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看这就是我 > 第7章

  末尾是他是感染了风寒不消几日便可康复,然后就可以亲自去尝的食了。
  信已经写好装入信封,等肖散学来便可。
  肖今前散学,理由是同桌的青衫生病了,他担心青衫身边没人照会饿肚子,夫子见在课堂上还夸赞了几句。
  末了还了句:“人生有三乐:自得其乐,足乐,助人为乐。”
  生一得到夫子这高度的评价,肖在去食堂包的上,走都带风。
  到食堂后是包了份自己的吃食,又顺便买了份粥小菜带宿舍。
  ……
  肖一个人来到寒山书店门口,手里拿着一封信,他是来替兄弟传信的。
  其实这里他不是一来,是青衫不而已。
  早在青衫一和他起这个书店的时候,他就暗中来了一。
  是当时他是为了买把扇子,由于不是来寻人,才没有到人而已,是人虽没到这地址他却熟。
  当他踩在青衫个时间点进入书店时,迎面而来一个年轻女子,肤白貌,笑靥如的朝他来,是在对上他视线的时候,笑容突然就僵住了。
  “余姑娘好!我是青衫的室友,他昨日夜里着凉了,由于不便出门拜托我来和姑娘说一声,这是他让我转给的信!”肖一口气说完,将手里的信递了出去。
  当到余舒手里拿的食盒,他又问了句:“对了,这是为青衫准备的午饭吧!”
  见余舒点头,他就顺手过食盒:“我帮他带去吧!好还没好给他买吃的。”
  临走时,肖又了一眼这姑娘,长的确实俊。
  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是灵动。
  他这定主不快成亲的人,了都有点要娶家的算。
  余舒在黝黑大汉走后,才有些郁闷的到自己闺房,拆开信封一。
  上面写着简短的几句话,没有逾矩的话,心里有点失落,是又有点担心。
  到后面句为了不将病气传染了,我等过几日好了便来望姑娘,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个呆子,多写几个字会死吗?”
  “写的短,唯一值得扬的就是写的这一手好字了!”
  将信折好,余舒来去后还是进自己的钱袋子。
  山学院。
  已经着食盒返的肖,在一众学子们带着敬佩的眼里,走都风生水起。
  风是走带起的风,水则是额头上低落的汗水。
  人这围观,人生中的一万众瞩目,半大的肖多少有点紧张,是他还是撑着不露半点怯。
  终于离开了人们的视线,肖一进房间就迫不待的拴上房门。
  “这是狗追了吗?”青衫喝完药又睡了一觉,感觉好多了。
  “……”
  “不会说话就说多!”肖把食盒桌子上,留给青衫一个鄙夷的眼神。
  本来还和这家伙分享一下自己山长当着一众学子面夸赞的,谁一来就他哄着去当信使了,于是他颗心又这两个暧昧不的狗男女给伤到了。
  “够兄弟,谢谢了!”青衫迫不待的开食盒。
  嗯→_→!
  不是不是上走的急,食盒里的菜有点面目全非了。
  “哈哈……”肖没忍住噗的一下笑出声了。
  “虽然起不太好……是味应该不会差吧!”青衫拿起桌子上早就准备好的筷子,尝了口他喜欢的蒜香豆腐。
  “味不错,也尝尝!”青衫对肖。
  “没骗我?”肖着食盒里的大杂烩……像猪桶里的种剩菜剩饭。
  本来他是定主不抢兄弟的……耐不住兄弟的一片热招呼。
  “味确实不错。”肖吃完也了句。
  然后,他绪烦躁继续吃着自己包来的食物。
  食盒里的饭菜足够青衫一人吃饱有余。
  而肖近日来胃口大好,以至于日里不敢在食堂里敞开了吃。
  这一顿,青衫擦着鼻涕吃完了,感冒的人都差不多是这样,控制不住的鼻涕。
  时间来到三,青衫又了会书,因为生病的因,他终于可以目张胆的留在寝室里他的种杂书了。
  感冒其实已经好了。
  是个小风寒而已,除了刚起床会人比较难没精神,后面就慢慢好点了。
  自己家里是开药铺的,小小风寒,给了扫地的大娘一两银子,就按自己开的药方买三副风寒感冒的药。
  药要了一钱银子,剩下的在大娘帮他熬药送来后,就是给大娘的辛苦费了。
  少年的他貌出众加上出手大方,所以在学院这个地方还是欢迎的。
  因为习惯了用钱去决问,他总担心自己以后没钱了该怎办。
  沙河镇。
  吴媛今没有去药铺,现在药铺有叶鹏和阿肥妹在,本不会出问。
  昨夜下雨,今早起来开柜子找秋衣,又到了藏在里面宛若衣的男青衫。
  这青衫这两年本不拿出来了,男人十几年都没来望和孩子一,如今儿子都能娶媳妇了。
  孩子小的时候还能骗骗孩子,也能骗骗自己说个书生会来的,是这些年邻居街坊们的闲言碎语,让渐渐白个男人没有像他的脸样干净。
  来时间的能让人透多人和,是自己当时太年轻了。
  以前也动过去找个男人的念头,是时候孩子小,舍不得让孩子吃这一舟车劳顿的苦,付不起高昂的费,这个出了白洲境就能靠武力大的商队护。
  等孩子读书了,着孩子若是能考上举人就能陪着他一进京了,时有朝廷派来的大人护送定是全的,可又怕给了孩子压力而耽误了孩子读书学习。
  现在孩子都要娶媳妇了,都快忘了当初的计划了,不能去找个男人了。
  凭男人能狠心的一去不,而却能睹物人。
  “吴邪,可能这名字也是假的吧!”讥笑一声,嘲笑自己当时太傻太。
  能穿得起这种子的人,会是见鬼的落魄书生吗?
  这挣了大钱,恰逢儿子有了娶妻生子的念头,就去了白洲城里大的布庄——锦瑟华年。
  这是家老铺子,也是锦瑟华年的一家分店,听人说总店开在京城繁华的街上。
  没走出过白洲境,不楚面的界是何等繁华,是就锦瑟华年里一匹上等的布匹就能让镇上多人望而却步。
  是种价格高昂的布匹却远不如自己手中这青衫的子好。。
  至哪还能不白,和吴邪的开头和结局,这就是说书人话本里有的桥段。
  心子哥玩够了青楼小倌,来体验一下单蠢小姑娘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