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残梦如夜 > 第九章 胜负难分

第九章 胜负难分


  龙耳山的议事厅,离顶峰已不足里,出门十余丈便是门中的观山台。秦巴大山之中,一年四季都是云遮雾绕,尤其是入秋之后,是一副山入云中雾隐山的缥缈景,倒有几分人间仙境的错觉。
  此时温修明二人正立于观景台上,远眺半山腰处的练武场,在云雾遮蔽之下,实际上么也看不见。
  “师父,刚刚梅掌门说,师弟要和山中弟子比武,咱们不去看看?”刘子游开口问道。
  “年轻人比武切磋而已,不必担心,你也道,哪儿是山中弟子要和鸿渐切磋,实际上是家代表想看看你的武艺,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温修明看了看面露难色的弟子,又说:“如你尚未痊愈,日便给他们留些悬念最好。”
  刘子游微微点头,不答话。
  龙耳山所谓的练武场,不过是半山腰一处天然的平坦地,方圆数十丈,中间有一擂台,供门中弟子比武切磋用。
  此时陆鸿渐正在擂台上和一年龄相仿的门中弟子的有来有,龙耳山掌门正和刚刚议事厅中的老人肩而立。看着二人的战斗,老人开口道:“梅掌门这山中藏龙卧虎啊,一个入山半年的小弟子竟然能和修明剑神的关门弟子不分伯仲。”
  不待梅掌门答,另一中年男子讥讽道:“这般水平的战斗,和市井泼皮斗殴有何区,看来所谓剑神,也不过如此。”
  梅掌门也是皱了皱眉,解释道:“温剑神的剑道深远,我辈远远不,只是这弟子虽说内力不错,但剑招全无,的不像一个剑道宗师关门弟子。”
  老人问过之后,其实不在意答案,只看着山顶方向,静静等待。
  擂台上的二人显然战法都是十分生疏,往往是得优势却不道如何结束战斗,局面一度十分胶着。斗了近两刻钟时间,方因为龙耳山的小弟子内力不济,双方握手言和。
  陆鸿渐非难看的赢下了这场擂台,正欲下场,只见围观人群中一白衣男子飞身上场,向陆鸿渐一抱拳,说道:“龙耳山掌门二弟子,卜广礼见过陆少侠,还望不吝赐。”说便是轻轻一跺脚,引得擂台之上尘土飞扬。
  看着对方此番示威,陆鸿渐心肚明,自己这个三脚猫恐怕坚不过一招,但又明白自己没有退。陆鸿渐犹豫三,迟迟没有答话。但眼见无他法,便要硬着头皮去试一试。
  “我师弟前不久了伤,日多有不便,就由在下来卜侠士的对手吧。”
  刘子游从天而降,落在陆鸿渐身前,不等面色焦虑师弟开口,便抢说道:“师弟下去歇息吧。”
  观山台上,孤身一人的温修明摇了摇头,面带笑容。
  卜广礼对着刘子游亦是抱拳行礼,便要出手。然而一拳挥出之后,却是一柄银白色的长剑挡了下来。
  卜广礼脸色微动,便是行礼道:“见过师妹。”
  来人对着卜广礼还礼之后,说:“小妹无礼了,不师兄是否舍得将此难得的良机让于小妹。”
  卜广礼点了点了,飞身下场。
  数丈之外,温修明不何时已经出现在了梅掌门身边,眉头紧皱的梅掌门开口道:“刘公子的入场,虽然潇洒,但落地之时身形微动,显然是气脉不畅,有伤在身啊。”
  温修明不答,微微点头。
  擂台之上,刘子游看着对面的女子,是桃眼眸柳叶眉,颊生红晕,似笑非笑,若非手执一把银白长剑,会将其误认为一性格温婉的大家闺秀。
  “在下梅梦秋,刘公子不必留手,请。”女子也不客套,一手倒长剑,一手握拳,垂于身前。
  刘子游仍是看着这个说话干净利落的女子,也是道一声请。
  刘子游缓缓闭眼,轻轻拔剑出鞘。
  梅梦秋一剑刺出,剑气横生。其剑意肃杀,如秋风萧瑟,木叶脱落。
  刘子游横剑在前,待剑气近时,刘子游方明白,自己日有伤在身,恐怕只有一剑的机会。想到此处,刘子游出人意的剑入鞘。
  梅梦秋见他不仅不还手,反倒一副避而不战的模样,心中疑惑顿生。片刻之后,发现对手自剑之后,气势节节攀升,剑气如山风吹过,引得衣带飘摇不定,看来是要把胜负在这一剑之上。
  想到此处,梅梦秋也不犹豫,数剑齐出。刘子游连躲数剑,身形愈加摇摆,面色也是逐渐苍白。
  梅梦秋紧逼,银一闪,不待其剑意圆满,便是刘子游咽喉。刘子游起剑欲挡,奈何气脉凝塞,眼见阻挡不,身形微移躲过剑锋,同时剑势一转,决定以伤换伤。
  擂台之下,温修明双拳紧握,随时准备出手相救。
  转眼之间,只见一柄银剑紧紧擦着刘子游脖颈而过,而刘子游的长剑亦是稳稳的停在了梅梦秋左肩之前。
  场下一片寂静,顿了片刻,梅梦秋方剑抱拳,说:“刘公子武艺超群,是在下输了。”
  是日夜,观山台上。明月初升,静静悬于山间。
  “师兄,日的比试,你们到底谁赢了啊。”陆鸿渐开口问道。
  刘子游笑了笑,说:“师父你来,是要传你剑招,你不去问师父讨一个天下无敌的招,反而来问这些闲事。”
  “日我在台下看得楚,明明胜负未分,那女子为何认输离去。”温修明也是开口问道。
  刘子游想了想,说:“不道,似乎看出来我有伤在身,本没有尽全力,最后一剑见我抵挡不,甚至了力。”
  陆鸿渐白天本就是看了个热闹,此时听说有这般故事,便趣道:“这还不好说,郎情妾意,下不了手呗。”
  刘子游叹了口气,说:“不像,不过的是想让我在那些家代表面前赢下这一局,可是原因嘛,不楚,但不论如何这欠一个情。”
  说罢,刘子游看了看陆鸿渐,又补充道:“倒是你,架拳脚用的,哪里像是个剑客。”。
  陆鸿渐脸微微一红,说道:“这不是没办法嘛,谁我啥也不会。”说看了看师父的表情,见师父没有生气的意,又说:“师父,要不你传我一个天下无敌的剑招呗。”
  温修明看着夜,说:“剑招倒是有,但不是天下无敌的那种,夜皓月当,轻云相逐,我演示一遍,你看看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