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残梦如夜 > 第六章 只见木匣不见人

第六章 只见木匣不见人


  经过了一场小小的波折之后,温修也不再随,而是带着二人连夜走了近百里。陆鸿渐内力轻功差太多,不到便已是气喘吁吁。在温修到了秦巴大山之中,便要陆鸿渐停下脚步歇息,自己则下刘子游查况。陆鸿渐打坐歇息了半个时辰,方才缓过劲来,开口:
  “师父,师兄的况还是不太啊,咱们恐怕得找个郎中为师兄。”
  温修也不释,问:“昨夜是如何拔出了我送的佩剑?”
  陆鸿渐挠了挠头,说:“我师兄边况不妙,心里一急,便不怎的拔了出来。”
  温修笑笑说:“所以,多不是不到,是没有压力的话,便不会全力以赴。我又问,为什可以几人,却处处留手。”
  陆鸿渐有似懂非懂,答说:“我,我下不手。”
  温修色:“剑虽是君子器,武却是杀人,今后大多数时候和对手,会是生死,记住,对敌人万万不可仁慈。”
  陆鸿渐了,说:“如对面是我的敌人,我不会手软,我之所以习武,一是为自保,二是为下不之人鸣不,生死倒不要。”
  “下不太多太多,哪里得过来。”温修说到。
  陆鸿渐脱口而出,说:“见一则一,下虽大,不虽多,唯有尽心尽力而已。”
  温修笑而不答,低声自语:“和当年一样。”
  不到两刻钟后,山之上有一十来岁的孩子蹦蹦跳跳的跑到了三人面,递给温修一个小木匣,说:“祁老爷子说,他老了,当年后便不再问江湖中了,老友过,不能待,有失分,送一木匣,也许有用。还有,还有,我忘了。”孩子断断续续地复述了个大概,后还是没有来剩下的话,显得有窘迫。
  陆鸿渐着这个一句一顿,仿佛生抽背课文的孩子,又了面带微笑认真听着的师父,也不怎安慰这个孩子。
  而是温修温柔地对孩子说:“,剩下的话我已经猜到了,烦劳小友替我转达一句话,就说:多谢老友,改日再访。”
  孩子见这伙人也没有生气,颜:“的的,几再会啦。”说完便一溜烟的跑了。
  陆鸿渐着这个充满力的小孩,突有担心,问:“师父,这里山高林密,就一个小孩独行,不会遇到什毒蛇猛兽吧。”
  温修时已打开木匣,出了中的几味药材。随后见几味药材在他手心之上不断旋转,后碎为一堆青褐色的药粉。温修将一半药粉敷在刘子游背后的伤口之上,又了水将剩下的药粉让服下,才开口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山里的孩子自有他的办法。更何况毒蛇猛兽亦是山川之灵,若如,也没奈何。”
  陆鸿渐显还是有不心,却又不如何驳。就在时,昏睡了一夜的刘子游方才恢复了精神,缓了缓神,问:“祁老爷子怎说?”
  温修也不隐瞒,说:“他退隐多年,送来这个木匣。”
  刘子游叹了叹气,说:“来咱们出师不啊。”
  陆鸿渐听着二人打哑谜一般的对话,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师兄,和师父下周国,到底是为了什。”
  刘子游欲言又止,了师父。温修轻轻点了点头。得到示的刘子游方才说:“我们无非是拜访一辈,以一江湖中的名门,目的嘛,是得到他们的支持。”着疑惑的师弟,刘子游再补充:“有需要他们帮忙而已,说谈一交易。还有。”话到一半,刘子游又犹豫了,再了师父。温修时着木匣,头也不抬的说:“鸿渐是的师弟,们二人日后便是出生入死的兄弟。”
  刘子游点了点头,继续说:“二来是钓一钓鱼,某人的精力耗到我们这里。”说到这里,刘子游突着师弟笑了笑,说:“所以一会有一危险,可要有心准备。”陆鸿渐叹了口气,说:“危险倒不怕,就是们这聪人啊,的也太累了。”
  刘子游听到师弟这番感慨,不如何作答,而是陆鸿渐缓缓站身来,拍了拍师兄的肩膀,后握紧了手中的佩剑。
  着师弟手中的佩剑,刘子游突到了昨夜人送还的剑,便轻轻拔出剑来,见在剑柄之下,附着一张极薄的丝绢,上有数十字,字俊秀中,不露锋芒,倒像是书生之笔迹。刘子游罢,便交给了师父和师弟。问:“信中所言,是属实,是昨夜之惊险,若是师父慢上片刻,恐怕我就当场殒了,我还是难以判断他到底可不可信。”
  “可不可信不要,至少我们了朝的世族对梁王的态度,这就够了。”温修答。
  实三人白,刘子游更的是,人还是不是他口中的故人。。
  而是陆鸿渐安慰:“如刺客是他派出来的,自是不可信了,可若他不刺客的存在,便是有人假戏真,成便是,就算不成,也可以让和他产生隔阂。算计人,人也会算计,哪有下棋不让对手还手的。”
  听着师弟这般话语,刘子游莫名来自己个算无遗策而又不苟言笑的夫子,走神了片刻,后说:“也许吧,走,带大的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