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无敌全靠吃 > 第四章 谁动了我的桃花酿

第四章 谁动了我的桃花酿


  悄然过去两个时辰,肖南天睁开眼睛,握了握双手,感觉双手充满力量感,这是他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感受。
  心神再次沉进丹田处,此时的丹田正有一颗一厘米高的小绿芽在生长。
  “魂,我这就是炼器期一阶了吗?”肖南天激动的问。
  “没错,已经炼器期一阶了。”
  肖南立马站起来,打开屋门,刚想要出去突然又折返回来。看着桌子上面的空酒壶,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提起旁边的茶壶,往酒壶里倒了小半壶茶,然后盖回壶嘴,把酒壶轻轻放回原处,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屋子。
  村后面是一片小树林,因为时间大概还在早上五点多,天刚刚开始有些蒙蒙亮起,树林里雾气在弥漫,湿润清凉。肖南天找了一块空地,他要试验一下他刚刚学会的法术。
  目前一共学会了五种小法术,分别是火焰术,木刺术,土墙术,水弹术,金刚术。
  肖南天使用火焰术一掌拍在树上,树木开始慢慢燃烧,接着又用水弹术将火扑灭。如此反复,肖南天分别都使用了这五种法术,玩得不亦乐乎。感觉特别神奇,要知道,这些法术相对于普通人来说那绝对是强大的武器。
  等半个小时过去的时候,他终于停了下来,因为累了,体内更是没有灵力了。
  “魂,怎么这么快就没有灵力了。”
  “这还快?你要知道,一名普通炼器期一阶修士使用这些基础法术也就是十次左右,而且他们绝大部分都是只会单一的属性法术,像你这样五行属性俱全的妖孽可以说是天下独一份了。而且你刚刚还是不间断得使用法术,就已经超出普通修士的四五倍。知足吧。”
  肖南天嘿嘿一笑,原来自己有这么厉害了。
  “呵呵,你还差得远呢,才炼器期一阶就开始得意了?”
  魂又继续说道:“在炼器期之上还有筑基、金丹、元婴、出窍、分神、洞虚、合体、大乘、渡劫这么些个大境界呢,每个大境界又分为十个小境界。你现在才刚刚开始呢。”
  “还有这么多境界?!”
  肖南天一时间觉得自己不香了,刚刚的兴奋劲瞬间就少了一半。
  魂继续打击道:“这只是你们这里低位面的境界实力划分而已,在高位面还有其他更高的境界呢?那些就不细说了,免得打击到你。”
  肖南天腹诽,你已经打击到我了。
  不过肖南天只是感叹了一下而已,很快就又提起精神,他清楚的知道他所拥有的功法是多么的恐怖,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需要为自己的未来好好的考虑考虑。
  天空已经泛起鱼肚白,随着气温的缓慢上升,山野间的水汽开始蒸发沈腾而起,朦朦胧胧的,仿佛人间仙境。
  刘云飞照常起来,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了十几年,没有打打杀杀,悠闲地过着日子,这样的日子倒还挺让人开心的。
  如常的穿好衣服,如常的走出房间,如常的拿起酒壶,如常的往嘴里灌……
  “嘿,呸!”
  刘云飞吐出嘴里的茶水,左手抹了一下嘴。酒不对,有问题,这是茶,刘云飞面色一沉。
  “是谁动了我的桃花酿!?”
  很快,刘云飞就想到了一个重要嫌疑人,肖南天!
  不好,要是这小子要是喝了这酒就麻烦了,这酒可不是普通人可以随便喝的,万一……
  刘云飞脸色大变,立马散开神识搜寻起来,很快就找到肖南天的位置,左脚踏出一步就瞬间消失在原地。
  肖南天正在往回走的路上,突然间自己的面前就多了一个人,吓得倒退好几步。仔细一看,原来是刘云飞,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肝。
  “我说刘叔你这样冷不丁的出现在我面前是要吓死个人呀。”
  刘云飞紧紧地盯着他,仔细看着肖南天,发现没啥问题啊,和平时差不多。
  “你,喝了我的酒?”
  肖南天神色一尬,想撒个谎,一想到自己的刘叔也是修士,而且还是很厉害的修士,自己能骗过他吗?还是坦白吧。
  “阿呵呵,那个刘叔,酒是我嘴馋喝掉的,早上起来喝的,因为从来没有喝过酒,所以想尝试一下。”
  “真的是你喝的?”
  发现刘云飞并没有生气的样子,肖南天连忙点点头。
  “你就没有感觉到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肖南天又摇了摇头。
  刘云飞围着肖南天转一圈,眼睛不停地在其身上瞄来瞄去,看得肖南天都有些不自在了。
  “哎,刘叔,我真没事儿,你看我还活蹦乱跳的呢?”
  “没道理啊,普通人要是喝了桃花酿不可能没事啊。”刘云飞摸着下耙自语道。
  肖南天翻了翻白眼,心中腹诽,难道你盼着我出点什么事不成。
  “我检查一下你的身体。”
  没等肖南天回应,刘云飞就抓起他的手就把起脉来,一缕灵力缓缓溜进了肖南天的体内。拧起了眉头,随后又露出震惊的神色。这小子没有激活血脉的情况下喝了桃花酿居然没有出现问题,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有了修为了,炼器期一阶。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小天,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怎么会在没有开启血脉的情况下你喝了我桃花酿你竟然没有爆体而亡。”刘云飞死死抓住肖南天的双肩盯着他眼睛说道。
  肖南天被看得有些心里发毛,头微微低下来一点,这眼神太犀利了。
  “尽量不要暴露我的存在,如果你刘叔知道了可能反而不是好事,你就把一切都归咎于你的体质特殊就可以了。”魂及时的提醒道。
  肖南天反应了过来,随即用右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假装在回忆事情,挠了一会儿,抬起头茫然的开口。
  “没有啊,刘叔。你那酒平时都不让我碰,所以我就比较好奇,我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心血来潮就想喝点试试看,你还别说,这味道挺好的,然后就忍不住把所有的都喝,而后我就感觉身体暖暖的。后来怕被你骂就又把茶壶的茶倒进你的酒壶了。”
  肖南天尴尬的笑了笑。
  “就这么简单?没有了?”
  “嗯,没有了啊。”
  看着肖南天那一脸认真的样子,刘云飞收回双手,摸着下耙的胡茬。心中却在不断思索着,奇了怪了,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