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残梦如夜 > 第三章 命中无时

第三章 命中无时


  温修一行人,在告别了齐老爷子,乘渡船了济水河的另一岸。兴许是一离远行的缘故,陆鸿渐一路无言,不时回望,哪怕早已不见齐庄,不见老齐的茶摊。
  刘子游察觉了师弟的异,便动问:“说闯了祸,是怎一回?”
  陆鸿渐收满心的惆怅,嬉皮笑脸:“咳,没什,是跟里长的儿子打了一架,的娘舅是这南郑的簿,虽说不过一刀笔吏,而却县丞赏识,如今吏治清,又是乡,倒没有为难,,哎,这还没完。”
  子游问:“轻人血气方刚,打架斗殴,不伤人,倒不算,们有何过节?”
  鸿渐叹了口气,又说:“倒不是有什私仇,是娶陈叔的二女儿,给说清楚这别。”
  子游连笑数声,才调侃:“还为何,来是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可走在了师兄列了,惭愧惭愧。”
  鸿渐立即驳:“哪是,是二哥,今春刚入了折冲府,不是几时够返乡,恐时候被里长的小子骗了,二哥她可是青梅竹马,若非二哥被选走,哪还有这。”
  子游听,略思索,问:“今走了,这恐怕不办啊。”
  鸿渐倒是不甚担心,说:“这说,二哥与将来的嫂嫂自幼亲,不担心,至里长边,怕陈叔陈婶急着将女儿嫁,了,恐怕给大哥写封信让劝劝了。”
  子游追问:“大哥?虽知庄里两龄仿的伴结为兄弟,来没见过大哥,有办?”
  鸿渐嘴角扬了扬,说:“几离乡了北边境了,据说如今已是边境的校尉了,有面肯没问。”
  一旁的温修听着这二人的对话,觉今的子游似乎较往更健谈,倒不,带着二人在离关口里的野生火歇息。
  捡完柴火,陆鸿渐一边生火一边问:“既不急着进关,咱们干嘛不在歇一宿,过这里摸黑生火。”
  子游岔开:“师父有师父的安排,对了,里长的打架,底谁赢了。”
  陆鸿渐嘲:“点功夫,站着不动没辙,打了手。”
  子游疑惑问:“哦?怎还是手没有赢啊。”
  “咳,这不是怕伤着吗,伤着了阿爷在庄子里难做啊,还不是帮收拾残局,可没缺心眼。”
  子游了这有吊儿郎当的师弟,靠着大树渐渐睡。
  陆鸿渐二醒来时,已是午时,师兄望着大树若有思。师父则背身负手而立,不转身,说:“醒了?该入关了,入关跟着师兄置办几样东西,有别的处。”又对子游说:“这当师兄的,处处留。”待二人应,温修便一闪而逝。
  “哎,说师父这高的功夫,怎教了咱们两脚猫。”陆鸿渐见师父走了,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跟师兄说。刘子游听了笑了笑,说:“师父当初不是从脚猫过来的,咱们啊,油便是。”
  二人入了关,陆鸿渐跟在刘子游身,按照师父的吩咐采买,突间,刘子游被一人拉往旁。
  “子,您快来,这里有的玉石玉器,玉石有灵,挂在您身,增光添彩啊。”来是路边的商贩,兴许是着刘子游仪不俗,推销着不知哪里倒来的便宜玉器。
  刘子游神了一眼,便是心知肚,盘算着怎推脱,一旁闭目养神的算先生插嘴:“刘子,算一卦如何。”
  刘子游心里一惊,鸿渐一叫师兄,这算先生恐怕不一般。回答时,小贩又说:“,穷算的别耽误做生,一卦是百文,谁来算玩儿。“
  “今日为刘子陆少侠算,文不取,二如何。”
  未待刘子游开口,陆鸿渐便抢先说:“,先生为算一卦吧。”
  已有警觉的刘子游快点离开,见师弟已经不客气的坐,便推辞了小贩,立在师弟身旁,着周围往来的人群。
  小贩见,对着算先生嘀嘀咕咕的不知骂着什,倒不再坚持。
  “少侠根骨,悟非凡,若求修身锻,恐难有,须勤修心,时时躬自省,可大而不不拘小术,少侠做人做遵从心即可,不必受限。”
  陆鸿渐听过满心疑惑,心:这说了什,算不应当是怎怎飞黄腾达穷困潦倒吗,这算的啥没说,来确实没啥水,拿这模棱两可的东西糊弄。这般着,陆鸿渐便准备告辞离。
  算先生见二人准备离,不强求,便嘱咐:“刘子,番南求变,一路有凶险,非绝境,若有友人邀,可。”
  刘子游听,转身坐,开口问:“先生究竟是何人?”
  算先生笑了笑,说:“是谁不,今日来,是为子谋一条路。”
  刘子游虽有疑惑,仍是问:“请先生指点。”
  算先生了,说:“客从北方来,孤飞南归雁。若夫北冥鱼,而待六月风。鹓鶵归北海,徘徊无可栖。凡尘困苦,世逍遥行。”
  刘子游听罢,思索片刻,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算先生接着说:“子赋过人,又兼富贵骄人,虽有一时运,不百德,莫若随老归隐山林,做自在闲人,尚可享伦乐,胜过辛苦奔波,头来一场空啊。”
  刘子游笑言:“有为有不为,先生视苦厄,问先生,安知?”
  言罢,刘子游对着算先生轻轻揖,决离。。
  算先生高声:“有时终须有,无时莫强求。子保。”
  刘子游点了点头,心却回荡着字:无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