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章 我是童生宋穆

第一章 我是童生宋穆


  “天杀的啊,我家穆哥儿可是大文朝的童生啊!”
  “是哪个破家的眼红我宋家,这是要断我宋家三百年文人香火啊!”
  ……
  宋穆在迷蒙之中醒来,远远听着几声妇人的痛苦哀嚎,神情还有些恍惚。
  只记得自己刚刚在古董市场与摊主口若悬河,刀刀入肉,最后终于以十块钱淘到一本《古今诗词通鉴》。
  自己正要带回去好好验验真假,却不料飞来横祸,天上竟不知何处落下一个啤酒瓶。
  呼啸而下的啤酒瓶擦着自己脑袋在身侧炸开,那溅碎一地的绿玻璃碴子吓得自己慌忙间退让,竟一脚踩进了旁边路上的下水道格栅中。
  可就在自己努力往外拔脚的时候,一辆粉红色跑车迎面急速而来……
  与下水道格栅一起上天的宋穆那时只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然后便见到已经开上马路牙子的跑车里正有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在捂着胸大声惨叫。
  而那车晴天还在不断甩动的雨刷,表明了那是对方在最后关头的试图补救……
  上天翻滚两周半的宋穆脑袋重重着地,宋穆只见到死之前那本刚刚淘来的《古今诗词大全》落在自己面前,然后自己身上淌出的血液染红了那枯黄的书页。
  所以自己这是死了?
  可这地府怎么还点油灯?
  宋穆这般腹诽着,目光之下一切才逐渐清晰起来,自己躺在一间古朴宽敞的房间中,房间内只有一盏油灯照亮,放在床头一侧的那纤细的火苗带来枯黄昏暗的光芒。
  而在自己身旁,一个干瘦的羊胡子老头端坐着,此刻正一只手搭在自己手腕处,另一只手捻着胡须思索着什么,刹那间和宋穆对上了眼睛。
  “咦,你竟然醒了?”
  山羊胡大夫注意到宋穆睁开的眼睛,当下也是一愣,冷不丁还揪下自己一根花白胡须,却是皱了皱眉头,连忙仔细探查起宋穆的脉象。
  “那城外的去阳岗可是大凶之地,宋公子这瘦弱身板在那待了半宿,便如鬼门关趟了一回,这么快就醒过来,可千万别是回光返照啊。”
  山羊胡大夫喃喃说道,心中暗暗祈祷宋穆可千万别是命不久矣,不然就要坏了自己这么多年妙手回春的美名。
  而听着屋内响动,门外这时候立刻进来一矮胖之人,见到床上的宋穆睁开了眼睛,当下慌忙扑来,朝着那大夫问道。
  “刘郎中,我这侄儿可还好?我宋家十七代到现在可就剩下了这么一根独苗,若是穆哥儿活不了,我宋良达愧对大哥,愧对祖宗啊!”
  男人是宋穆的二叔宋良达,此刻见到宋穆苏醒,又赶忙凑上前关心的问道。
  “穆哥儿你可还好,你和二叔好好说说,怎么会跑去那去阳岗,那地方可是吸人阳气的死地啊。”
  宋良达抹着眼泪说道,此刻满是惶恐,却忽然见到宋穆脸色痛苦,痛呼一声竟然昏了过去。
  宋穆刚刚本还算清醒,但睁眼后这一刻这具身体主人的意识开始侵入,海量的信息奔涌而来,让宋穆只觉得脑袋几欲撕裂,痛苦不堪。
  “刘郎中,我这侄儿这又是怎么了?您快想想办法啊?”
  宋良达见到宋穆又不省人事,连忙朝着旁边的刘郎中求助,刘郎中咬着牙摸着宋穆依然还在的脉象,片刻后才开口说道。
  “宋公子或许是阳气枯竭,又有阴气入体,宋二爷,你快去抓三副补气散来,现在下猛药灌下去,看看可否保下宋公子性命!”
  听的刘郎中这么说道,宋良达早已经是吓得肝胆欲裂,连忙点头冲了出去。
  刘郎中则是取出两根银针,在宋穆额头和脚掌快速地扎了两遍,然后轻叹一声。
  “这宋家文脉传承至今,如此看来却是要保不住了。”
  就在刘郎中慌忙施救的时候,宋穆此刻脑中却是意识清醒,正被那涌入进脑中的庞大信息震的瞠目结舌。
  这个世界已经不是宋穆认识的古代世界,这里有三皇五帝,有春秋战国,有秦汉三国,可在盛唐之后,一切都变了。
  天宝十年,天降流星,落入皇城长安,流星悬于大殿之中,流光溢彩,初时视为祥瑞,因天南文曲星不亮,世人皆言文曲星下凡,但人触之则暴死,宫内也多奴仆暴毙,皇城一时被封禁为死地,将其视为灾祸。
  流星落下三载后,长安异动,妖魔频频现世,大唐万里疆域皆有所异变,彼时安禄山领兵发难,大唐摇摇欲坠,后虽镇压安史之乱,但人祸暂歇,妖魔却起。
  人族兴兵竭力以抗,神州大地七年内妖魔遍地,生灵涂炭,史称七年妖魔之乱。
  恰逢彼时一位大儒首创‘文力’,以‘文力’御诗词歌赋为刀枪剑戟,可征伐斩杀妖魔,遂带领人族文人潜心修习古文今赋,皆成‘文力’以御敌,竟以此于三十年内斩尽天下大妖。
  而后唐帝李胧举天下文力镇魔,再成国祚,改国号为文,是为文朝,并集结天下大儒著天下宝典《四海全书》以控妖星,就此滋养文朝文脉,国祚延续今日两百年而不止。
  若按时间算计,现在应当是公元1000年左右,但文朝耸立,则历史上的五代十国不在,宋朝也未出,而元明清更无踪迹!
  没有柳永,没有李清照,没有欧阳修!
  没有苏轼,没有辛弃疾,没有陆游!
  没有关汉卿,没有马致远,没有白朴!
  文朝以玄妙的‘文力’掀开了人族崭新的一面!
  这是一个彻彻底底文人至上的朝代,习文可得文位,得文位则可聚‘文力’,御‘文力’则可斩妖除魔,安邦定国!
  聚‘文力’以壮己身,需博览古今群书,精通无数经典!经山书海倒背如流!
  御‘文力’以克强敌,需精通诗词歌赋,化满身‘文力’以诗词歌赋短句为战气锋芒,方可杀敌陷阵!
  若是只穿越到了古代,宋穆便也只能骂一声老天不公,然后坦然接受一切。
  可如今这世界既然以文人为重,更以诗词歌赋为武力,那汉语言文学研究生的宋穆几乎是要尖叫的跳起来。
  这世界没了宋元明清,但那无数后世诗词歌赋,却依旧存于宋穆的脑海之中。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这世界,就如同一副大量留白的泼墨山水画,此刻正装着满肚子墨水的宋穆,彷如天下画卷都等着宋穆去挥墨书写!
  宋穆心中正有些庆幸自己还算有些用武之地的时候,却也是知晓了自己这具身体的身世。
  此人也叫宋穆,乃是江南西道吉州石阳县宋家的第十七代长孙。
  宋家三百年前搬来此处,而后第二代便出了一位名叫宋行知的进士,之后宋家更是三代五进士,满门儒士,在那动荡妖魔年代,更是熠熠生辉。
  文朝建立之后,宋家自成江南西道一显赫文脉,宋家第四代老祖著书立身,与天下诗词歌赋传承之家一同成为显赫世家,甚至一度光耀盖过广平宋家!
  这世界诗词传世之家自成文脉,李杜等唐诗大家皆有立诗宗,收血脉后人精学先祖诗词,先天可御文力而制敌!
  后文朝太祖改科举制,广散文脉,庶人考取功名,或做传世篇章,亦可享天下文脉之利!
  如此宋家光耀数百年,直到宋穆的祖爷爷宋秉德一代,其一心修习文章五十年才终于得到举人文位,可之后却次次名落孙山,再不能延续祖上荣光,最后无奈补职做了一个县城典吏,却因为为人古板而被栽赃陷害,几欲枉死。宋家当时的老太太花了无数银两人脉才把人捞出,带着一大家子回到这石阳县做了个富家翁。
  可饶是如此,为了重振祖上荣光,宋穆的爷爷、父亲也一直秉承着书香门第的愿望,日日攻读书文,却文脉日渐式微,只有宋穆的父亲宋良通,在不惑之年才考取了一个秀才文位。
  两年前,宋良通赴府城考举人路途上遭遇妖魔,与宋穆母亲双双逝去,爱子离世,宋老爷子也一命呜呼,一夜之间一家竟只剩下长房的十七代孙宋穆和二叔宋良达一家三口。
  宋家几乎一夜落败,往昔风光再也不见,落入普通人家境地,只剩下老宅和几个铺子撑脸面。
  而一年前,十七岁的宋穆也终于考取了童生文位,宋家欢喜雀跃,二叔为了再振宋家荣光,和人合伙往东边做生意,海船却遇上海妖,最后赔了个底朝天,家中长物皆被债主上门夺走,如今宋家便只剩下了一座祖宅和城外的几亩薄田,艰难度日。
  而宋穆之所以遭此劫难,却也是为了筹措一笔赴府城考秀才的银子。
  那是宋穆在城南和几个公子哥打赌,若是去城外荒岭睡一夜,便给银十两。
  为了十两银子,瘦弱的宋穆差点彻底断了宋家三百年香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