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都市之太一天尊 > 我跟你姓

  邪修老深吸了一口气冷哼一声“让你嘴硬”。
  突然狂风肆虐邪气翻滚,如时有人在这里定当感觉像是末日一般。
  “黑炎煞拳第三重”邪修老老一声。
  伴随着体内经脉逆动,顿时黑气大盛,体内气息随之继续攀升。
  随邪修老一拳轰出,拳头上带着滚滚黑气,闪电一般的轰向郭凡。
  顺时郭凡双臂叉护住胸前,以一个前仰的姿势右脚猛地往地上一踏体内灵力爆开,撑开了护体罡气,一双坚定的眼神半睁着看向前方。
  “轰”一声滔天巨响传遍座东麓山。
  刻的郭凡双脚在地上犁出了两深深的鸿沟,脚底与地面的摩擦时正冒出几缕淡淡的烟气。“哈哈哈”邪修老又是一阵狂笑,“小子你继续狂妄啊!老夫出了三成力而已,下来的这一招就送你上。”
  没等郭凡说话,邪修老又是一股黑气从体内溢出气息继续攀升,双手连连出几个印记,然后对着郭凡猛的一按。
  “兹……”这时一黑气所凝聚的虚影大手瞬间出现在了郭凡的头顶。
  郭凡冷哼一声“死到临头还在那里不恬耻,右手一握灵力喷出。
  “咣…”一把灵力凝聚而成的长剑,握在郭凡的手中,然后双脚往地上一沓碎石炸开,个人猛的冲向那黑色的虚影大手一剑劈出,伴随着金色剑气“嘶啦”大手撕裂剑气余威不减劈向邪修老。
  “啊……不好”邪修老惨一声,一条手臂冲天而起,黑色的血液不要的狂喷“啊啊啊啊!!!”杀猪般的惨响彻个东麓山。
  “小子我要你死,要你死啊!”然后连忙在胸口点了几下,止住了鲜血的狂涌。
  然后从怀里又摸出了一颗丹药丢进了嘴里,“轰”又是一股烈的黑色气息喷涌而出。
  “小杂种,我跟你拼了,”说一拳轰出,疯狂的气劲夹杂着一些碎石。
  “聒噪!”郭凡冷哼一声说“螳臂挡车。”
  郭凡散去灵力宝剑单手背负在身后,顿时体内<无极仙皇经>疯狂运转一掌拍出。
  一拳一掌瞬间撞击在一起烟尘滚滚碎石纷飞,又是一声惨声响彻天宇。
  邪修老拳头炸开,一条手臂以不规则的方向扭曲然后倒飞了出去,在地上犁出了一条长长的鸿沟。
  “噗”一口黑血吐出,刻老已经气息奄奄已无力战。
  刻郭凡缓缓的走到老跟前说“你这邪修功法是哪里所得,你跟沈家又是么关。”
  邪修老死死的盯着郭凡说:“小子,我乃阴尸宗长老敢动我阴尸宗不会过你,识相的把纳戒出来我离去,否则我阴尸宗定会灭你全家。”
  郭凡微怒,“既然你不说,那你就不必要存在。”
  郭凡一爪探出,抓住邪修老的天灵盖一股神魂之力涌入邪修的脑之中破坏着他的灵魂。邪修老发出阵阵惨,“啊啊啊,杀了我吧,快杀了我吧!!!”
  没错,郭凡刻正是在搜魂,这是一种在修仙见的秘术,不过能用在修为或神魂力比自己低的人身上。
  但郭凡他是谁,开玩笑,天尊重身,那还不够牛X吗?
  他拥有的乃是天尊的神魂力,刻邪修老已经口吐白沫。
  郭凡一掌震碎了他的天灵盖,一尸体轰然倒地,已经死的不能在死了。
  郭凡眯着眼睛说:“好一个阴尸宗。”
  没人他刻正在考着么,郭凡拍了拍胸前的灰尘然后朝着前方的一个山洞走去。
  王老虎跟王天霸父子两人刻正关在这个山洞之内,这也是他刚魂所得到的息。
  找到这两人后,又喂了王老虎跟王天霸一人一颗气血丹,两人瞬间脸色红润盘膝坐复气息。
  一个时辰后过凡就带着两人离开了东麓山,到了王家,因为服用丹药的缘故,刻王老虎跟王天霸两人在山洞均以突破。
  在王家稍微呆了一会郭凡准备离去,因为王家出了那么大的变故,刻正人手坐镇排一些事,所以王老虎没有多留郭凡,,在王老虎跟王天霸一番承诺跟感谢之后,郭凡带着杜玲雅驱车前往市第一人民医院。
  郭凡推门进入护病房,刻郭母一脸憔悴,鬓角的白发和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又多出了几条皱纹,让郭凡感到无限的心痛。
  “妈”郭凡喊了一声。
  郭母微微抬起头,看到站在门口的郭凡。
  “嗯,小凡,你来了。”
  然后又看了一眼站在郭凡边上的杜玲雅满的点了点头,不过却还是遮掩不了,他脸上的那一份憔悴和沧桑。
  “妈,我这里有一枚丹药,一会爸就能醒过来。”
  郭母惊讶的说:“小凡你这是哪里来的丹药?”
  郭凡神秘的笑说:“妈,如说是我自己练的你相吗?”
  毕竟自己是曾经的天尊,如天尊归来重一有些秘密他也不算对他的父母隐藏,毕竟还要他们修炼。
  郭母一阵愕然,这时候站在一旁的杜玲雅着郭母的手说:“阿姨,你就心吧您的儿子可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噢。”
  郭凡笑了笑没说话,一颗丹药拿在手中准备捏开郭啸天的嘴准备让他服食,这时候房门推开,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领头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老头,几头发横跨在那一副秃秃的头顶上,咋一看也算是病房内的一靓丽风景。
  “住手,你是谁,怎么可以胡乱的喂病人吃东?出了事,你负得了责吗。”
  一洪亮的响声传遍个护病房,开口的正是那一秃头医生。
  郭凡转过头看着那秃头医生,问你是谁啊?
  “哼,这是我们医院的贾主,是我们医院著的脑部专家,在全国脑部神经究论文大赛上得过二等奖,东省医协有的存在。”
  旁边一个戴着黑框眼镜,梳着一个中分头的实习医生跳了出来说。
  这时候贾主抬起手示后面的中分头不要说话。
  然后开口说:“现在请你们出去,我要替病人全面检查。”
  贾主一副气高趾昂的样子。。
  郭凡笑了笑没跟他计较,捏开了郭啸天的嘴,“咕噜”就把丹药喂了进去,然后对郭母说:“妈准备去办理出院手续吧,爸他一会就能醒过来。”
  这时候旁边的中分头又跳了出来“哼,你懂么是医术吗?病人要是能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