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无敌全靠吃 > 第十章 离开

第十章 离开


  此人正是刘家庄的村长,刘大福。
  看着这一大堆闪闪发光的黄金,眼睛都绿了,真想马上就冲上去把这些金子都搬回家放到自己的床底下。
  原本来看马铁柱他们热闹还是有十几个村民的,但是随着马铁柱被抬走后就都离开了,就只剩下刘大福还悄悄地猫在树后面。
  肖南天和刘彪并不知道有人在窥视着他们,他们只顾着看这一大堆黄金了。看见二人如此表现,刘云飞笑了,对这个效果很满意。
  “刘叔,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黄金?”
  “早年帮了别人一个小忙别人送的。”刘云飞不在意道。
  看着肖南天那疑惑的表情,自然不会说是自己从附近一个山头的贼窝里面掏出来的,那样就太掉价了。
  之后刘云飞又教会了肖南天如何是用储物戒以及雷暴珠,当说到使用穿云梭的时候场面出现了小插曲。
  原来这个穿云梭可以用灵力驱动也可以用灵石驱动,如果修为还没有达到元婴这个最低标准时是可以用灵石驱动的。
  肖南天问起灵石是什么的时候,刘云飞就随便解释说是一种能量体,珍贵的修炼资源,也是修仙界流通的货币。
  当知道灵石是能量体之后,肖南天心里就活络起来了,自己要想快速成长就是得要能量啊。于是乎就提出要用这穿云梭换一些灵石。
  刘云飞当场就尴尬了,我要是有灵石还用给一大堆对修炼没有用处的黄金吗?
  “那什么,灵石这种珍贵的修炼资源哪里是这么容易得到的呢?”
  肖南天狐疑地看着着刘云飞装聋作哑的样子。
  “也就是说刘叔你没钱咯,你不是大乘期的强者吗?怎么会没钱呢?”
  “啊哈哈,怎么可能呢,是我刚刚花光了,花光了。”
  刘云飞尬笑着,好想逃离现场。
  有猫腻,和父母一起的这几个人都有坏僻,一个酗酒,一个是骗子,还有一个嫖客,那刘叔会是什么坏僻呢?嗯,肯定跟钱有关。跟钱有关的坏僻就是赌了,很有可能就是了。试探一下!
  “刘叔,是你输光了吧?”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去赌博呢!是我买东西花了。”
  这小子怎么鬼精鬼精的,竟然还用言语来诈我,年轻人不讲武德。
  这老家伙肯定是赌了,而且刘叔每次一本正经撒谎的时候眼睛都会微微飘忽不定。看来他是真的没有灵石了,不然就不会给一堆黄金了。
  “没事儿,既然刘叔你没钱,就算了。”
  刘云飞那叫一个郁闷啊,竟然被这个小子给鄙视了。
  晚上的时候,肖南天在魂的提示下将一颗雷爆珠吃了下去。经过慢慢消化之后,肖南天在右手手掌心凝聚出来一颗由灵力组成的白色雷爆珠,就这样,肖南天又多出了一个新技能。
  时间过去了两天,今天是肖南天和刘彪离开村子的时候了。
  在前两天刘云飞交代完事情就离开了,说是调查当年的事情。临走之前还给肖南天留下了一张地图,是刘云飞根据这些年所知道的一些信息而刻印下来的。还有一点重要的事情是刘云飞在两个人身上都留下了五道剑气,而这肖南天和刘彪似毫不知情。
  值得一提的是,村里还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就是刘家庄的村长死了,莫名其妙的死在自己的床上,死之后尸体完整,却又像是肉泥一样软绵绵的,并不是正常死亡的僵硬的。在其眉心还有一小节红色印子,有寸许长,跟头发一样细。但是由于村里人懂得也不多,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马车的轮子吱呀吱呀得响着,肖南天二人坐在马车之上,马车较小,两个人坐在上面都有些挤。
  “南哥,我突然有舍不得离开了。尤其舍不得父母,他们都上年纪了,要是他们有什么事情还有人照顾吗?”
  肖南天无语地看着刘彪,然后说道:“那你在村里不是说还有你哥哥嫂子吗?在村子里整天嚷着要出来了,现在怎么开始舍不得了。”
  “嘿嘿,你看这不是不适应嘛。对了,为什么刘叔不让我们多留一点金子给我父母和哥哥啊,这也太小气了。”
  “你错了,给多了或许不是好事,有可能还会是害了他们的导火索,你要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
  “是这样嘛?看来是我想岔了,那把金子融成一小块一小块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对啊,如果一下子拿出那么大块金子的话,说不定就会引起别人的惦记了。你没有告诉你父母和大哥要主意才不露白吗?”
  “哎呀,我忘记交代了,我就是跟他们说我要出去闯荡,他们一开始还有些不同意,后来我掏出了黄金他们就都不说话了。”
  刘彪懊恼的摸着自己的脑袋,只怨自己办事粗心大了。
  肖南天也是无奈,只希望二老和刘彪的大哥一下子得到这么多财富心里能够平衡一些,毕竟人心隔肚皮。
  肖南天他们的第一站就是里刘家庄最近的小镇,黄牛镇,离村里有个两百来里地的距离,如果是坐马车的话要两天的时间才能赶到黄牛镇。
  傍晚的时候,肖南天二人就开始安营扎寨了。安照村里那些老人的经验,晚上如果在野外露营的话,一定要生火。一个原因是为了照明和取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为了驱赶野兽,许多野兽都是在夜晚出没的,野兽大多都怕火。
  绑好马匹之后二人就开始走进林子里拾到干树枝,干树枝还是很好找的,没多就就准备得差不多了。刚刚准备离开之时,肖南天就喊住了刘彪。
  “等等,肥彪,你有没有听到野兽的叫声,像是熊叫。”
  刘彪侧着耳朵仔细聆听,发现自己并没有听到任何熊的叫声,于是就摇了摇头。看见刘彪摇头,肖南天也明白过来,自己已经有点修为了,刘彪还没有呢,他的五感肯定没有自己的灵敏。
  “嘿嘿,肥彪,今晚我们要不要吃一顿烤熊肉啊?”
  “嘶,这都东西我还没有吃过呢?不知道是啥味道的。”
  “我也没有吃过呢,我们现在有实力了,一头熊而已,把他打趴下应该没问题的。”
  “那快点,走走走。”
  二人直接把干柴往旁边一扔,就开始悄悄地向林子深处走去。
  一路上披荆斩棘,二人终于来到一个山坳处,这里树木比较少,杂草比较多,但是现在许多杂草都倒伏在地上了,这是动物打斗的痕迹。
  二人在这里四下张望一下,发现一头大棕熊正扑在一头羚羊的身上狂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