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都市之太一天尊 > 给我废了他

给我废了他


  感受着少女的唇香,郭凡内有一股从来没有,有过的悸动在荡漾。
  当郭凡欲进行一步动作的时候,房门再响了来。
  杜玲雅吓了跳,害羞的推开郭凡,一副闭月羞花的脸上红的滴血来。
  郭凡摸了摸鼻子打开房门,这时候阿海现在他的眼“扑”一声,双膝跪地连磕个响头,说:“谢郭先生,帮杜报仇雪恨,我阿海从小是个孤儿,老收养了我,视我如己。
  摸了一眼泪鼻涕又:“今我这条是郭先生您的,要郭先生一句话我当万死不辞。”
  郭凡用手一托,一股劲气柔和的托阿海说:“小姐对我有恩,更何况沈曾买杀手刺杀于我,帮们报仇随手为而以,如今沈以灭希望帮助小姐,振杜,我会让王老虎扶持于。”
  杜玲雅时已经泣不声,郭凡的话让她感到了一股未有的温暖,一双盈盈秋水的眼珠子,温柔的着眼这个男子。
  阿海鞠了一个躬告辞退。
  这个时候郭凡的手铃声响了来,郭凡拿手一,是自己母亲电话摁接听键。
  电话头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凡儿不了,爸在司被人打伤了,现在已经送到市一人民医院,赶紧过,我在赶的路上。”
  郭母焦急的说。
  郭凡说:“什?妈先别着急,我马上到。”
  郭凡挂了电话,急急忙忙的门打了个车,杜玲雅则是跟着郭凡一,半个小时,郭凡到达了市一人民医院。
  这时候郭母匆匆赶来,郭凡喊:“妈,到底怎回?爸怎会被打伤了?”
  一番询问,郭凡终于了了经过,这时候母子俩人,还有杜玲雅,一群人来到手术室候。
  没时从手术室里面推来一个人,手脚全打着绷带,脸上青一块肿一块,许是为麻醉的,刻还没醒过来。
  这时医生走了来喊“谁是病人属?”
  郭母急匆匆的跑上说:“我是~我是患属”
  “要做心准备,病人腿骨粉碎骨折,而且还伴有严的脑震荡,许可会为植人。”医生揺了揺头。
  “轰的一声,一个晴霹雳”,打在郭母的脑袋里面,两眼一翻昏了过。
  郭凡急忙过扶住一股淡淡的灵力,输入进过母的背,不一会郭母转转醒来,双眼红。
  郭凡扶着母亲走到旁边的凳子上坐,跟杜玲雅说:“麻烦帮我照顾一我母亲,我一。”
  杜玲雅乖巧的点了点头,这时候郭母拉着郭凡的手问:“小凡,要干嘛?不要做傻。”郭凡拍了拍过母的背说:“放心吧妈,我是了一况,不会惹的。”
  郭凡一个转身往医院面走,到了门口打了一辆租车。
  郭凡的父亲是一流司的普业务的管人员,为近接了一单大生,却被业务的经给抢了,郭父上门论却被业务经给打了。
  没过久郭凡来到了这流司门口,一块巨石上面写着几个烫金大字:’信义国际’,这是李旗的产业。
  这是一国内比较名的流司,专走口线路,包括欧美,非洲,大洋洲。
  郭凡走到门口欲进,却被门口的保安拦了来,“请问这先生找谁可有预约?”
  说话的是一个50岁左右的中男子,一套笔挺的保安服手里配着警棍,咋一还以为是特-警。
  郭凡说:“我没有预约,是我非要进呢?”
  保安一听怒了说:“以为是谁啊?”
  准备用手郭凡往推的时候,郭凡懒跟他废话接一个巴掌甩,保安被拍飞了米远,要不是郭凡手留,刻保安应该已经被拍了一片血雾了。
  郭凡冷哼一声,瞪了一眼保安往司楼上走,了一指标上到楼来到了业务,推开玻璃门喊:“谁是业务经给我滚过来跪。”
  一群在电脑面忙着业务的人,回头不可思议的了一眼郭凡。
  中有一个纪不大20岁左右染着黄毛的轻人站了来,走到郭凡跟说:“小子是谁啊,是不是找死?”
  郭凡眯着眼睛问:“是业务经?”
  小黄毛撇着脑袋挖了挖耳朵心高气傲的说:“业务经是我哥,小子竟敢让我哥过来跪,是活的不耐烦了吗,是傻的吗?
  郭凡笑了笑,接是一个巴掌“啪”一声,这黄毛顿时飞撞坏一排电脑,嘴里喷的牙齿,钢玻璃门给爆开了。
  郭凡缓缓走过,一小黄毛说:“既业务经是哥,我先收点息。”
  对着黄毛的脸又是“啪啪啪啪啪”的一阵耳光这小黄毛打了猪头。
  这时听到面的动静,里面的玻璃门被推开来一个大约30岁左右青,人长的一副猥琐,穿着一套高档西服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上倒是人模狗样。
  “住手,赶紧放开我兄弟,否则我让今不了这个大门。”
  郭凡转过头了一眼金丝眼镜男说:“是业务经?”
  郭凡摸了摸鼻子又说:“我要是不放呢?”
  又是“啪”的一个巴掌拍在了小黄毛的脸颊上面。
  “噗”小黄毛又是吐一口牙齿。
  金丝眼镜男摘眼镜,从怀里掏一块手帕擦了擦镜片说:“我是业务经,小子赶紧我兄弟放开跪磕头,要不今别走这个大门。”
  金丝眼镜男装X的说。。
  这时候门口一群保安拿着警棍冲了进来。
  金丝眼镜男对着一群保安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