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章 破败宋家

第二章 破败宋家


  宋穆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了。
  虽然脑袋还有些昏涨,身上也有些使不上力气,但是宋穆还是小心的坐起身来。
  看着身上盖着的薄被,宋穆借着屋外漏进来的月光朝着屋中打量。
  这房子造型古朴,却也雕梁画栋,有番古韵,但奇异的是四面白墙空无一物,连雕花窗户上的窗户纸也有些枯黄破烂。
  再看向房屋地面,竟然凭空露出一片土层,屋内地面比之屋角处竟然还矮了一大截,只有边角处还剩几块缺了角的残破青砖。
  想必是有人刨了这满屋铺就的青砖了。
  而宋穆身下的床,却也不过是两条长凳上架着一块床板,除了地上一角堆着的一堆书外,周边便再无任何长物,屋内家居桌椅这类的想必也早就没了。
  宋穆这时候才记起昨日那刘郎中给自己看病,难怪坐着的还是他自己的药箱。
  这雕梁画栋的人家之中,竟然这般落魄不堪。
  宋穆摇了摇头,微微叹了口气准备起身找水喝。
  事在人为,就算这个家如今破落不堪,宋穆相信只要人活着,一切都会改变的。
  “嗯,穆哥儿,你起来了?”
  就在宋穆动身下床的时候,墙角传来一个模糊的声音,然后便见到一粗矮的身影从地上爬起向着自己而来,宋穆心中听到是人声还算镇定,见到来人,这才有些愣神。
  “二叔,你怎么在这?”
  “我怕你半夜再发什么急症,睡在这好照顾着点你,穆哥儿,现在怎么样了,是要吃点东西吗?我去给你弄来。”
  宋良达很是关心的看了看宋穆,点着了油灯,宋穆这才看见不远处的房屋角落地面上放着一层铺盖,想必那就是宋良达今晚休息的地方。
  见到二叔如此体贴入微,宋穆心中也是十分感激,当下抿了抿嘴,却是微微摇头。
  “我就去喝口水,二叔,我已经没事了。”
  “啊,别乱走,我去给你弄来,正好昨天煎的药还剩下一些,我也给你端过来。”
  宋良达见着宋穆要独自出来,连忙搀扶着宋穆在床边坐下,然后连忙开门出去,不一会儿,院落里传来呼唤二婶的声音。
  宅院里热闹了几分,正是清晨天微微亮的时候,宋穆披着衣服靠在窗台边,烛灯外的院子里已经多了一分烟火气息。
  宋穆叹了口气,此刻也是彻底接受了这一切,只不过上辈子很多事情未能完成,这辈子也别再那么憋屈的死了就好。
  不一会儿,宋良达便端着一碗水和一碗药走了进来,在宋穆床头放好,宋良达身后蹦出个小丫头。
  这是二叔的独女宋明微,七八岁年纪,小名丫丫。
  小丫头长得不白皙,但是一双眼睛很大,烛灯照着闪亮,扎着两条有些枯黄细小的辫子,正从口袋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块手绢,然后打开从里面捻着一块棕黑色的东西放进了宋穆手中。
  “大哥,这个糖给你,吃完药吃。”
  小丫头很是懂事的说道,却是将手绢重新攥紧,然后逼迫着自己的目光从放入宋穆手掌中的那枚方糖上移开,那一刻宋穆见到她手绢中只剩下了一些小碎块。
  “好啦,丫丫,去叫你娘亲把饭菜端进来,咱们早饭都在穆哥儿屋里吃。”旁边的宋良达对着宋明微说道,小丫头快步跑了出去。
  “穆哥儿,先把药喝了吧,过会儿咱就吃早饭,你也好几天油米未进,身体会扛不住。”
  宋良达对着宋穆说道,宋穆接过药点了点头,看着那浑浊的药液也没皱眉,一咕噜都喝了下去。
  “慢点,慢点,别急。”宋良达又赶忙上来拍拍宋穆的背,对于自己这个侄儿,宋良达看的比自己亲闺女都重。
  宋良达年轻时药石过补,身体虚胖矮钝,大夫说其能有一女已经是天地降福,如今大哥宋良通已不在人世,就留下这根独苗,宋良达下定决心,决不能让宋穆再出什么问题,否则他日入地府再无颜见列祖列宗。
  还好自己这侄儿从小谦逊有礼,除了待人接物有几分木讷,却意外的读书聪慧,大哥走后的第二年,他竟然独自考上了童生,这让跌入谷底的宋家总算有了点盼头。
  只是宋良达想不通的是,自己这个侄儿平日里哪怕去县学也要和自己说一声,为何前日竟然会去做那等危险的事情。
  刚刚将喉头苦味压下去的宋穆哪会想到宋良达此刻所想,只是觉得这副身体实在是太过孱弱,自己以后恐怕也要多多锻炼,才能好好活下去。
  不一会儿,二婶朱氏已经端着饭菜而来,宋良达也帮着搬桌子凳子,宋穆本要上前帮忙,却是被拦着不让动手。
  二婶朱氏是个虎背熊腰的女人,看起来颇有几分彪悍,宋穆也是从记忆之中得知朱氏是农户出身,当初宋家给二叔娶亲的时候实在是拿不出太多银两,加上二叔身体又有几分抱恙,最后老爷子做主从过去的庄子里寻了个贫苦人家的强壮女娃。
  自从宋穆父母双双离去之后,这个破败之家便也多依靠二婶支持,虽然勤勤恳恳,但也只是勉强饱着四口人。
  “穆哥儿,你多吃点,这是给你炖着的鸡,昨日你只喝了一点汤,今日大口都吃了。”
  缺边缺角的桌子上,宋良达将桌上的鸡肉都挑入宋穆碗中,宋穆点头,让二叔几人都一起吃,却见到他们都不动筷。
  宋穆叹了一口气,当下夹着一块鸡肉放入嘴中,又把一个碗里一个鸡腿挑给宋青青。
  “丫丫帮大哥吃个鸡腿,大哥吃不完。”宋穆如此说着,却是挡住了宋良达,直直的把鸡腿按在了宋明微碗中。
  几人又是一番推脱,宋良达见着宋穆要急了,怕又害了病,才让宋明微谢过宋穆。
  宋明微坐在板凳上晃着两条细腿,满心欢喜的吃着鸡腿,旁边的朱氏却是泪眼婆娑。
  “哪个天杀的哦,我穆哥儿平日里活蹦乱跳,却是差点鬼门关走了一遭。”
  “穆哥儿以后可是要做进士的,以后还要再修进士牌坊的啊,作孽哦。”
  朱氏这时候就是抹眼泪,嘴里低低说着,想必那日的痛嚎也是朱氏。
  宋良达喝止朱氏别在餐桌上说这些晦气的东西,宋穆却是一笑了之,宋良达也是脸色变换了几分,还是开口问道。
  “穆哥儿,你老实和二叔说,前日怎么会出城去那去阳岗,那地方你不是知道不能去的吗?”
  宋穆愣了愣,却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对于宋穆为何自寻死路的缘由,宋穆也没有这段记忆,只记得出城之后,宋穆是气鼓鼓的朝着一处荒坟处而去,可那地方却并不是去阳岗。
  “二叔,我实在是不记得了。”宋穆只能这般和宋良达说道,宋良达见宋穆神情诚恳,又不想说其中缘由,宋良达没敢逼问,只能作罢。
  不过转而却也聊到了今年的府试,宋穆马上也要准备赴府城考试,可这一路花费,却还没有着落。
  “穆哥儿你尽管养好身子,二叔二婶都有一把子力气,几两银子还能凑得出的,再不济……石阳县这几日要修高城墙,我便也去做工去。”
  “对,这一次,咱们再也不被那奸人蛊惑,让他们搬尽我们的家财,连青砖都给刨了去……”朱氏在旁边也低泣着说道。
  宋穆却是知道,这修城乃是官府安排的徭役,沉重劳累。
  宋家承着宋家以及宋良通的秀才文位荫泽,又有宋穆如今的童生身份,才勉强免了劳役,不过若是去上工,一日也能得个几十文钱。
  宋良达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是咬着牙,为了自己的侄儿,自己这如今宋家本家嫡出的身份,这次也是彻底不管不顾了。
  宋穆也是放下碗,左手暗暗握紧了拳头。
  既然自己已经在这个世界活了下来了,就绝没有坐着吃干饭的说法。
  还有那去阳岗的事情,自己也要查个水落石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