飞雨的自觉


  厉飞雨丝毫不惧,王门主为他配药缓解抽髓丸的痛苦,他不能袖手旁观。
  “亏我还为你掩盖……血迹,没想到,你是这种不分青红皂白,就要胡乱杀人。”
  听到厉飞雨的话,韩立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并不是王门主到底发没发过追杀令,而是厉飞雨有没有看到过小瓶子的奇特景象。
  “飞……雨,你是什么时候掩盖的血迹?”
  听到这话,厉飞雨的心中一个激灵……那东西肯定是宝物,他和韩立虽然投缘,韩立有可能会为了保守秘密杀了他!
  “你把舞岩推下山崖的时候,我就藏在灌木丛里面了。”
  听到这话,韩立动用神识,细细地审视了一下厉飞雨。
  良久,哀叹一声,转身离去。
  本以为要动用光门大战一场的步凡松了口气,他可不想沾染韩立……看完全程,他也猜得到厉飞雨有可能看到了掌天瓶。
  ……
  经过韩立这么一闹腾,彩霞山很可能引起其他修仙者的关注,他也有其他事情,这地方不能久呆啦。
  “灵珊,多给厉飞雨一些金银,让他下山吧。”
  念在厉飞雨舍命“相救”的份上,步凡还送了点药给厉飞雨,让他能够活得久一些。
  送走厉飞雨以后,他将岳灵珊带到了密室。
  “灵珊,闭上眼睛。”
  岳灵珊心中有底,也早有准备
  趁着她闭上眼睛,将一些东西放到了床头。
  “灵珊,把床头的那双黑色的袜子穿上,再把那个只能遮住双眼的眼罩戴上。”
  养成了那么久,不吃就走,似乎太亏。从棒国回来的时候,他顺手带了一些衣物和丝袜。
  既然是享用,自然不能使用王门主的体态,必须用本体,那可不能让灵珊看到。
  岳灵珊照做。
  婉转沉吟
  ……
  临走以前,步凡留下了仅练了一颗的定颜丹。
  灵珊,我走了……床下还有金条,你全部拿走,去嘉元城过日子吧,我会来找你的。
  我也是修仙者……等你再次见到我的时候,肯定比现在年轻许多……
  看到留信,她的泪水缓缓而落,滴在了满是……痕的玉.腿上。
  她听了步凡的话,独身离开了,她的祖母?早就在两年前过世了。
  ……
  离开七玄门以后,步凡来的第一个地方便是野狼帮的总部,他要想办法得到金光上人的消息。
  别的都不重要,那个飞剑符宝和升仙令可让他眼馋得紧。按照时间推算,贾天龙肯定认识金光了。
  稍稍一打探,步凡就在野狼帮总部打探到了贾天龙的住处。
  更巧的是,他居然在贾天龙的住处看到了一个三尺来高的侏儒。
  在两人身前的桌上,还堆了一堆小金条。
  “仙师,这里就是三千两金子,希望你能帮我镇住其他门派,让我们野狼帮能够顺利入主彩霞山。”
  金光上人哈哈大笑,配上他那三尺来高的身高,很是滑稽,“包在我身上。”注意力都在金条上的侏儒都没注意到有人靠近了。
  右手一挥,金条就到了他的储物袋里面。
  步凡把握机会,趁着金光上人高兴,防备不高,一个火箭筒就轰到了房间里面。
  他没打算用火弹术,以他现在的法术水平,火弹术的速度还没火箭弹快呢。凝聚火弹术的法力波动比火箭弹更可能引起警惕。
  将侏儒塞进空间以后,他找到了想要的升仙令和飞剑符宝。
  可算是有保命的玩意了,而不是只能用光门保命。
  火光冲天吸引了很多野狼帮众。
  如何对待这些人?自然是全部解决,不留活口。
  这次抢夺,他可没变幻别人的面貌,而是真实面貌。除非特殊情况,他不会对看到了他真实面貌的人留情。
  接下来的目标便是墨家的暖阳宝玉了,他虽然没中毒,也记得那宝物似乎对修炼有所帮助。
  以他现有的三层境界,拿升仙令加入黄枫谷就是找虐的行为,必须想尽办法多搞点能对自己有用的宝物才是王道。
  ……
  在步凡日夜兼程赶去岚州的时候,韩立也跟了厉飞雨很长一段时间。
  他思来想去,还是有些不放心,担心厉飞雨将宝物的事情告诉旁人。
  他又放不下良心直接杀了厉飞雨,便跟着他回了家乡,找了个地方住下。
  思前想后之后,他打算待在厉飞雨身边修炼,一直练到厉飞雨死去,他也看得出来厉飞雨活不了几年了。
  反正有小瓶催熟,也不需要去其他地方寻找药草,以他现在的修为,也不好在修仙界行走。
  有了王门主给的黄金,厉飞雨买了个大宅院,也买了许多仆人,请了不少护院。
  “飞雨哥哥,财不露白,我们如此行事,会不会有人惦记。”
  哪怕有父母反对,张袖儿也跟着厉飞雨来到了家乡。
  看着小妹这楚楚可怜的模样,厉飞雨忍不住了,将其抱起……“袖儿,不用担心,以我的实力,没人敢刁难。”
  “嗯嗯。”
  韩立默默地看着这一切,或许是出于某种好奇,他看完了全程。
  “咦,这么晚了,居然有人来送死?”
  好的不灵坏的灵,两人正……呢,韩立就看到了有二三十个贼人想要从后院翻墙进来。
  第二天一早,厉飞雨就看到了一群贼人惨死在自家后院。
  “这……似乎有点像奔雷刀法的痕迹呀……”
  厉飞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有些难看,回了前院。
  他也猜到了韩立就在附近,这……何尝不是一种警告?警告他不要乱说话?
  坏心情很快被张袖儿怀孕的消息冲淡。
  厉飞雨很快就下了决心,不再服用王门主留给他的药,而是将这些也可以延年益寿的药留给后代。
  下定决定以后,厉飞雨捡起了荒废了数天的武功,经常去和人武斗,在家乡得到了厉虎的威名。
  他的目的就是为张袖儿和他肚子里的孩子打出一片天。
  等他要死的时候,他就假装闭关,就不会有多少人敢碰他家了。等人家反应过来,有着王门主留下的药,也能练好!
  暗中观察的韩立心中了然,也减少了“探查”厉府的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