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残梦如夜 > 第四章 有约不来

第四章 有约不来


  鸿渐子游二人离了命生,径直去了约好的酒肆。到时温修明已经等多时了。
  鸿渐看着桌上好的茶水,替师父师兄各倒了一碗,自顾自的喝了起来。子游见到师父时并没有急着坐下,只轻声问道:“如?”
  温修明端起茶水,只点了点头。
  子游这心坐下,又问:“下一去哪儿。”
  温修明喝茶水,说道:“等,就在此处,坐到日入时分说。”
  陆鸿渐见此时刚到申时,在桌上起了瞌睡,同时听着围的酒客闲聊。
  “听说了吗,咱们济水关来了个新关令,听说是地的一个将军,就是来个一个月了也没见过人,奇了怪了。”一桌酒客五人正闲聊到。
  “咳,这有啥,听说是战场怯战贬到咱这来的,要我说这济水关虽不是雄关险道,却也紧邻着那国,有这么个胆小怕事的关令,到时恐怕兵还没到就跑了。咱们啊,也得早。”另一人补充到。
  其中一位目游移之人,瞟了陆鸿渐一行三人天,这目,说道:“这怕啥,我们许关丞厉害是,自他来这济水关十多年,咱这已经好些年没见过流匪了。”
  剩下四人颇为赞同,附和道:“正是正是,我说就应该掉个个儿。”
  阳渐渐偏,开始将各色人、物的子渐渐长,中来的人群亦是逐渐稀少,温修明和刘子游仍是纹丝不动,陆鸿渐开始有些心神不宁,忍不住说道:“本朝虽了宵禁制度,但这边关之中,仍是严禁行人夜晚出门,师父师兄,客人不来,咱们可不能等了,得找家客栈歇息行。”说看着师兄。
  刘子游心里其实也没底,看了看仍在闭目养神的师父,也开口道:“师父。”
  温修明也不睁眼,说:“等一刻钟。”
  话音刚落,有一行四人进了酒肆,为首一人体魄健,伐稳重,虽着常服,却一看是行伍出身的军士,剩下三人形态各异,但手中皆有长剑一把。
  为首之人在温修明三人下的凳子上坐下,向前轻轻了头,说:“刘公子,温前辈,日有公务在身,还请见谅,不二位,不,三位,可是在等在下。”
  温修明这睁眼,对着刘子游摇了摇头,方说道:“是,也不是,许关丞此行是来叙旧呢,还是有他意。”说罢看了看剩下三人,嗤笑一声,说:“剑倒是好剑,可否让老夫过过目?”说不等三人应,只见三柄佩剑齐齐的躺在了桌上。
  许关丞大喝一声:“好!温前辈手果然了得,日看来只能叙旧,并无他意了。”
  温修明也不客气,只说:“旧情已叙,恕不远送。”
  许关丞看了看三人,脸色一沉,大离开。
  陆鸿渐对眼前发生的情况显然没有备,在直到一群人离去之时,方过神来。只见师兄正盯着桌上的三把佩剑,神情似乎有些落寞。师父叹了口气,说:“走,趁着天夜未晚,出城。”
  三人匆匆离去,只留下三柄佩剑静静躺在桌上。良久,寂静的酒肆方次缓过神来,酒客们对着三人坐过的桌子点点,不断猜测。
  温修明一行人出了城门,陆鸿渐急忙问道:“师父,这些人是谁,和师父师兄有过节?”
  温修明答说:“有些事你现在不必要道,你现在只要练好你的剑法,以后大有用处。”
  “我还是不愿相,来的不是他。”刘子游没来由的说了一句。
  温修明似乎也不怎么解释,只说:“无妨,本来就是下途中,顺路拜访而已。”
  刘子游也不答话,摇了摇头。
  三人走了数里地,在树中生火歇息。刘子游似乎仍是不得释怀,轻轻哼着一首悠长的小曲。突然之间,正在篝火旁看着星发呆的陆鸿渐瞬间握紧了佩剑,直愣愣的盯着树的某处。
  只见一人身披铠甲,头戴盔缨,戴着面缓缓走出,吟道:“边城秋风劲,几处捣衣声。”
  刘子游不假索,随声附道:“岂是良人怨,塞外多征尘。”说罢,刘子游笑了笑,说:“当年醉中胡诌之句,想不到老兄还记得,可这声音不像你。”。
  来人也不作答,缓缓走进刘子游,在距离刘子游仅一人之远时,突然举起手中佩剑,说:“当年贤弟所赠之物,我之有愧,日归还,你我是两了,我奉命而来,定要拿你二人去。”
  说罢,来人将剑于刘子游,后退几,举起右手,就这么停了片刻。然后毅然落下,并高声道:“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