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从凡人开始的诸天 > 0030章 利益链条

0030章 利益链条


  回修炼临时洞府的路上,步凡还在想着灵兽山老货的问话。
  倒也理解,十几万灵石不见了呀,这十几万灵石肯定包括了许多人的利益。
  那个陈哥的身份绝对不能用了!
  他可以想象,等他用陈哥身份出去的那一刻,就是被搜魂的那一刻。
  要不要换洞府?还是不换,有不少人知道他一直待在那边“挖矿”!
  突然换了,反而引人生疑。
  “哥,那家伙好像来了,咋办?”
  “按计划行事。”
  等到步凡走到目标地点,感觉到脚下的伴生矿有些不对,比其他地方更软的时候。
  人已经掉进来了。
  数发火弹术和冰椎术迎头而来,紧随而至的还有两把飞剑。
  如果是前后夹击,步凡反而反应不过来,只有一个攻击方向?
  平山印稳稳地盖在头顶,挡住了所有攻击。
  “顶级法器!”
  一个练气五层能硬抗两人的法术攻击,也只有顶级法器能做到了。
  步凡也不好受,法器差距再大,修为上的差距也不好弥补。
  可是,自己又不能移开法器攻击两人。
  一移开,飞剑就要往身上招呼了,哪怕套上金刚符,恐怕也扛不住两人的进攻。
  有了!
  步凡再次使用金光上人的体态,周围环绕上了从不知道哪个倒霉蛋那里得来的上品盾牌。
  跃起!
  上品飞剑猛的向两人射去。
  与此同时,对面的两柄飞剑也分别向步凡的眉心和后心刺来。
  砰!上品飞剑击打在了两人一同激起、防御力大涨的灵气罩上,
  灵气罩虽然有所波动,却没有什么反应。
  两人的飞剑刺到后心的前一刻,另一枚盾牌出现,两件盾牌挡住了前后。
  步凡已然脸色苍白,神识透支太大。
  收回上品飞剑减少神识消耗的同时,平山印已经压了上去。
  顺便再次缩小成婴儿般大小,也撤掉了盾牌。
  对面的飞剑从步凡的头上飞过的时候,被步凡全力输出的平山印重重地砸到了两人的头顶。
  轰!
  两人被压成肉饼的前一刻,正全力攻击、躲闪不及时的步凡也被两人控制的飞剑刺穿了双臂。
  勉强发出两发火弹术,收回所有法器消除痕迹之后,步凡又变成了蚂蚁大小,将法宝碎片盖在了身上。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时候要是有练气十层的高手路过,他真的没有足够的法力应付了。
  这段时间,他早就做过实验了,变成蚂蚁也能修炼,就是效率不高。
  也可以动用灵力,威力很小罢了。
  变成蚂蚁以后,伤口同比例转移到了腿上。
  乌气慢慢往上绕。
  特么的,居然淬毒!
  早知道,一开始就用光门。
  开始不用光门是因为那边有两个人,就是用了光门也只能防住一边。
  而且,那两人要是在他用了超出想象之外的光门以后就逃跑,很可能拦不住。
  光门的事情被曝,很可能勉强元婴老怪的追杀。
  眼看乌气还在往手臂蔓延,总不能把手剁了?
  只能尝试着用灵力封堵。
  还真有用,只不过乌气也仅仅是延缓了上升的速度。
  看样子,这不是什么厉害的毒药。
  这一刻,有些后悔不练一粒墨大夫的那些治毒圣药。
  当然,他就是想搞,也没有够年份的药材。
  可能是灵力不够,步凡控制着变大了一些,服下了聚气丹。
  也不修炼,就控制着药力往双臂的乌气冲锋。
  一粒不够,再来一粒。
  在吃掉三颗聚气丹后,乌气可算是从伤口处排出。
  心中庆幸,如果晚一点,在排毒的时候根本没有灵气控制法器全力进攻,那真可能翻船了。
  约莫半个时辰后,在步凡练出沉积在体内的丹药杂质和疗伤的时候,有两个面熟的老头经过了这里。
  “严道友,那边有一个方方阵阵的大坑洞和一个人形大小的小坑洞。”
  “嗯,有战斗痕迹,看模样,似乎是方形法器所致!”
  “方形法器?洞内只有剑形法器吧。”
  “交接之时,陈道友好像也提过在这边发现了佛珠法器……”
  “要不要上报?这里很可能就是目标修士身亡的地方,如果真有修士用上品甚至顶阶法器对付练气圆满,也能解释的通……”
  “不会,这痕迹应该是刚出现的……不管了,我们继续找人去,这事等出去再和陈道友他们商量商量吧。”
  ……
  或许是觉得没人敢听,也没人听得到,两人的谈话并没有使用隔音罩,被步凡听得一清二楚。
  特么得,听完这些,步凡明白了,这侵吞灵石的事情似乎是上下其手,全员参与。
  再想起驻守灵矿修士的轮换,很可能是哪个宗门的修士先这样搞,后面的人有样学样也开始搞了。
  后面的人不搞就会吃亏,最后形成了这么个局面。
  倒是可以理解……不过和他无关,甚至是好事,这要是多抢几个持有灵矿的修士。
  在步凡安静疗伤的时候,七派之中、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元婴老怪已经聚集了数人到沐云山灵矿的某座洞府中。
  “令狐道友,你真在灵矿附近发现了魔道痕迹?”
  “是,就在前天。”
  “如何处理的?”
  “抽魂炼魄。”令狐冷冷答道。
  “不管如何!沐云山灵矿每年都能出产数百万灵石,是我七派命脉之一……我们得商量一下,再安排两位元婴同道在此修炼驻守。”
  “可!”
  ……
  进入深夜,在元婴老怪们谈好驻守、分配灵石份额的同时,回到黄枫谷的陈师叔却有些郁闷。
  少了十几万灵石,负责分发灵石的结丹期前辈万万不敢敢少掉元婴期前辈的份额。
  属于同辈的也不会少,自己的更不可能少,那就只能把筑基期后辈的份额削减了。
  为了让陈师叔去接这个肥差,陈家在黄枫谷谷内费了不少力气,现在让他上缴一些灵石,他就和白干差不多了。
  心中腹诽,“肯定是掩月宗的人找借口!吞了我们的灵石!”
  “不至于呀,这么多年了,没听说谁玩这套,负责分发的结丹期前辈可是七派轮流来。”
  “算了,白干就白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