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异师行 > 灵生

  黑洞里,叶癸尘在里面不停地翻转,这里一片黑暗,什没有,找不到可以稳住身的东,周围不断有奇怪的东将撞来撞。
  曲陌安站在空中,身上似乎笼罩着一个透的圆屏障,他对叶癸尘喊:“稳住的神识。”
  神识、神识、神识......
  这句话在的脑海里荡,双眼一闭,陷入一片虚空之中,繁星骤变,对周遭感不真切,睁开眼,不飘到了哪里,已经听不见曲陌安的声音了,一个旋,在高空站定,像是在万之,宇宙之中。
  耳边传来风声,视野拉长,见了地的变,爆炸、成、自......一切是全的认。
  “现在不应该来这儿,吧。”
  声音传来,背部一击,翻滚着,爆炸的星球落。
  再睁眼,已经到黑洞之中了。
  “怎了?”曲陌安抓住。
  叶癸尘在他的帮助下已经稳住身和神识了,甩甩头,问:“我一在这儿吗?”
  在探寻的目下,曲陌安点点头:“是见什了吗?”
  见什......
  手不自觉地在犯疼的后背摸,不来刚才怎了,缓过来后,对上曲陌安的眼睛答:“没有。”
  感觉到什东撞上的屏障,忙不迭地抓住曲陌安的手,问:“什东?”
  曲陌安拉着站稳,后说:“我一会儿会开一部分的灵力束缚,之后就会见这里有什,尽不要害怕,一定要稳住神识,不要失控。”
  说着,他开始后退,叶癸尘有心慌,他喊着:“诶诶诶,等一下。”
  在叶癸尘惊慌的目下,他飘到一边,手握住巨镰的刀刃,慢慢滑下,鲜红从手心中蔓延,他另一手轻轻一甩,袖中便飞出一纸人和符纸,们曲陌安的伤口处涌,至染成鲜红色。
  “以万之气,固万之灵......借万之源,收万之力......”随着他的低吟,这纸人和符纸叶癸尘尽数飞。
  “聚灵首,归......”
  叶癸尘们束缚在地,随着曲陌安的复吟诵,的额心发出巨,一瞬,芒便像是气一般开始抽条旋转,肢曼开,没有丝毫不适,连这大的束不觉得刺眼,慢慢地芒开始减弱,眨眼间,便消失了。
  不状况,带着询问的目曲陌安,却见一头似鮟鱇,身似鳗鱼的怪在他身后张开大口,牙巨齿,似要他生吞入腹。
  慌忙曲陌安的方冲,大喊:“小心!”
  曲陌安像是早有察觉一样,镰刀一旋,在他身后简单地一划,怪便割破,消失不见。
  倒是自己,这里横冲撞的怪撞到远处,曲陌安两手摊开,手心下,从上往下一震,叶癸尘就定住了,开始曲陌安边缓缓移动。
  待人到了身边,曲陌安才释:“所见的这怪,有的是妖,有的是魔。”
  “怎区呢?”叶癸尘已经适应了这奇奇怪怪的生,开始处张望。
  “没有确的界限,硬要说的话,就是驱逐和净的方不同。”见镇定,没有丝毫害怕,他不自主地勾一抹笑。
  “方不同?”
  “是的,地出自,再出生灵,生灵又有妖魔之分,妖魔亦有善恶之分,而对于恶一类,我们统称为恶灵,决恶灵的方,则是按宗教的不同来划分的。”
  “大部分魔受于方的宗教,而妖则受于东方的宗教。”
  说着,他将巨镰往屏障上用力一杵,这个地方的生不受控地在他们分成了两拨:“左边的是妖,右边的是魔。”
  叶癸尘望过,们的样子像真的没什太大的区,沉思一会儿,问:“这个世上就不是有除妖师了?”
  “嗯,”他点点头,抬手一挥,两人又换了一个地方,这里不同刚才,山清水秀,周围能隐约见浮在空中半透的气,见叶癸尘奇地目,他释,“这个是灵,异师可以用来增自己的修为。”
  “异师?”
  “嗯,要是工作和处妖魔有关的人,我们统称为异师。”
  “异师分三类,灵师、魔师、妖师,在这三类中从高往低来说,又按净、屠弑、驱逐分三小类,就拿灵师来说,按这三类,又分为净灵师、屠灵师、驱灵师。”
  “这三类异师,有灵师可以见万生灵,而妖师能见妖,魔师能见魔。”
  听了这多,叶癸尘懂了个大概,挑出关键的地方,继续问:“刚才说,处恶灵的方有宗教,异师的区分就是信奉的宗教不同,获得的力不同了,妖师和魔师,一个是东方的宗教,一个是方的宗教,灵师是信奉什宗教呀?”
  叶癸尘认真思考的,他嘴里有苦涩,这开始是告诉自己的。
  见他迟迟没开口,叶癸尘抬头他。
  注叶癸尘的目,他收绪,继续释:“灵师信奉的是自。”
  “一开始说的,地出自,个自是神了?”
  “也不能这说,自是高于神的,出现自,再出现生灵,之后有了恶灵,才出现了东方之神和方之神,说到底,神也算是在给自打工。”
  “能见部分灵的异师,他灵的存在吗?”
  “应该能感应到,不过三类异师中,除了灵师,他两类异师不异师有灵、魔、妖之分。”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低阶级的异师,是无法感高阶级的异师的存在的,魔师能感觉到妖师与自己的类不同,具有什力,魔师还是无法感的,总的来说,妖师是动的一类异师。”曲陌安过话茬。
  “异师这个叫法,算是业内的统称吗?”
  “算的,开始是无界师这样称呼的。”
  “无界师是什?”
  这个问让曲陌安的眼睛变得有晦暗,他声音变轻了,轻描淡写:“一个不承认,而又不得不对屈服的异师类。”
  “嗯?”叶癸尘不太白。
  调整绪,曲陌安笑着:“就是像我这样,可以随穿梭世界的异师,曲是无界师的传人,每一无界师来自曲。”
  “这样啊,”了清楚后,开始询问曲陌安刚才的话,“为什不承认呢?”
  “这个......”曲陌安摸摸的头,说,“以后再告诉吧,我们该吃饭了。”
  手用力一握,巨镰便消失,两人到客厅。
  饭桌边传来曲丛的喝汤声,两人后后觉地感觉到肚子的饥饿,不约而同的巨响让两人视一笑,叶癸尘开口:“一吃饭吧。”
  坐在置上,张婆婆已经为他们准备饭和汤,还没来得吃上一口,曲丛就叶癸尘问:“了清楚了?”
  “嗯,”叶癸尘乖巧地点头,“感觉尘安厉害,多。”
  “哈哈哈......”的话让曲丛衷一笑,“这是以告诉他的。”
  嗯......?
  偏头曲陌安,后点头赞同曲丛的话,喃喃:“我不记得了......”
  “没,毕竟已经过这久了。”曲陌安安慰。
  不觉得是时间的,冥冥之中感觉是他素导致忘记了,又说不上来,时曲陌安替夹了一菜,打断了的思索,着曲陌安的笑,没有继续下,开始认真吃饭。
  食不言,寝不语,下来的每一个人没有说话,饭桌上余碗筷碰撞的声音。
  晚饭过后,曲丛叶癸尘叫到一边说:“今陌安带的两个地方,一个是虚无界,专门禁锢无法净和屠弑的恶灵的地方,里的灵力不会他异师发现,另一个地方是灵境,里充足的灵气可以帮稳固的灵力。之后的日子里,的灵力会不断增,控的还是能靠自己。”
  叶癸尘不太白他话里的思:“为什不能让他异师晓呢?”
  “的身份过于殊,”曲丛转身后院里的池子,里面的锦鲤藏在荷叶下,“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净灵师,不是出自净灵师里的规族,是个闲散的净灵师。”
  “为什......”
  “荷叶下的锦鲤,”曲丛抬手过,“得了这池子的护才没给人钓,人宰割。”
  “您的思是......”叶癸尘有白了他话里的思。
  “锦鲤可是鱼里面的名门,越大越有价值,倘若谁也得不到,为了维持他名门的和谐......”后面的话他没有继续说下,而走到池边拨弄个荷叶,“在能摘荷叶之,还是在这叶子下躲着吧。”
  话里倒不是让积蓄力,从曲丛的动作,到另一个思:在这之,能信的有曲。
  “我白了,谢谢曲爷爷。”叶癸尘恭敬。
  “白就,有疑问现在还不是告诉的时候,”曲丛转过身,眼里是来自长辈的关爱,他朝里面喊,“陌安,我们该了。”
  他们送到门口,叶癸尘叫住要走的曲陌安,走近他,说:“尘安,忘记之和的处,对不。”
  曲陌安一怔,眼里有湿润,他抬手揉了揉叶癸尘的头发,答:“没,我记得就行了......我记得。”。
  叶癸尘冲他一笑,他下手,和说再见。
  送走他们,转身见了等在门口的母亲,注到高枝蔓的神,立刻走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