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追凶记录 > 第六章 藏着够深

第六章 藏着够深


  这一点看明白,其实事情就简单些了,周军猛然有一种拨开云雾的感觉。看来是进一的时候了,该查查陈争的金融公司以峥嵘技银行账户的易记录了。这么一看,陈争或者是柳珺就有了杀人的动机,周军认为,邹帅一定是发现了些么秘密。
  “不用查了。”周军合上了手里的资料。
  “这就了?”汪宏飞吃惊的问道:“查到么了?”
  “还没有么直。”周军摇头说道:“但是把这五家公司看成一体的话,他们这五年里与峥嵘的业务几乎占了峥嵘所有业务的分之八、十,毫不夸张的说,峥嵘这家公司的创立就是为了这五家公司。”
  “那你下一要查的,是不是就是这五家企业与峥嵘的易水?”汪宏飞问道。
  “对!”
  “这可就难了,你现在掌握的所有线索几乎都是猜测,和一些有限的推理。就凭这些就直去查几家公司的账务,我估计局长很难签字。”
  周军也点头,他也明白,他们这两天查的东其实有些走偏了,这起案说白了还是一起杀人案,他们要找的是凶手,而不是为他们怀疑的对象找到杀人动机,使陈争和柳珺的公司经营的可疑,但这也不能明他们杀了人。但周军就是要一查到底,因为刘杰说的对一起杀人案就他起到了破案的关键作用,那也不上是立功,成不了他转正入职的筹码,除非这起案的体量够大。
  想查银行水,他就得明邹帅道了些足够让陈争和柳珺杀人的东,还得到案本身上来,周军又想起了停在郊野公园外墙小上的那台SUV,就是运送邹帅尸体的那台车。
  周军脑里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他们一开始没能找到这台车的来处和去处,是因为车牌遮住了,而也不道这台车的其他线索,但现在他已经开始怀疑凶手是陈争和柳珺,或者与他们二人有关,那这台车就应该也和他们有关,那么这台车就很有可能是从他们的公司或者住处驶出来的。
  周军想到这里,又让汪宏飞开车去了趟警支队,查查监控录像。
  这一查果然有了线索,同样的一台SUV,邹帅杀的当天夜里从峥嵘技的小院里开了出去,虽然之后这车的去向依然消失在了监控里,但有这些就足够了,至少峥嵘技已经上线了,可以实实在在的去查了。
  周军和汪宏飞带来的这个消息,让两三天毫无进展的支队一阵兴奋,刘杰当拍板,让汪宏飞带队和周军奔峥嵘技公司,而刘杰去找局长签立案决定书,好好查查这间神秘的公司。
  两辆警车响着警笛次开进了峥嵘技的小院,当总看到包扎着伤口周军时,脑袋一阵懵,瞬间愣住了,虽然已经明白了怎么事,还是故作镇定的说道:“周老弟咋的又来请问题了?这你可难不住我了,这手机上的程序啊几乎都是java语言的,你这是成心笑老哥是不。”
  总的镇定让周军也是吃了一惊,汪宏飞开口道:“总,我们是城分局刑侦支队的。这一次来可是有公务要办的,你看是跟我们队里说,还是在这就配合一下呢。”
  “哈哈。”总一笑:“几位里边请吧。”
  周军跟着重新进了三层小楼,不过眼皮却是一跳,他发现昨天来的时候还是多数上着锁的屋,现在却都敞开着门。
  汪宏飞把从警队调出来的监控像给总看了,一两,一是那辆SUV从峥嵘小院里开出来的,另外一是在雨夜里这辆车从郊公园后边的小走上大的监控。
  “我们公司实有这么一辆SUV,车没在公司,司机开出去办事了,我们这车怎么了?涉案了?”
  周军从总的表情上看不出来假,但他也道,只凭着两录像么也明不了,对方也不可能看过这两录像就把么都代了,不过只要对方承认车是他们的,那扣下这车,线索就好找了。
  “车是谁开走的?”汪宏飞问道:“把车和司机都来吧。”
  “汪警官,么事啊?”总笑着问道:“这么急?”
  “命案,拖着了。”
  “么?”总一愣,这一次不像装的。
  汪宏飞在来的上跟周军过,邹帅的死,这案子能不能说,么时候说,他们心里有数了。周军想的是,邹帅的死肯定与陈争和柳珺有关系,所以这两个人里至少有一个人是道邹帅已经死了的,但是这位总不道,这不好说,所以他决定把案子的事情透露出来一些,看看总之后的反应,或许能有多线索。
  “这不可能……”总愣愣的说道,但还是拿出了手机,当着警察的面,了个电话,大概的内是把车了来。
  “汪警官。你说的命案到底是怎么一事啊?我们这辆车是临时有事开出去办事了,怎么会牵扯上命案呢?肇事逃逸吗?”总电话,就迫不待的问道。
  “体细节无可奉告。”汪宏飞量着总,以身后几个也刚刚道这事的几位峥嵘员工。
  周军问道:“总,你们这辆车是夜里将十点从公司里开出去的,么急事那么晚了开出去?而那时候就快下雨了,天气预报也报了当夜有大到暴雨,这事都等不到白天吗?”
  “这个……”总犹豫着还是说道:“是我们老板把车出去的,体是么事我不道,您看两位警官,要不给我们老板个电话。”
  “我看不的也不要紧了。”周军说道:“你这边联系了出车的司机,那边你们老板也就道了,总,这车怎么跑到郊野公园去了,这事你了解吗?”
  总想了想说道:“从两监控上看,两辆车实很像,但你们那第二监控上的车挡着车牌,会不会那辆车跟我们的车没有关系呢?”
  周军点了点头:“所以我们要检查你们那辆车,如果没有关系,那最好不过了。”
  总也点头,随后配合着说了说当晚开出去的那辆车和司机的情况。这辆SUV是一辆丰田汉兰达,公司成立的时候买的,平常使用的机会并不多,因为峥嵘公司主要的代车是另外一辆帕斯。事发当晚,是公司的司机小刘到的老板的电话,说是有事让他办,让他公司开车出去的,当时总并没在公司,夜里都下班了,他是第二天听说的,但两三天了那辆车和司机并没有来,只说事情还没办。刚刚总了电话,对方说把车开来。
  “当时你没问司机开车出去是么事?”汪宏飞拿着笔边记录边问总。
  总摇头:“一般老板直代的事我们都不问。”
  “你们老板么?”周军好似随意的问道。
  “……我们老板柳珺。”总眼神躲闪了一下。
  “哦?是位女老板?”周军假装不了解的说道:“这好像跟我们查到的工息不太一样吧?”
  “啊?”总的吃惊不像装的:“我们公司的老板一直是,至于你说的工息,我不楚。”
  周军和汪宏飞互相望了一眼。周军继续问道:“我上次来的时候记得你们一二层的房间都上着锁,怎么这一次都开了?”
  “这个……”总一阵犹豫:“原本一二层都是仓库,我们刚刚拾了拾,把没用的一些东都走了。”
  “你们一家技公司,怎么还有仓库,里边的么?”
  “都是一些旧的办公桌椅,警官这跟你们要查的案子没有么关系吧。”总瞬间警惕了起来。
  “给你们老板个电话吧,看来我们有必要和见个面了。”周军说道,这将是他跟柳珺的第三次见面了,他来觉得这个女人有些不可测了。
  周军看着总了电话,突然想起来一事来,开口问道:“你们这位柳老板,把那辆汉兰达出去的第二天早上有来过这里吗?”
  “这个……”
  “来过。”看门的王大爷突然插嘴说道:“那天大概早上点左右吧,来过这里,当时我还纳闷的,怎么大早的就过来了,而还没开车,是走进来的,我还问怎么大早上起来的就过来了,说拿点东,在这间办公室里待了有十来分钟就又走了。”
  “拿了么东走?”周军凌厉的眼看着总,厉声问道。
  “没……没发现拿走么东。”总看了一眼王大爷,继续说道:“王大爷跟我说柳总来过,我后来还给了个电话,但没,我们来上班的时候,只是发现这台电脑开着。”
  周军也不道总说的话,多少是的多少是假的,但他所的那台电脑,正是他们之前发现开着风狗论坛聊天工的那台电脑。
  “电脑当时开着么程序?”周军问。
  “么都没开,只是电脑开着,但没发现有开的文或者程序,但我想也就是查查一些我们公司的资料么的。”
  周军点了点头,想邹帅杀的当天,他们是大概早上5点到报案到的郊公园,他当时判断抛尸的凶手应该是趁着他们进入公园,人来人往的混乱从公园里走出去的,时间上与柳珺到峥嵘公司的时间吻合。
  但他也还有几事想不明白,一是凶手既然是从公园墙外把尸体运进来的,但为么直到下起雨之后从甬道上离开面的小树,凶手当时去了哪里?为么不从墙外翻出去逃离现场,二就是从监控也能看出来,运送尸体的那辆汉兰达SUV是在下雨前就到了墙外小,可等到下起雨离开,这之间足有一两个小时的时间,这辆车又在等么?
  他道运送尸体的那辆车肯定在案发之后,已经把能理的线索理的干干净净,他们能找到线索的机会太过渺茫。
  很快,楼外的院子里有车开进来的声音,是那辆SUV,留在楼下的警员已经把车扣下了,带着司机上了楼。
  这位小刘的司机个子不高,但身体却显得很壮,汪宏飞给他了笔录。
  司机小刘,全刘军,年28岁,少言寡语,问么就答么,不出周军意外,他只说周晚上十点是老板给他电话,让他开车去一趟外地,去一家公司一笔款。
  “款怎么还得去人?对方公司给你们付的现金?”汪宏飞问道。
  “是,对方这家公司拖着我们的款项有些日子了,就是以各种借口不付款,这次又说只能给现金。我们老板怕夜长梦多就我连夜开车去一趟,一来一第二天也就能来了。”刘军答道。
  “钱到了?”
  “嗯,开了一宿,第二天上午到了对方公司,对方估计也没想到,利索的把钱给了。”刘军电话里已经听总说了,道警察怀疑他开出去的车与一起命案有关,所以毫无隐瞒的把对方公司的称、地址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那怎么钱没来,这几天你把车开去了哪里?怎么你们总一电话你这么快就来了,你跟车都在本市呢?”
  “我第二天来之后,直把钱给老板送去了,是嘱咐的让我把款项的事跟公司里的人说,让我也公司,如果有人问起就说事情没办。我就开着车了自己家,就当了个假?”
  “为么款项的事不能说?你们老板没说原因吗?”
  刘军摇头:“没说,但我估计可能是资金周转有些问题,怕有人催我们公司还钱,公司里的人都道,老板之前不道为么大批量购了一批办公用品,但是钱没给人家结。”
  周军插嘴问道:“你那天去款,走的哪条?去没去过郊公园附?”
  “郊公园?”刘军眉头突然一皱:“去过。”
  “去过?!”汪宏飞嘭的一声站了起来:“去那里干嘛了?”
  刘军一阵紧张:“是……是陈总,就是我们老板柳总的朋友,我都开上高了,他给我电话,问我是不是柳总让我去外地一笔款,我说是,他就说让我来把他上,他要跟我一起去外地那笔账,陈总跟我们柳总关系不一般,我就下了高掉头去他了。”
  “你说的陈总么?”周军问道。
  “陈争。”
  “他怎么让你在郊公园他,他去那里干么?”
  “我本就没着他。”刘军继续说道:“他是说让我在郊公园墙外的小上等他,可我本没等到他,我足足等了快两个小时了,直到下起雨来了他还没来,我给他电话手机也关机了,于是我就没等他直走了。”
  周军和汪宏飞互相看了一眼,汪宏飞拿起自己的手机,把第二视频给了刘军看,“这辆车是不是你开的那辆?”
  “对,是我那辆。”刘军点头。
  “你车牌子为么遮挡着?”周军着视频问道。
  “哎,提了。”刘军一拍大腿,“我都不道我车牌子么时候挡上的,我第二天白天下了高,就让警给拦了,我这时候道车牌子遮着,跟着警了警队,幸亏查了查我的车辆没有涉案,扣了我分,育了半天让我走。”
  “车牌子挡着你都不道?”汪宏飞问道。
  “我从公司出来的时候因为道要跑高,地检查了检查车辆,那时候车牌子肯定不是挡着的。后来在公园小上等陈总的时候睡着了,不道怎么等着等着就犯起困来了,本来就得开一夜车,我想着就倒了驾驶座,小睡了一会儿,我估计是那时候人挡上的,可谁那么手欠,折腾我干嘛。”
  “后来你醒了就开车走了?”
  “对,我把车停在公园边小上的时候差不多得有夜里十一点了。等了有半个小时吧我就睡着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下起来了雨,雨还不小,我给陈总了个电话,可是关机了没人,我看了眼表当时已经一点多了,我就没等开车走了。”
  周军脑袋里有点乱,他也一时想不出来陈争弄出这么一出是么意,但如果如刘军所说,出遮挡号牌事的人,应该就是陈争或者是他使的。他们只能让把人和车带队里,。。
  这样一来,刘杰也没有赶过来的必要了,他们代了总几句,想起么跟他们说,就带着刘军和汉兰达车去支队。
  上周军跟汪宏飞分析,两人都不觉得刘军像是在撒谎,主要是撒谎全没必要,他所提供的线索,只要稍微费点劲,监控视频都能查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