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们有缘再会 > 谢梓潼的保护

谢梓潼的保护


  转天晨,王若楠像常一样,在校门口等着谢梓潼。
  过了将十分钟左右,谢梓潼无的走到校门口。王若楠凑上前去。
  “梓潼!你天看着怎么这么憔悴呀。”
  王若楠心疼地揉了揉谢梓潼丽的脸蛋。
  谢梓潼看向王若楠。
  “若楠,我好像的喜欢上封于染了。”
  王若楠一边走一边摸摸谢梓潼的脑袋。
  “梓潼,没事的,我帮你追呀。”
  “若楠,可是他好像不喜欢我,呜呜呜。”
  说就依偎在王若楠的怀中哭泣着。
  王若楠心底里心疼谢梓潼,连忙用手抚摸着谢梓潼的背。
  “好啦好啦,很多人一开始都是一厢情愿的,但是到最后不都发展成两情相悦了嘛。哭了噢,乖。”
  王若楠就这样扶着谢梓潼一一走向高二部学楼。
  晚饭时间,王若楠快干了碗里的饭,看着谢梓潼食不下咽的样子,心疼的说道:“梓潼,你快点吃吧。吃我带着你去找封于染。”
  谢梓潼听,下筷子。
  “不吃了,没胃口。”
  王若楠警告道:“你不吃我可不陪你去。”
  谢梓潼已经站了起来,一边朝倒剩饭的地方走去一边说道:“爱去不去。”
  王若楠无奈只好跟在谢梓潼身后,谢梓潼飞奔向高一部学楼,王若楠在后面紧紧跟随。
  不久,谢梓潼来到高一二班室前门,像常一样敲了敲室前门。
  没等谢梓潼出封于染字,封于染就已经自觉的走了出来。
  “谢梓潼,找我吗?找我的话我没。要看书。”
  说封于染就室里面走。
  王若楠见状,提高了嗓门。
  “封于染,你来,这次不是梓潼找你,是我找你。只是陪我来的而已。”
  封于染转身,看见是王若楠找他,心里想着应该是陆阿姨找自己,于是就到室前门。
  “陆阿姨找我么事?”
  “我妈……我妈说晚请你和梓潼吃顿饭,希望你不要拒绝。”
  “道了。学我会在校门口等你们的。”
  说,封于染又转身走进室,坐位置上。
  王若楠则推着谢梓潼离开了高一部学楼。
  上,谢梓潼问道:“若楠,我怎么不道陆阿姨请我和封于染吃饭啊。”
  “梓潼,我告诉你,这是一个计谋。”
  “么计谋?”
  王若楠一边走一边趴在谢梓潼耳边说道:“嘻嘻,你听我细细道来。”
  “封于染跟我妈关系挺好的,所以说我妈请客,封于染绝对不会拒绝。”
  “然后我妈肯定在校门口等我,到时我跟说我去和梓潼、封于染吃个宵夜。我妈一直希望我和封于染能进关系。所以一定会同意。”
  “然后我让我妈去。封于染如果问起我妈的去向,我就说我妈公司临时有事,来不了。”
  “然后,就剩我们三个了,然后我找个理由离开,不就是你们的二人了嘛?嘿嘿嘿。”
  终于熬到了学。
  王若楠着谢梓潼来到校门口,封于染早早就在校门口等着了。
  陆文文则依旧坐在宾利上。
  “楠楠!这里!”
  王若楠头对封于染和谢梓潼说道:“你们等我一下。”
  说,跑向陆文文的车旁。
  “妈,天我就不跟你去了,我和同学们去吃点宵夜,吃就家。”
  陆文文问道:“和哪些同学啊?”
  “梓潼和封于染。”
  陆文文觉得这是进封于染和王若楠关系的一个好办法,于是同意了王若楠的要求。
  “楠楠注意全啊。妈走了。”
  “嗯嗯。”
  眼见陆文文的车失在口后,王若楠跑两人面前。
  “走吧,车去吧。”
  两人点点头,没有多说一句话。上车后,王若楠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对司机说道:“亦溪酒店。”
  ……
  下车后,王若楠随选了一个餐桌,点了几个家常菜。封于染坐了下来,对面坐的是谢梓潼,谢梓潼旁边坐的是王若楠。
  封于染见陆文文迟迟不来,问道:“陆阿姨呢?”
  “噢,我妈公司临时有点事,就不来了。”
  封于染站起身备要走。
  “那这顿宵夜没有意义。”
  王若楠连忙住封于染。
  “封于染,等下,我妈说了,这顿晚餐你要是不赏他家可要我的。”
  封于染听后,随就坐了下来。
  “好吧。”
  过了一会,菜都上齐了。王若楠突然站起来。
  “我上个厕所,你们吃。”
  说就离开位置了。
  谢梓潼和封于染吃了有一小会,但两人并没有的语言。
  突然,封于染趴在桌子上,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脑袋和桌面夹在中间的手握紧了拳头。
  封于染的嘴忍着不发出声音,而他的全身却都在抖动。
  谢梓潼也察觉出了异常,马上站起来走到封于染边上拍了拍封于染的背。
  “封于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你怎么全身都在抖啊?”
  “我……我的胃病犯了。一……隔一个月发作一次,上一次距离现……现在还不到二十日,不想这次来得这么快。”
  谢梓潼看着十分焦急。
  “那,那你这个病发作后,没有药制止嘛?”
  “没有,只要熬……熬过这五……五分钟就行了……”
  封于染这个病从10岁那年就患上了,走过多家医院都疗无果。
  谢梓潼当下也束手无策,只好用手抚摸着封于染的背。
  终于,五分钟过去了。
  封于染开始逐渐松。
  谢梓潼见状,停下了手。
  “那我送你去休息吧?”
  “不用,这个病发作后,我有一时间身子会比较虚弱还是坐着比较好。”
  谢梓潼见封于染没事,于是坐到位置上,担心的看着眼前趴着休息的少年。
  ……
  过了十分钟左右,封于染的身体多少也恢了一点,至少不至于趴在桌面上。
  “哟,看看看看,这不是至尊包厢内英雄救的白衣少年封于染嘛?”
  封于染和谢梓潼不约而同的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褚厦怜!
  褚厦怜拍了拍手。后面走出来一个黑衣镖。
  “上次不过是社会上的混混而已,得过他们不本事。你要是得过他,那是有本事。”
  谢梓潼见状,连忙拦在封于染前面。
  “你们……你们不许过来!”
  谢梓潼经管十分害怕,但大脑告诉自己必要护封于染。
  褚厦澈自个笑了起来。
  “喂,封于染你还个男人嘛?还要个娘们护?”
  封于染缓缓站起身来,推开前面的谢梓潼,走到褚厦怜面前。
  褚厦怜拍拍手,黑衣镖走上前,一拳朝封于染小腹上去,封于染本没有多余的力气招架,一拳飞出去三四。
  封于染躺在地上,嘴里着鲜红的血。
  谢梓潼见状连忙跑到褚厦怜面前跪了下来。
  “褚厦怜,求求你不要伤害他。”
  褚厦怜抬起谢梓潼的下巴。
  “啧啧啧,这人哭起来可是娇滴滴的。这样吧,你陪我去楼上开房玩个一个晚上,我就了他。怎么样?”
  谢梓潼懵了,他现在不道自己站出来护封于染是对是错。
  终于,过了好一会,谢梓潼对褚厦怜点了点头。。
  褚厦怜一边一把公主抱抱起谢梓潼走向了楼上,一边对镖说道:“留他一命,走吧。”
  随后,镖也跟着褚厦怜走向了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