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异师行 > 辛家1

  母女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想起高枝蔓刚在门口晦暗的神情,叶癸尘犹犹豫豫地开口:“妈妈,你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
  高枝蔓抬手理了理自家闺女的头发,担心道:“我本来解决你梦魇的事就行了,没想到会释你的灵力,我和你爸爸就没想过让你成为净灵师。”
  听罢,没说么,反而拿起桌上的相框,还是和之前一样,父亲的脸全看不楚,在黑洞里就觉得奇怪,既然身体里是有灵力的,还很大,为么会封印?如果像曲爷爷说的那样,树大招风,为么这又给解开?还有,为么照片上父亲的脸总是看不楚?
  诸多疑问堵在心里,把相框去,轻轻地说道:“曲爷爷这么,肯定是有原因的。”
  “你爸爸去后,我就剩你了,但愿这个原因对你没有危险。”高枝蔓神情忧虑。
  叶癸尘没有话,在吸进虚无的时候,的余看见妈妈就站在走廊上,像是一开始就楚曲丛和曲陌的来意。
  们看着电视,心各异。
  ......
  应着张婆婆的提醒,天早上曲陌要和一起去学校,在家门口等人。
  一开始考的是京市的公立学校京一高,高枝蔓头一替了决定,选择了京私立高中,想来是一早就和曲丛商量好了,既然如此,那京私立高中应该有不少异师。
  曲陌在口看见,向招手:“陌槐,这里。”
  转头,然后跑了过去,到曲陌身边站定,曲陌抬手将跑乱的头发理了一下,笑道:“跟以前一样,风风火火的。”
  已经是不小的姑娘了,要脸。
  叶癸尘瞪他一眼,他问道:“等很久了?”
  “没有。”摇头答,想起刚心里的疑问,直问道,“这个学校是不是有很多异师?”
  “嗯,但也不能说很多,这里普通人和异师后代都有,不过校长是净魔师,所以遇到殊情况比较好处理,是给了异师后代一个障。”
  “这样啊。”答与自己的猜测八不离十。
  “对了,”曲陌边走边说道,“昨天的事你肯定还有很多疑问,你随时可以问我,我道的可以全部告诉你。”
  他的话让叶癸尘沉默了一瞬,又冲他摇摇头,曲陌停下来看,眼里尽是关心:“很不吧?”
  “么?”
  “突然道这么多,加上心里的顾虑,很不,对吧?”
  “嗯......还好,虽然有一些未,但我应付得过来。”
  看逞的样子,他转头,说道:“你想问的时候,随时来找我,不要......”
  “不要么?”凑到曲陌身边去。
  他觑一眼,幽幽道:“总是死鸭子嘴硬。”
  这话成功地破了两人生疏拘束的距离感,伸手去揪曲陌的头发,两人闹着去了学校。
  正如曲陌所说,这个学校不都是异师,灵力解除约束后就和其他异师一样,可以进行感,一感下来,碰见异师的数屈可数,而因着阶级理论,其他异师本不道是谁,倒也实了净灵师年难得一遇的说法。
  瞧见在掰手头数人数,曲陌含笑,道现在劲头正足,没有让起感应。
  开学第一天,要忙的太多,上午排队登记了入学和走读,转眼就到下午了,由于是第一天,书还没到,除了自我介绍没么其余课程,军训也明天开始,班主在台上自我介绍后,开始点,扶了扶眼镜,说道:“一会儿我点到一个人,就上来一个自我介绍,好不好?”
  “好!”全班异口同声,原因无他,来了新地方就想有个新印。
  班里50来个人,程走得很快,梁若道:“辛汝。”
  没人答,又重复了一遍:“辛汝。”
  还是没有人答。
  “没有来吗?”自言自语地说道,拿起笔准备在册上勾。
  一个声音止住的动作:“抱歉,老师,我迟到了。”
  “喔,”梁若推了下眼镜,说道,“没事,上来自我介绍就找个置坐下吧。”
  辛汝点头,缓到台上,校服的规矩不太适合凛冽的气息,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字,然后转向大家,大方地自我介绍道:“我辛汝,刚从英国来不久,对这里还不太熟悉,不过我希望未来的日子里,能和大家和睦相处。”
  说,向大家鞠躬,起身时往靠窗的那个置看了眼。
  “辛汝?”
  “不会是辛家人吧?”
  “黑吃黑的那家?”
  议论声开始增大。
  “静,大家静!”梁若维好纪,对辛汝说道,“你找置坐下吧。”
  点头,往台下走去。
  叶癸尘早在刚就感觉到不对劲,但是感不到何情况,用胳膊肘撞了撞曲陌,说道:“我感觉刚刚在看我。”
  撞的曲陌刚看向窗外的视线,朝辛汝看去,已经走到他们面前,不为么,短暂的在他们这里停了一下,叶癸尘对上的眼睛,没人发现这个插曲,在过道的右手边坐下,像是注意到叶癸尘的视线一样,冲叶癸尘礼貌地笑笑。
  暗了?
  叶癸尘没有应,问曲陌:“你刚看见了吗?”
  “么?”曲陌略过叶癸尘的头顶,不动声色地量辛汝,辛家人......能力未,仰未的家族......
  察觉到曲陌的愣神,没有问出口,许是看错了:“没么,你刚刚在窗外看见么了?”
  曲陌没有瞒着,老实答:“我刚刚看见窗外树上坐了一个人。”
  听他的话,偏头看向窗外,树上连只鸟都没停。
  “只是一会儿,”曲陌将的头摆正,让看向梁若,继续道,“之后便消失了。”
  叶癸尘没问下去,两人认地听班主的班规排。
  ......
  一天过得很快,尤其是刚入学的第一天,没有书,只能看自己带的课外书,晚自习很快就过去了。
  曲陌和叶癸尘没有急着拾东离开,两人对白天的事有些顾虑,商量了一下,决定最后离校。
  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他们背起书包往外走,过学校里的树,叶癸尘感觉到一股未的力量向袭来。
  曲陌也感觉到了,正要将护在身后,一绳索从树里飞了出来,束在叶癸尘的腰上。
  两人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弄得皆是一怔,曲陌反应过来,伸手去抓叶癸尘的手,一个紧的声音,绳索拖进树。
  曲陌不得不追过去,绳索的度太快,他都在要抓住的时候开距离。
  “啧。”曲陌召出巨镰,划破间,穿到叶癸尘前面去。
  “呯——”
  手中的镰刀两把罗马短剑架住,曲陌因此阻挡了脚,顺着他的力气向后滑,停下来后,他看了来人,是白天在树上那。。
  男人手,在曲陌戒备的目下,举止优雅地拿着刀轻轻一甩,两把短剑合成了一把,他刀入鞘,此刻睁开眼看曲陌,他的眼睛着幽幽蓝,里面有个图腾似的东,一身黑色装,配上看死物一样的眼神,不带丝毫感情地说道:“好你的家伙,不要伤到我家小姐。”
  曲陌转了刀刃,正要攻过去,就见男人身后的树上站了个人,紧手上的绳索,看着曲陌缓缓道:“曲大人,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