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答题,从木叶开始 > 16 这就叫专业

16 这就叫专业


  (接下来,会有两~三章过度章节,希望大家不要取消收藏,呜呜呜,求求了)
  世上有两种东西,我们越是对它们加以深入的思考,就越是对他们充满无限的敬畏,那就是我们头顶的星空和内心的道德律。
  十八世纪德意志著名古典哲学家康德,在仰望星空之时,曾经说出这样一番话。
  法律专业的学生,很多时候,都会苦恼于法律与道德的冲突。
  比如说,眼前这个姑娘,在纸张上写上的一个著名难题。
  电车难题!
  苏明眯着双眼,四周围的景物似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熟悉的图书馆,眼前清秀的小姐姐,一一消失不见。
  这是一片陌生的环境。
  两条铁轨,在他眼前交汇。
  苏明的左边,是一条打理的干净整洁,可以正常通行的铁轨,铁轨旁边,正有五个小朋友,兴致勃勃的在上面玩着石头。
  而另外一边,则是一段废弃的铁轨。
  上面只有一个小女孩,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冲着几个小男孩喊道:“你们快过来,妈妈说那边的铁轨不能去,会有火车经过的。”
  然而另一侧铁轨上的小男孩完全不为所动,甚至用石头砸向小女孩,嘲讽了几句:“胆小鬼,略略略!”
  低下头,苏明发现,他的身旁有一个分轨扳手。
  只要他用力按下分轨扳手,火车就会从正常行驶的轨道上,转向被废弃的铁轨。
  而被废弃的铁轨,很明显的只是缺乏打理,但用来急停,甚至于避险,完全可以做到。
  “呜呜呜呜……”
  远方,火车的轰鸣声传来。
  苏明远望,一辆火车已经疾驰而来,滚滚浓烟顺着车顶的烟囱直冲天际。
  复杂的信息被大脑一一处理,苏明看向手中的分轨扳手。
  只要他用力按下,火车就会完成变轨,驶向只有一个小女孩的废弃轨道。
  而此时,司机已经发现了在铁轨上玩耍的小男孩,刺耳的喇叭声响起,紧急制动开始冒出惨淡的烟雾。
  “……”
  听不到司机在呼喊着什么,但是从他不断挥舞的手势,苏明猜测,应该是在叫小男孩让开。
  然而几个小朋友仿佛被突如其来的灾难吓蒙头了,一个个呆立在原地不动。
  从火车此时此刻的速度来看,火车绝对不可能在制动完成的情况下,在撞到小男孩们之前停下来。
  “你们快跑呀!”
  小女孩焦急地喊了一句。
  而此时,决定权交到了苏明手中。
  是用力的按下分轨扳手,选择牺牲小女孩拯救小男孩们。
  还是什么也不做,让火车继续行驶。
  即便这样做的话,五个小男孩会因此丧命。
  同时也意味着,五个家庭就此支离破碎!
  选择的权力,此刻交到了你手中。
  按下扳手,拯救五条生命。
  或者冷眼旁观,看着悲剧发生。
  该怎么选择?
  ……
  “同学,同学?你怎么了?”
  眼前的景象逐渐回归真实,失焦的双眼此刻再一次恢复神采。
  周毓雯有些担忧的晃了晃苏明的胳臂。
  怎么自己拿出一个问题,这个同学就开始发呆了?
  “啊,没什么!”
  苏明笑了笑,“这是著名的电车难题,你怎么想研究这个了?”
  “我只是疑惑,别的同学会做什么选择?”
  周毓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苏明看向她手里拿着的纸。
  原来是在做调查问卷。
  话说现在的调查问卷都这么离谱了吗?
  拿电车难题来问卷?
  “给了答案还不行吧。”
  苏明笑问。
  电车难题不亲身经历,实际上很多人做出选择并不难。
  难的是在做出选择之后,给出自己的理由。
  在人多的时候,这个问题,显得格外艰难。
  不过这对于几乎是身临其境的苏明而言,并不难以解决。
  想都没想,苏明直接回答:“我选择不按下分轨扳手!”
  “为什么?”
  周毓雯紧随其后。
  “电车难题实际上是一个哲学的难题,但作为一名法律学专业的学生……”
  苏明笑了笑:“我们要理清自己在其中的定位!”
  “我作为一个路人,并非是铁路交通部门专业负责铁轨变道的工作人员,因此我只是的单纯的自然人,说通俗一点,即便我站在分轨扳手面前,我也只是一个目击者,与火车司机,以及这几个小孩,没有法律上的任何关系!”
  “同时,我也是一个具有完全民事权力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在那样的环境下,我所做的一切,都完全出自我本人的自我意愿,因此,我按不按下分轨扳手,会造成两种结果。”
  “不按下,我依旧是目击者,自然人,此后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和我不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的因果关系,我不用为此承担任何责任!”
  “而按下,则表明我在完全自愿的情况下,导致了另一条铁轨上的小女孩死亡,此时,我在行为、损害后果,因果关系的三种侵权要素是完备的,我的行为就是通常所说的不法行为,因此,按下分轨扳手,我从一个自然人,变成了一个犯罪嫌疑人!”
  “因此,我选择不按下分轨扳手!”
  一番长篇大论下来,苏明喝了口水润润嗓子,看着被绕的有些迷糊的周毓雯,笑了笑:“怎么?不好理解?”
  “还好!那同学,如果剔除掉你所说的法律意义,即即便你按下扳手,也不需要承担任何法律后果,你愿意按下扳手吗?”
  这一次,苏明的表情忽然严肃起来:“不愿意!”
  “为什么?”
  “即便剔除法律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我依旧不愿意,毕竟,如果按下扳手,一个懂得尊重规则、遵守社会道德的小女孩,就会因此死去!”
  提起书包,苏明将凳子放好。
  临走之前,他又补充了一句:“我很乐意为社会道德买单,但是,这些小男孩,并没有遵守社会道德!”
  周毓雯愣愣的待在原地,手里捏着那张纸。
  半晌,她才将苏明说的话记录上去。
  而后,她在最后写上一句话。
  “在我接触的目标之中,他是最为理性的一个,然而,这种理性,表现得过于偏执与……”
  思忖片刻,周毓雯在末尾加上两个字。
  疯狂。
  苏明并没有把周毓雯的出现放在心上。
  电车难题,对他而言,也并不难以解决。
  其实,还有更进阶版本的电车难题。
  比如说:那五个小男孩,是你的家人。
  而另外一边,则是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这时候,电车难题的难度,才会上升到让人无法解决的程度。
  所幸,这种事情并不会发生。
  将这些事情扔到一边,苏明现在只想好好地吃一顿。
  还有就是思考一下。
  在看到题目之时,自己为何突然有一种身临其境的幻觉。
  就像是,突兀的穿越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这又是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