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逆风而上雪中行 > 第二章 蠢蠢欲动

第二章 蠢蠢欲动


  李若蘅无聊的趴在桌子上,眼珠子不停地盯着墙上的挂钟,来回摆动。
  来这里喝酒的大多是民子弟,他们穿着用麻绳编织的衣裳,抱成一团喝酒取暖。
  观李若蘅身上穿的则是用金丝线打造的冰蚕皮袄,异珍贵,就这小小的一,恐怕就是普农户几年的收成。
  高高在上的王子皇孙们,他们可曾会过会底层劳动人民的疾苦?
  这盛世繁华的衣下,究竟有多少冻死骨,与酒肉臭。
  着他们津津有味的吃着花生米,喝点儿小酒,倒有一番风味。
  着李若蘅贪婪的眼神,姜芹芹无奈的摇了摇头
  哎呦,王爷啊,是儿子非要喝酒的,可不要怪罪奴啊。
  姜芹芹吩咐小二给他倒了一小杯酒尝尝鲜“您请慢用!”
  李若蘅端酒杯了,颇为不满的说“就这点儿,还不够我塞牙缝的呢!”
  周围食客听了他的话,不禁咂舌,小伙大的口气呀!”
  李若蘅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咂了咂嘴“还行吧,比我喝过的枣集美酒还差一点点。”
  话一出,姜芹芹不禁眼一亮,没到这娃子小小年纪,眼光却如独到。
  枣集镇可是中著名的传统酒香,教鼻祖老子的诞生地,酿酒历史悠久,往上可追溯于两千多年以的春秋战国。
  有‘赐名酒,地赐名泉’的美称。元518年,我国历史上著名的思、教育。儒学祖师孔子问礼拜谒于教祖师--老子,老子奉上枣集酿造的美酒招待孔子,孔子饮后遂留下“惟酒无不乱”的千古名言。
  在李若蘅背后的一客人听他说枣集美酒,也颇有兴致,连忙激动地问“小兄弟,也喝过枣集美酒?”
  李若蘅擦了擦鼻子,非自豪“当啦。”紧着他伸出一根手指在众人面晃了晃,有点儿炫耀的味“我喝过一壶!”
  咦!
  话音刚落,便传来一阵唏嘘的声音,小屁孩儿喝点儿小酒,牛皮快吹上了。
  “咋滴,们不信啊?”
  一众食客摇了摇头,当这是一个小小的玩笑,听听就行了,李若蘅见自己说的话没有人信,觉要强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当即猛拍桌子,发出呯的一声轰响。
  “真的,小爷我从不撒谎,不信的话们可以问问我爹。”
  众人依一笑置,且不说枣集美酒价格昂贵,寻百姓人哪里喝呀,再说了单单是这酒的数也不是一个小娃娃承受了的。
  李若蘅的眼圈红,委屈的要哭出来了,可怜巴巴的跑到柜台,吸了吸鼻子,哽咽的说“芹姨,我真的没有撒谎,为什他们不信呢?”
  姜芹芹弯下腰李若蘅抱来放在腿上,食指在他的鼻子上轻轻刮了刮,“哦,瞧我们小宝贝委屈的,人不信,芹姨信!”
  “真的?”
  姜芹芹认真的点了点头,身为帝国的皇太孙,从小在蜜罐里长大,区区一点儿酒而已,还不是手到擒来的。
  ...........
  揭谛落是草上的一支游牧民族,擅长齐射,经率军骚扰龙腾边境,茫茫的草一望无际,蓝的空白云飘,白云下面肥牛跑,多秀丽的草风景,可惜生在这里的人却不怎安分,他们要更多的土地和资源。
  这不,他们两从上射下来一鸽子,刚要下水煮了吃,就识货的人就发现这来是一信鸽,腿上还绑着未送出的信,上面写着,老皇帝病危的字样。“这下可是千载难逢的时呀,大冬的,我们愁没吃没喝呢。”
  于是他们几个落的首领坐在帐篷里开了个小会,一致的出来的结论是“趁他病,要他,我们从中捞点儿油水。”
  占星台
  近来,国师彭英时心有不安,为除疑惑,便在木桌上扔下一枚铜钱,决定卜上一卦,有灵择,若无灵,权当娱乐也。
  “坤卦,破军既出,紫薇弱,大雪,离殇,随雪居于而飘,无定,谓劫呼?”
  呵,彭英观卦,瞬间惊出一身冷汗“贪狼吞月倾巢出,血千方可止。”
  不行,大难将至,必须禀陛下早做决断,否则稷危已“左岸,收拾一下,随为师一进宫面圣。”
  着师傅如慌张的模样,青年人木讷的点了点头。
  轰!
  忽,一惊雷划过长空“草的勇士们,为了亲人能够吃饱穿暖,我们无畏惧!”单布塔坐在马背上挥舞弯刀“长生庇佑我们,战必胜!”
  “必胜!必胜!必胜!”
  升阳九年,腊月二十,揭谛落首领单不塔,集结十万铁骑,浩浩荡荡的朝着玉门关进发。
  大战一触即发。
  不什时候,酒肆面忽来了许多军官,虎背熊腰的大将军邱金焱穿过人群,大跨步的走到李若蘅面,低声说“太孙,面寒冷,我送您回宫吧。”
  李若蘅犹未尽的摇了摇头,上挽住邱金焱的胳膊“邱叔叔,大雪的还执勤,真是辛苦了,小侄愿请兄弟们进屋小酌一杯,暖暖身子,可?”
  李若蘅打了一个响指,朝着老板娘喊“酒菜招待,这酒楼小爷包了,凡是在用餐的一律免费!”
  言一出竟引周围人哈哈大笑,觉这小兄弟甚是有趣。
  “,太孙,这不规矩。”邱金焱不断推辞。
  李若蘅愣在当场,下一刻,脸耷拉下来,嗔怪“怎,不给我面子?”
  额..邱金焱额头上布满了冷汗,上阵杀敌他不怕,可是偏偏拿这个小伙没有办。
  就在左右为难际,长安城玄武门突吹响了集结号
  “吾皇敕令,太子李青松旨!”
  “儿臣旨。”
  “边境毛贼犯我朝,屡教不改,今太子李青松校场点兵十万,剿灭敌军,不有误,钦!”
  李若蘅打了个饱隔,撇了撇嘴“这才刚消停几呐,怎又要打仗啊!”
  嗖,呯!
  “哎呦,谁打我?”
  李若蘅晃晃悠悠的捂着疼痛的脑袋扭头一,房顶上站着一名白袍老,鹤发童颜,双臂自垂下,慈祥的望着他。
  忽白发老纵身一跃,是眨眼间便到了李若蘅眼。
  李若蘅内心亦是波糖汹涌,他曾听母亲讲过,下有一种被称为武功的东西,修炼的人可以上入地,飞檐走壁,无不能。
  难这便是他往已久的武林高手??
  “老爷爷,您是谁呀?”
  老人未言语,是微笑着拉李若蘅的小手,嗖的一声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