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追凶记录 > 第三章 案谜

第三章 案谜


  邹帅的手机没在身上,这无外乎两种情况,他害时没带着手机,或者手机人拿走了。而邹帅住处没有发现手机,那么手机肯定是凶手拿走了,因为按照酒吧经理的供述,邹帅给他电话请假时好像是在自己的住处,当时的时间应该是晚上9点,而按照柳珺所说他们约好见面的时间是晚上10点,从酒店监控显示柳珺是在差一刻钟10点到的酒店。
  军坐在会议室里陷入了沉,心里一直推演着当晚发生的事,如果当夜9点邹帅还在自己的住处,那么他离开的时间应该就是晚上9点以后。军掏出手机,开了地图,看着从邹帅住处到酒店的路,然后又看了看柳珺的住处,以及蓝酒吧的位置。
  这一距离并不,如果不堵车的话,一个小时的时间,也就刚刚能到,而不管是距离柳珺的住处,还是蓝酒吧都不,军有点不明白邹帅为把柳珺约在这里。
  “汪哥,你之前查的,邹帅和柳珺三开房的记录是在哪个酒店还记的吗?”
  军突然间无来由的一问,让小汪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足足愣了天,把上次查到的记录找了出来。
  “鹏程捷酒店,就在蓝酒吧附。”
  “还有他们其他的开房记录吗?”
  “有,我都给调出来了,从他们认识之后的所有记录,我这都有。”
  “给我看看!”
  军拿过记录,一条条的看了起来。
  “果然没有…”军念叨着。
  “没有么?”刘杰问道。
  “柳珺所说的那家酒店,为么邹帅要约在那里见面,他们之前并没有去过那家酒店。”
  “鑫泉酒店?”刘杰也接过了记录单。
  军猛然间似乎想起了么,重新看向了自己手机上开的地图,几乎只看了一眼,就把手机啪的一声在了桌子上。
  “找一趟柳珺吧,看来还有些东要问问。”
  两个小时以后的刑侦支队里,这一次柳珺所进入的房间成了谈话室。
  “刘警官我实在不明白,你们把我找来到底是为了么?”柳珺俏脸紧绷着:“如果我与邹帅的偷盗有关,我还会待在家里等你们找我吗?你们有这时间,为么不把心用在找邹帅身上。”
  “实在不好意柳小姐,我们只是希望你能配合我们把事情查楚,如果件事的与柳小姐无关,我们自然不会扰柳小姐了。”
  “你们有么事情就赶紧问吧。”
  刘杰点了点头,问道:“请问柳小姐,邹帅为么约你在鑫泉酒店见面,以我们的调查,那个酒店的位置,似乎离两位的住所都不吧。”
  “这个我怎么会道。”柳珺脸上挂着无奈:“这你们得去问邹帅啊,或许他原本就没想跟我见面,随挑的一个地方,他不是当天夜里就跑了吗。”
  刘杰点了点头:“柳小姐工作的投资公司是在左道街上吧?”
  “对,你们不是去过吗?”
  刘杰不以为然:“而鑫泉酒店在后道街上,两条街一一,离你的公司到是很。”
  “是,你……这么说么意?”柳珺眉头皱了起来。
  “柳小姐。”军接过了话:“我想请问你,邹帅当时是以么方式约的你?”
  “啊?”柳珺一愣。
  “我的意是,他是亲自给你的电话,亲口跟你说的吗?”
  军的这个问题刘杰也没想到。当他们一开始发现邹帅约柳珺的见面的酒店,就与柳珺工作的金融公司仅隔一条街的时,他们重新对柳珺有了怀疑,因为从始至终,相约见面的事就是柳珺一个人所说,而这家酒店所在的位置又有些不寻常。
  “不是。”柳珺不假索的摇了摇头:“给我发的微。”
  说着,柳珺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把微开,前翻着。军看着柳珺的手机,上面有无数条发给邹帅的息,但都没有,还有未接通的语音通话记录。
  柳珺的手停了下来,手机转过来递到了坐在对面的刘杰和军面前。那上面是最后一条邹帅发过来的息,内很简短“10点在鑫泉酒店,我们见个面吧。”。发送时间是晚上的9点10分,差不多是邹帅刚刚给酒吧王经理电话之后。
  军只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就把手机拿了起来,他注意到,上面内是邹帅早上发过来的,一条简单的嘘寒问暖的息,这中间隔了十几个小时。
  “你们很少用微沟通吗?”军似乎是不经意间的一问,把手机递给了柳珺。
  柳珺接过手机的手微微一顿,赶紧把手机了包里。“他一不在白天给我发息,我有时会在陈总那里。”
  “哦。”军点点头:“这一次是麻烦柳小姐了,我们要了解的东也差不多了。”
  军站起了身,刘杰和柳珺也跟着站了起来,刘杰本还想跟柳珺握握手,可没想到柳珺拿起包转头就走。
  “希望没么事不要找我了。”
  刘杰看着出了分局大门的柳珺,转头看向军:“你把人家过来,就问了那么两句,要是我早开骂了,你到底看出来么没有?”
  军点头,嘴角却是一笑:“你不觉得这位柳小姐,反应不对吗?”
  “怎么不对?”
  “自己爱的人失踪这么长时间了,你看主动问过咱们一句进展吗?”军又看向了分局门口:“我觉得他或许已经道邹帅死了,而可能还道是怎么死的。”
  刘杰眉头一挑,似乎觉得军说的很对,头也前看去,嘴里轻轻一扬:“看来得盯着这位柳小姐了。”
  “我去吧,我上李凯和天哥,我们仨就够了。刘队,你试着让术队联系通运营那边,看看能不能查到,邹帅手机关机前是联网的哪个基站,位置在哪儿。”
  “嗯,好!”刘杰点头,看着军转身走了,嘴里轻轻嘀咕了一句:“到底谁是队长,这还给我派上活了。”
  军用了郎天的私家车,没敢动警队里的车,他一向小心,柳珺是他们手上唯一的线索,如果让对方警惕了,那可就不好查了。
  柳珺出了警局,掏出车钥匙,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红色奥迪车里,车开上路,警局大门口就开出一辆银色的大众轿车,缓缓跟了上去。
  军坐在大众车的副驾驶,开车的是李凯,郎天坐在后座上。自从上了车,军却并没管前面的红色奥迪,而是一直头看着手机上的地图,他渐渐发现柳珺开车的路线有些不对劲,既没有自己公司的方向来开,又走的不是家的路。
  柳珺这是要去哪儿?已经出了区,眼看着就要上了边的外环高。果然,很红色奥迪车就驶入了外环主路,一路开去。
  “它这是要去哪儿?”郎天看了看手表,已经过了下午三点,“难道是要去外地?”
  军没有答,而是迅的看着前面的地图,他的眼神在地图上愣住,有20分钟车程,前面就是郊野公园,邹帅尸体发现的地方。
  军心跳加,终于抬起了头,死死盯着眼前的红色奥迪车。突然,本来在最里侧车道行驶的奥迪车,以极的度向外侧车道并线,着右转向灯,眼瞅着要驶出主路。
  李凯情急之下赶紧减,也跟着向出口驶出。
  “嘭!”
  就在大众车已经压上出口车道的一刹那,车身右后侧突然狠狠撞了一下。幸亏是在出口处,车开的都不,撞的一瞬间,李凯就控制着车停了下来,后车也停住了。
  “你他妈怎么开的车!”车刚停稳,后车的司机就急冲冲的跑了下来。
  军赶紧下车,一头,却是一愣,他没想到撞他们车的人竟然是柳珺公司的老板陈总。
  李凯和郎天都跟着下了车,但了军见过陈总,他俩却都不认识陈总。
  “我着转向灯,车都并进来了,你还突然加,找茬是吧?”李凯也是一肚子气,这开车天哥的车,还让人给撞了,自己多少有些责。
  “我认识你。”陈总突然看向了没说话的天,“你是那个警察对吧,你之前来过我公司。怎么?警察开车就能从最里车道横着外并?你们警察都这么开车吗?”
  “你……”
  李凯还想说话,却军一把拽住了,“我们的全责,挪车吧,走险。”
  “走险就了?你耽误我多少事呢?”陈总显然没想息事宁人。
  “滴滴!!”
  出口处发生的事故,显然已经把路堵死了,后面的车辆已经开始有意见了。
  “我说你们有没了,这多明显的责,你们不管怎么着,把车挪开行不行,耽误大家的时间。”
  “就是的,赶紧把车挪开!”
  “滴滴滴!”
  一时间车鸣声四起,军看着身后堵成的长龙,重新看向了陈总。
  “你是故意的对吧。”军很平静的说道:“我们的车并道时我看了后视镜,你离我们还很远呢,你是突然加撞上来的。”
  “你是警察说话得讲。”陈总眉头不经意间一跳。
  “车道上没有你的车刹车的痕迹,而你的行车记录仪也还开着,这出口处也有监控,如果报警,责分还不好说,而如果监控拍下的视频与我所说一致,我想你所要承担的责,不单单是这起通事故那么简单。”
  军说话,位于陈总车辆的后车司机也接过了话茬。“是啊哥们,你是不是把门当刹车了,我这眼瞅着你突然就加撞了上去,按理说你一个开奔驰的也不至于碰瓷吧,我看你让人赔点钱了,这要警察,你也免不了挨顿数落,你这车开的不怎么样。”
  陈总听着话,眉头又是一跳,想了天说道:“我倒霉,你下开车慢点,跟吃错了药似的。”
  说他就上了车,一脚门开走了。
  军坐车里,迫不及待的让李凯赶紧开车下主路,四处寻找红色奥迪的身,但却么也没发现。
  “军哥,刚那人就是成心的!”李凯愤愤不平的说道。
  “我道。”军着话,却迅看着手里的手机地图。
  这是一片园区,围都是大大小小的办公楼,却没有住宅区,军在考,柳珺是的要来这里,还是发现自己跟踪提前出的主路?能发现吗?还是陈总发现以后告诉的呢?
  军在这一片兜了几圈,就让李凯开。
  “你怎么想的?”
  刘杰在了解了发生的事后也觉得这事不简单,但这恰恰明他们找对了方向。
  军想了想,答道:“我觉得陈总应该并没有提前发现我们跟踪柳珺的车,否则他大可以提醒柳珺之后让柳珺提前下主路,绕个圈子随带我们去个地方就行了,没必要撞我们的车。他这么正好明,我们继续跟下去,能发现些他不想让我们道的秘密,或许就是那片园里的某处地点,而这个地点还离郊野公园不远。”
  刘杰点头,觉得军说的似乎有些道理。
  “对了,运营那边有儿了吗?”军问道。
  刘杰砸吧着嘴道:“说来奇怪,但又么用没有。运营那边提供的息,邹帅的手机号最后联网的基站就在他家附,时间和他给酒吧经理电话的时间差不多,也就是说他的手机电话,给柳珺发微就关机了。”
  军不解的说道:“他为么要关机呢?按照酒吧王经理和柳珺提供的息,邹帅当天晚上实是要与柳珺见面的,但他既没有约在常去的酒店,也没有约在离他们都比较的地点,而是选择了一个八竿子不着的地方,而约就关了机,如果柳珺不去怎么办呢?他这是图么呢?关机又是为了么呢?”
  “你看有没有可能,他在当夜9点多电话,发微之后就出事了呢?手机不是他关的,而是凶手关的?”坐在旁边的小汪试着分析道。
  “那他的手机呢?凶手拿走手机的原因又是么呢?非他的手机里有对凶手不利的息,凶手来不及处理。”军说道。
  “从9点到凌晨两点左右的抛尸,将四五个小时的时间,手机里有么息还来不及处理?”刘杰不解的问道。
  军眼神猛的一亮:“因为手机有锁,凶手解不开,但手机里的东,对他们很不利。”
  “凶手是邹帅认识的人!”刘杰的眼里也跟着一亮。
  “有没有城区的地图?”军站了起来。
  会议桌上,一张短时间内可以找到的最为详细的城区地图,覆盖了张会议桌,地图上从城分局到外环路上画着一条非常醒目的红色线条,线条的尽头,正是柳珺的奥迪车失的环路出口,出口外一大片区域同样红色线条圈了出来。而在区域边,标记的是郊公园,而原本忽略的鑫泉酒店,竟然就在郊公园与那片区域的正中间,三点一线。
  军看着地图上自己标记的各处地点,手里的笔轻轻敲着桌子,会议桌围围满了刑侦队员,个人都似乎是同一张脸,紧锁眉头的脸。
  头脑风暴似乎并没有多用处,军此时的觉就似乎已经到了终点的城堡,但却无法找到进入的大门。
  “队长,这位陈争,陈总的金融公司是私募投资基金的。”一位术队的队员盯着陈总的资料,突然说道。
  说话的队员郑明,带着一副无框眼睛,平常话不多。
  “私募基金怎么了?”刘杰没明白。
  郑明说道:“这一年的时间股跌的挺狠的,基金都对赔,可你看陈争的公司运作的私募基金,只从他公司的资金转记录看,似乎都到兑付了,而还都有益。”
  军似乎听出了些奇怪的地方,把郑明手里的资料接了过来,看着其中并不详尽的息,试着分析道:“会不会是拆东墙补墙呢,看他公司账户的转账记录,天都有个人账户转入的记录。”
  郑明摇头:“小军你不关注投资产品可能不明白,敢把钱在这种小公司金融投资的,那都是经验非常丰富的投资者。这种私人金融公司之所以能吸引人,无外乎两点,一是投资经理个人经验丰富,有较为亮眼的投资战绩,二就是他们的管理费的少,但投资这东只要是投资报告披露出来,投资者通过报告稍微一计分析,就道他们的管理费高不高,不易作假,同时也能道产品的大概益情况,所以靠着拆东墙补墙,这种公司本活不了,早看穿了,不可能的。”。
  “刘队,能不能让陈争提供他公司的经营资料,或许能看出些线索。”军问道。
  “又没有明人家犯法,这种涉及业机密的东,怎么可能随拿出来给我们看?”刘杰想着也是眉头紧锁:“不过既然能看出些不对劲的地方,那明这个陈争多少有些问题,查他就绝对没有错。柳珺红色奥迪失的地方不是个学园区吗?给我查查那围的大小企业,有没有跟这两人有关系的。咱们一点一点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