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残梦如夜 > 第五章 逢场作戏

第五章 逢场作戏


  随着一声令下,漆黑的树中齐射出数十支军中专用的破气箭。这种箭矢由符匠制作,从箭镞到箭杆都画有符篆,专门用于对阵武人士。
  陆鸿渐见此情景,显然已是慌了阵脚,惊呼一声:“师兄小心!”
  然而刘子游却不以为意,仍是盯着他对面的男子,并无动作。瞬息之间,树中已是射出了第二轮箭雨。出人意的是,所有箭矢都在离刘子游数的地方停了下来,静静的悬在中。
  除了木柴燃烧的爆裂声,现场变得一片寂静。直到火堆旁的温修明缓缓站起身,开口说道:“梁王事,可并没有诚意,如是这般小小闹,恐怕他很难如愿了。”温修明说罢,中近只箭方齐齐落下。
  敌将也不应,朗声道:“上。”
  一声落下,中便出现了十数身披符甲的军中健儿。所谓符甲,同样也是专门出来对付武人士的。实际上,多年以来,随着武的繁荣,朝廷军队也是在不断琢磨如何对付江湖人士,军中健儿往往体魄健,内力却不足,对上所谓的江湖中人很是吃亏。直到符甲符箭乃至于符兵的出现,让官府重新拥有了肃武的实力。这些经过符篆化的武盔甲,能够很好的抵消武人士内力上的优势。
  不过温修明却只是摇了摇头,不以为意。突然之间好像又想到了么,脸上浮现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鸿渐,给你了。”
  陆鸿渐听到这话,瞬间一头雾水,他哪有经历过这样的生死战斗,不过转念一想,师父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有他的道理,出于对师父的和自身对于武道的执着,陆鸿渐便拿着从未出鞘的佩剑迎在了这些军士的面前。
  这些军健,显然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出现之后便或三人、或人大致结成小阵,方便相互配合支援,也不对面是何人,奉命之后便是一边试探一边前压。
  陆鸿渐仗着身体灵,连躲过了两三的试探性攻击,虽说是试探,却招都冲着要害而来,一击不成便迅后撤寻找机会,陆鸿渐虽然躲的不算艰难,却也很难还手。不过好在这边只有三四人与他纠缠,剩下的十来人都围着温修明不断试探,温修明纹丝不动,注意力全在陆鸿渐和刘子游那里。
  战斗进行到这个时候,本来的绝对主角刘子游反而是冷落在一旁。他看着师弟那边的战斗,正犹豫着要不要出手帮上一把。不过令他欣慰的是,师弟虽然动作来慢,但出手和躲避都来准,显然是很快的适应了战斗的节奏,暗暗赞叹不愧是师父看上的弟子。
  就在此时,温修明好像察觉到了么,开始闭上眼,微微歪了歪头,就像在费力的听么声音。片刻过后,温修明眉头紧皱,一闪而逝。当他出现的时候,已是在刘子游身后,他右手握拳,一击而出,随着拳风落下的,是一把看起来很是寻的匕首。
  虽然温修明已经足够快了,但仍是将刘子游后背划开了一个小小的伤口,甚至都没有鲜血出。
  “老温,你还是大意了。”就在温修明身旁,如同鬼魅一般凭出现了一个白头发的瘦削老者。
  温修明有些恼怒,却仍是平淡的说:“你一辈子都这么人不人鬼不鬼的,居然还没有成鬼。大意倒是大意了,但你也道对我来说不算难事。”温修明一边说,一边扶了扶刘子游。此时的刘子游已是面色苍白,嘴唇却红的发紫,看上去极其诡异。
  温修明又说:“这么多年,你还是老一套,你的毒对我们可没那么有效。”
  白发老人笑了笑,说:“你想说下三滥吧,我这个刺客的,只杀人,至于怎么杀,我不,在你面前用毒本就不是杀手锏,我没能刺进他的心脏,本就失败了,后会有。”说罢不待温修明话,便消失在夜色中。
  而陆鸿渐那边此时也脱离了战斗,跑到刘子游面前,看到师兄的脸色,问师父:“这,这怎么办,刺客追不追倒不碍事,怎么解毒是关键。”
  温修明似乎没听见他的话,倒是看着他第一拔出来的佩剑,笑了笑,说:“我的剑,后继有人啊,你师兄他不碍事,天下毒药都有解毒之法,我已经帮他止住了毒性的蔓延,到时候寻几样东解毒便是。”然后又对子游说:“子游,看来你要有一时间不能运气动武了。”。
  脸色有些好转的子游苦笑了一下,说:“不碍事。”眼睛却死死盯着那似是故人的敌人。在面之下的故人,脸色早已看不。那人见到这般情景,仍然只说了一个字:“撤。”便带着手下军士离去了。
  刘子游注视着故人的背,想起来他之前还剑之时对自己的暗语,自言自语道:“逢场作戏?可这场戏假难辨,你我竟谁在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