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追凶记录 > 第一章 雨夜谜案

第一章 雨夜谜案


  清晨,刚刚一场大暴雨洗礼的沧海市,几乎每一条主干,为积水造成了大面积的交堵塞,于城的郊野园里,湿漉漉的空气中透着一股阴冷的死气,几辆警车一圈黄色的警戒线园北端的一小片树林,围的严严实实。
  城分局刑侦支队的支队长刘杰,一手捂着腮帮子,口齿不清的说着话,他一晚上才刚刚拔完牙,麻药劲还没彻底过,凌晨点多钟就叫来,赶来了这里。
  “初步判断,受害人应该是凶手勒死在了这棵树下,树上留下的脚印,应该是凶手一脚抵着树,以便于双手用劲勒住绳子,以免受害人挣脱。”刘杰在树后比划着,随后用带着橡胶手套的手,了受害人脖子上的勒痕说。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刘杰说完话却斜着头了身旁穿着辅警服的年轻人,这人上也就二十来岁,要比刘杰小了不少,一开始他站在警戒线,疏导着围观的人群,刘杰到了现场以后,才他叫进来。
  年轻人叫周军,确实是支队里的一名辅警,见周军听了刘杰的话下识的却摇了摇头:“这里不是凶杀现场,而是抛尸现场。”
  “怎说?”刘杰听了这话却一点没生气。
  周军着地上的凌乱脚印,说:“我是跟着技术队和园民警早到现场了的,凌晨的一场大雨之后,从面的水泥甬到这棵树周围,留下一个人的鞋印,脚印的照片我已经让技术队测拍照了,过鞋印大小和步幅长度可以粗略计算出,这人的身高应该在一米七到一米八之间,是鞋印非深,这个人是个超过三百斤的胖子,这人当时负极。”
  “一个人的鞋印?”刘杰快从周军的话中发现了问,如这里是凶杀案现场,受害人在凌晨的暴雨中人勒死在这里,泥地上的鞋印应该是两个才对,一个是受害人的,另一个是凶手的。“会不会是下雨受害人与凶手就已经来到了这里?在杀人过中下了雨,之后凶手一个人在这里留下了鞋印,毕竟法医初步核实,受害人脖子上的勒痕与刚刚在尸旁边找到的绳子吻。”
  周军了装在证袋中的麻绳,又了尸脖子上的绳印,还是缓缓摇了摇头:“刘队,这条勒痕于脖子两侧的痕迹显下,这一般说从死背后用麻绳勒住脖子的凶手比死身高要矮,死身高应该至少在一米以上,而留下鞋印人的身高是一米七到一米八之间。”
  “凶手比死身高矮又能怎样?”刘杰不的问。
  周军笑了笑:“刘队不妨找人试试,就算有这一棵树在,一个矮子要一个人从背后勒死一个高个子,也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死的脖子上没有他在挣扎时抓绳子留下的痕迹,这说他的手在他勒住的时候是控住的,一是人绑住了,如是这样的话,又何必多一举人带到这里在借着树人勒死呢?这里就必不是凶杀现场。二也就是实施犯罪的凶手不一人,一人在按住死的双手,另一人在背后勒住受害人,而如是这样,这里就不可能留下一个鞋印,所以不两种况是哪一种,这里不大可能是凶杀现场。咱们就可以推断出,凶手有可能是借着凌晨的这场大雨实施抛尸的。当,死的具死,在杀时是否清醒,这还需要进一步的尸检确认。”
  刘杰捂着腮帮子的手拿了下来,眼神里闪着精,对法医徐良了尸:“现场证差不多就尸抬走吧。”着又抬头往树林尽头的围墙了,又转了周军:“如这里是抛尸现场,人是怎运进来的,虽这园是开的,时进出车辆的大门可是关闭的,我问了,园里的人说,在咱们进来之,门有个月没开过了,时来这里的车辆停在停车场,而且走车的大门在园区侧,有监控,这不难查。”
  周军又了,说:“让技术队门,监控肯定是要查的,不是门的,他几个门近12个小时的监控得查,有没有死进出的记录。另,我觉得咱们该北围墙附近查查,我觉得人是从里进来的几率大一。”
  对于周军的分析,刘杰心里多少有不以为,实他自己在心里的判断,也不认为这里是凶杀现场,也是倾于是抛尸地点,他却不认为这的案有异乎寻,一具身高一米的死尸,如地来这里抛尸,除了以车辆为载具,他不出来还有他办法,之如门车辆的出入口没有抛尸车辆的驶入记录,这处小林子不是凶杀现场,杀人的地点也逃不出这座园子。
  “来,尸抬走,所有人分散调查附近,有没有可能在处杀了人运到这里来的。”刘杰大声招呼了一句,再周军,年轻人已经往北墙走。
  周军,一心入警队刑侦支队,应聘的渠却是招,这人学历够,名牌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多人不白他入警队是为了什,尤是刑侦支队,累,而且工资也不高,更谈不上有朝一日能飞黄腾达,这一点刘杰也不白,不过随着两大案是靠着周军的敏锐观察力找到了关键线索才终破案,刘杰也开始视眼这个年轻人来,不过这一,他却觉得周军的分析不靠谱。
  这里是抛尸地,刘杰一开始实就了出来,他之所以初说也是周军到底有几刷子,他却觉得杀人现场肯定也出不这座园里,否则大老远的运尸到这里却不现实。
  周军也刘杰的法,而且一开始他也和刘杰的一样,不过有时候分析案是得站在受害人的角度,试问谁会身穿一身国际大牌的高档服,又喷着昂贵的香水在凌晨出现在暴雨下的郊野园里?况且死崭的皮鞋鞋面上,连一点泥迹没有,周军信,园的监控视频里绝对找不到死进入园的景。
  ,在周军勘察院墙半小时之后,支队小汪小跑着过来:“刘队,快进的,个大门的个监控里从昨下午到凌晨出,没见受害人进入的映像,除非中途换了装束,再往查。”
  “视频带队里再往,仔仔细细的,这人没进园还真是让人运进来的?怪了。”刘杰着已经爬上墙的周军,念叨着说。
  这围墙上没有电网一类的东,为园身也没什可偷的,况且大门也可以随时进出,周军爬上围墙,顺着一个方边低头着边小心翼翼往走着。
  围墙紧挨着围墙是一条水泥小,再往是一片野地,杂草丛生,远处能见几处房,上连灯没有。
  小上干净,凌晨的一场雨,冲刷的面上什没留下,他往走了几米的距离,就在墙沿上到一处细小的摩痕,像是绳子磨出来的。
  “有发现?”刘杰着周军蹲了下来,走过来问。
  周军点了点头:“我下墙,尸应该是从墙吊进来的。”
  他说完没等刘杰答,一跃就跳了下。刘杰一愣,心里刚念叨一句愣头青,紧着就一个速跑攀上了墙,低头了眼周军刚刚发现的磨痕,着也跳下了墙。
  “这里应该停过车。”刘杰着小上一处显干燥一的地面说。
  周军点头:“轮胎径至少超过了20英寸,应该是辆SUV。”
  刘杰一阵无奈,这能得出来,这在警察学校也没教过。
  周军继续分析:“尸应该是从围墙上用绳子吊过的,至少两人以上,面的停车痕迹,抛尸的时间应该是在暴雨开始下来不久,这从死衣的潮湿度也能得出来,我现在还没白的是,为什从围墙到抛尸的棵树下没有脚印,是从园内甬到里却有脚印,而且脚印深。”
  “对啊,从脚印痕迹来,抛尸的过应该是从甬到树下,这里又显有停车的痕迹,而且墙上又有绳子磨出来的痕迹,这两之间可是有冲突。”刘杰也是的脑袋疼,带的牙更疼:“莫非……”。
  “刘队的思是,人是在下雨运进园的,雨后抛尸在小树林的树下。”周军着话说。
  “目有这一种可能了。”刘杰捂着又疼来的腮帮子,点头说。
  周军有不:“这的目的是什呢?”
  “而且,抛尸之后人又是怎走的呢?个门没发现有人在凌晨出入过。”刘杰着说。
  “许……”周军再了脚下干燥的面:“人是咱们出的……”
  “啊??”
  “亮,死发现之后,咱们进了现场,再上清晨来锻炼的市民,这一段时间进进出出的没有上百也有几十人了,凶手不是凌晨抛尸之后马上就离开的,而是借着这段时间离开的。”
  “我让他们再查查监控。”刘杰转身就要跳墙里。
  “查园监控了,这条小两头肯定连着大,大上有监控,赶紧联交警查嫌疑车辆的监控吧。”
  周军总觉得还是有什地方没清楚,如抛尸凶手确实是在暴雨之从围墙上进的园,为什要在暴雨来了之后才开始抛尸,他在等什?说他要隐藏什?
  而关于死的身份他心里却已经有了大概的猜测,二十多岁的年纪,高、富、帅,上身上的香水,这一切太容易吸引女了。是骗财骗色的骗子,就是在某种交场所从某种交行业的人。难还真是富二不行?真的富二谁会穿成这样?
  周军跟着了队里,自觉的没有跟着进入支队会议室,而是随手拿一瓶矿泉水进了自己的“办室”。
  这间办室实就是几辅警的临时休息室,一人一张办桌,桌上却连台电脑没有。周军坐到自己的椅子上,拿出手就打开了地图。他在查郊野园周围的酒吧和KTV,每查到一,就大地图周围的环境,后摇摇头再找下一。
  “军哥,跟支队出勤了?”
  问话的是同为辅警的李凯,他是今年的应届毕业生,普大学毕业,没过务员考试,退而参了辅警考试,刚刚入职一个月。
  “嗯。”周军没抬头,眼睛还着手,嘴里轻轻应了一声。
  另一辅警郎,今年快十了,说是退伍的老兵,退伍转业之后就在分局里,之是有编的安,后来不是犯了什,从辅警改革开始,就调到了支队里,郎抬头也了一眼周军,下了手里的报纸,说:“小军,这中午了,吃饭了吗?”
  “哦,还没吃呢哥,没,我忙点。”周军终于头抬了来,了眼郎,微微一笑,着又低下了头。
  周军当辅警将近一年了,初在派出所,后来不怎认识了郎,赶上支队缺人,郎就议队里周调了过来,说这小子学历高,脑子,比有初出茅庐的刑警。实证也确实如,周军到了支队半年不到,有无的确实帮着支队破了两案子。这也让支队长刘杰开始对他有怀疑了,总觉得周军进入支队,目的有不纯。
  而周军也,真让刘杰开始对他疑的,是刘杰让他到档案室调案卷宗,他了一年未结的悬案的卷宗。
  后来刘杰找了周军,开门见山的问了周军,为什要动不该动的卷宗,了不该的内容。周军的答也简单,奇。
  是不是奇没人,后来刘杰也查了周军的身份,也没查到他与年的案子有什关,刘杰也不怕他图谋不轨,而觉得他在支队里,自己着更安全。
  周军一连了十几酒吧和KTV,终于快速滑动的手在手上停了下来,手地图的中间赫写着个小字:深蓝酒吧。
  着,他又手切到了百度,在搜索栏里输入了深蓝酒吧。载之后,手显示了几张装潢高大上的酒吧内饰的图片。周军嘴角一扬,心里默默说:找到了。
  无论从距离,周边环境,还是酒吧的味装潢,周军确信,这就是他要找的地方,死工作的地方。
  周军拿手,出了办室往会议室走,刚到会议室门口碰上刘杰走出来。
  “我要找呢。”刘杰着周军皱眉说:“嫌疑车辆在园后身小的尽头大上发现了。”
  “是车上没挂号牌。”周军口说。
  刘杰一愣,点了点头:“号牌到是有,不过遮挡住了,后在一片老旧房区消失了,我要让和老郎,小李跟着片房区排查排查。”
  “的。”周军点头:“不过我觉得会不大,嫌疑车辆有大时间跑掉,我觉得该这个。”
  刘杰顺着周军抬的手,到了手上显示的深蓝酒吧,他没白周军的思,手过来又了周军。
  “刘队,我们发现死尸的时候,尸还未出现尸僵,这说死的死亡时间还未超过六个小时,这从死尸上浅浅的尸斑也能推测出来。”周军释。
  “我,所以我刚才也了暴雨两小时的视频,没有找到嫌疑车辆。”刘杰点了点头说。
  周军又说:“嫌疑车辆作为突破口显已经没法再有所进了,所以我尝试着从死身份入手。刘队,,什人会在深夜十一点到日凌晨一两点的时候,打扮成死样?服革履,穿着得,还喷着雨水冲刷不掉的香水。”
  刘杰一愣:“啊??”他猛低头,了手中周军手上的照片,轻轻念叨着:“深蓝酒吧!”
  周军点头。
  “小汪!带上死的照片,马上跟我民族东的深蓝酒吧。”刘杰头冲着会议室还在焦头烂额的几个人喊,手递给了周军:“也跟着吧。”
  大中午的,没有酒吧会在这个点营业的,小汪足足敲了一刻钟的门,才听到紧闭的门里有人懒洋洋的说话,“谁啊,这他妈刚几点啊,要疯啊。”
  “艹,开门,警察。”小汪这骂挨的,心里有点憋屈。
  “啊?警察?”门里的声音瞬间高了八度,仿佛一下清醒了。
  周军就听门里链锁哗啦啦的打开,门快打开了一个缝,一个安打扮的人伸出人来。
  “赶紧开门,警察!”小汪自己的证往一伸,着就门推开了。
  “这个人认识吗?”
  几个人进了开着一盏大灯的酒吧,里面安安静静,除了开门的安,再没出来他人。
  安几乎了照片一眼,睡眼朦胧的眼睛一下就睁开了:“这……这人怎了?”
  小汪拿出来的是从凶案现场拍的照片,虽死的样子没什恐怖,人一眼也能得出来,照片里的人已经死了。
  “是我问,还是问我?就问这人认不认识?”
  “啊……认……认识,认识。”安脑袋点的如同小鸡啄米似的,额头上显的出了汗来。
  刘杰和周军互对望了一眼,心里不约而同的舒了一口气:总算是找对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