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看这就是我 > 第1章青衫少年

第1章青衫少年


  少年叫青衫,小时候他问娘亲为什给他取这个名,他娘说藏在柜子里青衫是父亲留下的唯一东。
  青衫,娘亲闲暇余时取出,一脸待又温柔的抚摸着用手心托的绸缎。
  时隔年青衫依旧,是当年的媚少女,不何时开始有了几许皱纹。
  来。
  娘亲还说没有什文也取不了什名字,比铁柱,大头,二狗,二楞,憨娃这乱七八糟的小名,叫青衫还更点。
  于是在他启蒙,还一为有这样一个名字而沾沾自喜,整日里见了同龄人仰头一副高人一的傲娇样。
  到大伙儿有了的名字,他才识到自己还没有大名。
  于是他吵着娘亲要一个大名,可是娘亲说他的大名爹爹回来取,说爹爹是个读书人,有文。
  ……
  上手里的书,着日要县城,这一县里学不比乡镇,月月能跑回几趟。
  母亲这年在镇上经营的药材铺,一靠收集村民手里的药材县城倒卖,挣的钱虽不少,是县城开店铺还是有点难。一个是为人手,二就是还没有稳的货源,当要的还是钱不够。
  着这烦心,十岁的少年眉头微微皱,单少年的官每一个许没有让人惊艳的,是在他张脸上就显适,样的官样的轮廓让人难挪开眼。
  房门打开,进来的是一个年约十的妇人,和少年有几分像,为就是少年的母亲,吴媛。走到少年身旁低声问:“怎还不睡?”
  “娘,我就要县城学,心里的有点,睡不着。”青衫侧身母亲。
  是少年的母亲,吴媛。
  “我儿太,晚上书太过伤神,日要出行,还是早点休息为。”吴媛以为是儿子忘了熄灭书房里的烛灯,没孩子竟这晚还在书房里。
  “儿子先回房睡了,娘亲也早点休息吧!”青衫身将桌上的书籍拿,入日的行囊中。
  吴媛着儿子离开的背影,实也舍不让儿子孤身一人面学,是比谁更白一个养在院里的孩子,是永远也触不到面繁华的世界。
  是沙河药铺的掌柜,沙河是这个小镇的镇名。
  为这几忙着儿子的,也没有少精力在药材铺上了。若不是今店铺里收了个上的人参,也不会忙到现在才回来。
  也是村民不识货,挖了个千年大参,还在一堆不怎值钱的药草里。
  若不是中了这人参,也不会草草一就将一大袋子药草称了。
  着村民有忐忑的模样估计是怕发现袋子里沉甸甸的几块石头吧。
  为出了人参的价值,也为了许还未泯灭的良心,在秤的时候故算了十斤药草,村民在走的时候,脸上欣喜又惶惶不安和带着几分不忍的纠结……的差点于心不忍。
  显如不是生迫……谁也不愿昧着良心。
  是为了县城买个院子,为了儿子……是商人该逐。
  这一切,没有告诉儿子,一个是自己在县城稳给他个惊喜,二个就是不让懂的儿子操心太。
  这一夜在母子两人怀心,和采药村民一欣喜的吃了顿丰盛的晚餐中过了。
  二。
  没亮采药的村民在吃完早饭,带上干粮再往山林深处。
  青衫也在一辆马车里,颠簸的出发了。
  在城门口站了许久的吴媛,着已经消失在官上的马车,心里有点难受,是一到不久就能在儿子读书的县城里居,颗空荡荡的心填满了力,人也了干劲。
  “吴姐,孩子们的马车走远了,咱们也该回忙了。”站在吴媛一旁的黑壮大汉伸手地抹了脸上残留的眼泪开口。
  马车上。
  “哥,说我爹他们吹嘘的县城里真的有繁华吗?”坐在马车一旁的黑脸少年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捉紧屁股上坐着的木板。嘴里嘀咕:“哥,这颠簸的破车也不安几木头给我们捉一下。”
  “县城实也是比镇更大,人更,东卖的更更贵罢了。”青衫陪母亲过几县城,以对县城不陌生。
  也,母亲才会心让他一个人出门,而邻居肖伯也为他有经验才拜托他帮忙照顾还没出过远门的肖。
  “县城也没什了不的啊!我们为什还要远的地方读书呢?”黑脸少年肖自以为已经了了县城和小镇的区。
  在他眼里的县城就是一个更大的小镇,人房子大,价格贵。
  “为县城里有识更渊博的夫子和更的书籍,要的是,白洲境内秀才必须要到县城书院才能获取参往乡试的资格。”青衫说着挪了下身子,刚才马车颠簸的时候于分心差点甩出了座。
  “还有刚才的议,回头我就让刘叔给这马车弄两个临时木桩扶手。”以往马车来来回回是满载而归,他和母亲挤在马车上不觉颠簸,这突空了而还坐着难受了。
  “再个减震的,不这样颠簸,还要坐一,谁受了。”肖青衫认可了自己的议,再要。
  “就!”虽他也认可肖的议,是这他没有头绪怕不办,太要会让娘亲为难……是转念一,这是也个议,马车不颠簸,娘亲经来回折腾,也能少受罪。
  “哥,咱这不叫,咱是为了舒适,为了享受沿途风景。”肖不以为:“再说了,这许改动还不是轻而易举的吗?”
  轻而易举?
  “说的个减震,能具点吗?的这方面我不擅长。”青衫肖是木匠的,他能有这样的议,绝对不是无的矢。。
  论手艺这点,肖自认还是可以的,于是他颇为的:“论读书我不如大哥,论武力我不如二哥,论长我不如哥,是论这手工,们绝对没我。”
  “说点。”青衫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