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逆风而上雪中行 > 第四章 玉门之围

第四章 玉门之围


  玉门关,汉长城关隘障塞烽燧(烽火台)遗址。于甘肃省敦煌市境。史籍记载,汉武帝为抗御匈奴,联络域国,隔绝羌、胡,开辟东、交,在河“列郡,两关”,分段修筑障塞烽燧。元鼎六年(元111),令居(今甘肃省永登县)筑塞至酒泉(今甘肃省酒泉市),元封年(107),酒泉筑塞至玉门关。王莽末年,域断绝,玉门关关闭,汉塞随之废弃。
  没有到年之后,单不塔居选择了这条径来入侵中。
  李青松站在城墙上,一身金甲傲挺立“嚯,十万大军兵临城下,单不塔大的身为呀?”
  身后的邱金邱金焱冷哼一声“切,有什了不起的,他们若不识,将军一锤一个定将他们全部送老家!”
  “哎,还是这暴力呀。”李青松嗤笑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
  邱金焱耸了耸肩“说该怎办?”
  “我龙腾帝国,以孝下,自是以德服人。”
  邱金焱闻言捂着肚子,差点儿没换过气儿来“我的太子爷呀,您可真有思,谁不”揭谛部落的人从小在马背上生,靠吃饭的,缺少什上是用武力抢夺,就没有会学堂,和他们讲理,无异于对牛弹琴。”
  是李青松依碰碰运气,万一要是成功了呢?又将会避免血与牺牲。
  揭谛部落也是为生所迫,如人人能够丰衣足食,安居乐业,就不会有人在,下太。
  “驾!驾……”
  不远处,揭谛铁蹄铮铮,手持弯刀弓箭奔袭而来。
  “得,大善人,他们来了,难动动嘴皮子就能让他们退兵?”
  望着城下黑压压一片的轻骑,李青松眉头紧锁,眼着箭就要离弦了。
  自是不得杀戮,在他们现在要来杀了,难还能坐以待毙?
  嗖!嗖!嗖!
  城下敌军连声招呼不打,万箭齐发
  “殿下小心!”
  邱金焱大喝一声,运足内力,双手一推,在自身周围凝结成一防护网,木箭就尽不了他的身。
  邱金焱双手微微抬高,内力凝结于手掌之上,轻轻一挥“吧。”
  木箭立刻掉头,又封不动的还了,打的揭谛部落丢亏弃甲,人仰马翻。
  敌方首领汗颜,踉踉跄跄往后退了几步,险栽倒“中人,得什妖法?”
  草上的人以牧为主,研究的是一以食为主的养殖之法,过着贴近大自的生。
  纵勇猛过人,却也是井底之蛙,识弯弓射大雕,怎会懂得中武术的奥秘。
  转念一,集结了草大部分的兵力,万一要是失败了,单不塔还有何颜面面对祖?
  单不塔握紧双拳,来要用一招了,当大吼一声“金刚盾,出列!”
  紧着从帐篷里涌出几十个人,每个人手里拿着一张银色的盾牌。
  这是日子,揭谛为了改变战术增部族的战斗力,单不塔苦思冥,终决定偷师。
  他花了大价钱,从中的铁匠里学会了盾牌和冶炼技术,这东带草,广泛传播,后再过来对付中人。
  让他们尝尝自己的东打败是什滋味。
  嗖……砰!
  不,盾牌阵一出,中的箭法也就同虚设,不过美中不足的是,盾牌太了,拿着挺累的。
  李青松显没有到,他们竟还有这一招,邱金焱却没在眼里。
  论冶铁剑,中人算是老祖宗了,以为学了点儿皮毛就称霸,送两个字
  梦!
  邱金焱身一闪,出现在了敌军上空,双手握着足有千斤的红银震锤。
  砰!
  两锤撞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着轻功安落地邱金焱一挥动大锤朝着金刚盾飞。
  砰的一声,金刚盾应声炸裂开来,碎片周飞散,持盾的人至少弹飞米之。
  一击成功,邱金焱便来了兴致,跟砸地鼠一样,一锤一个,打的揭谛军队毫无还手之力。
  这仿佛变成了他一个人的战场,在城楼上观战的李青松,不禁叹了口气“哎,界上的每一个人有生存的权,偏偏掌权之人为了巩固自己的地,处攻伐。
  得青壮年男子不得不抛弃妻子参军入伍。
  人心是肉长的,为何就不能安下心来,共同发呢?
  间死伤无数,到处哀鸿遍野,民不聊生,难这就是他们到的吗?
  李青松气,在城楼上来了一招河东狮吼“给我住手!”
  话音刚落,双方人马不约而同的停住手里的刀剑,怔怔地望着他“普之下莫非王土,身为华夏子民,为何要短兵见,同室操戈呢?我再给们后一会,若时缴械投降,就盖过,我可以既往不咎。”
  城下的士兵,骨膜快要震裂了,邱金焱着面东倒歪的小喽啰,不禁露出一抹苦笑“不愧是太子爷,中气真是足啊。”
  李青松尴尬的咳嗽两声,心这帮揭谛部落的人身素质也太差了点儿吧,自己的声音不过是稍微大了点儿,就给吓瘫痪啦?
  揭谛士兵们要是李青松心里在什,证会气得肺炸了,如可能,证会一人给他一个大嘴巴子,他揍成猪头。
  地裂境高手所出来的招,可不是谁能够抵挡的,为他们已经洗筋易髓,用念来感大地,可瞬间移动,身敏捷度增加分之十。
  “考虑得怎样?”
  单布塔面色发紫的捂着胸口“噗”的一声吐出一摊血,艰难的说“说的听,一到下雪,草上的土壤比石头硬,种不了何东,不掠夺,难要眼睁睁的着部族姊妹饿死吗?”
  李青松纵身一跃,半空中出现一残影,嗖的一声来到单布塔面,面无的说“这样,也不能成为发动战争的理。”
  已至,单布塔也不抗“胜为王,败寇,多说无益。”双目紧闭,咬紧牙关,随时准备慷慨赴死。
  李青松皱了皱眉“当真不怕死?”
  单布塔干脆不理他了,见,李青松的眉毛渐渐舒开“哈哈哈,邱姜军。”
  “末将在。”
  “传令下,揭谛众生,皆我龙腾子民,发粮食千斤,供腹!”
  单布塔闻言,缓缓睁开了眼睛,疑惑“不杀我?”。
  李青松莞尔一笑“我龙腾以民生为,仁孝下,不滥杀无辜,倘若还有下,绝不姑息。”
  这场声势浩大的生存之战,以太子李青松胜而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