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八章 传世诗篇!

第八章 传世诗篇!


  院中的一众书生正看着宋穆写在纸上的《苔》津津乐道,那随后围上来的潘文皓和齐大作等人则是有几分嫉妒。
  而刚刚汲取了庞大文气的宋穆则是心中一喜。
  因为那位于脑海之中的《古今诗词通鉴》竟然缓缓翻开一页,在宋氏古经注之后的书页上缓缓显露出的几行字迹。
  宋穆心中隐隐有种感觉,只要自己愿意,这首诗便能立刻为自己所用。
  那显露出来的几行字迹正是自己刚刚写出来的这首诗,而在这诗歌末尾,却是后缀了一行小字。
  辅战诗,才气四斗。
  辅战诗?才气四斗?
  宋穆愣了愣,这明明是一首咏物诗。怎么会是什么辅战诗?古代有这个类别的诗吗?
  才气四斗宋穆能够理解,那是衡量文章诗篇文采高低的方法,才气巅峰八斗,所出可为传世诗篇,更有极致者可到才气九斗,天下震动。
  宋穆感觉有些奇怪,不断地回忆过去原主所学到的东西,过去县学和宋家古籍都有介绍,文朝建立以来,使用文力进行战斗。
  文人要聚文力,则首先应充盈文气。
  文气来自诵读学习古今文章著作,也可来自文人所作文章诗篇,童生试考教的只是一个读书人读书资质,探明其是否可吸收天地人文之气。
  而只有文力充盈的童生,才能在科举之中落笔成文章,一举凝聚文力,踏入文人大道。
  而凝聚文力后,便是掌御文力,大儒开创诗词歌赋短句为兵刃。
  由此才出现了很多的诗派,诗宗,文人借此可出手御敌,也可借此统领的百军士兵战斗。
  而要真的做出这一切的前提,便是需要有秀才文位。
  秀才文位,才可登堂入室,聚文力,御诗词!
  可如今自己一个童生,隐隐也能用出这首诗来?
  宋穆心中觉得有些说不出的诡异,但是也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这样的诗词,对自己来说必定是有用处的。
  毕竟没有人会因为自身的底牌增加而烦恼的!
  宋穆只是片刻的震惊,便也回归平静,目光看向四周,荀夫子已经拿着自己的诗在欣赏着,见到自己看向他,便伸手将诗递了过来。
  “不错。”
  荀夫子开口称赞了一句,旁边的秀才童生一个个的都有些啧啧称奇,荀夫子是如何为人的,众人都明白,要想以学生身份从荀夫子口中得到一个不错,那几乎是代表着荀夫子完全认可了对方。
  这宋穆所做的一首咏物诗,竟然连荀夫子也认同不错了?
  潘文皓和齐大作都有些目瞪口呆,齐大作更是喃喃说了一句。
  “这独苗走了一趟去阳岗,难道真的开窍了?”
  潘文皓则是冷哼了一声,低声说道:“不过是运气好罢了,今日这番考教场面,他总得拿出一两首压箱底的诗来。”
  齐大作也深以为意的点头,潘文皓则是眯着眼看着宋穆。
  “做出一首四斗才气诗已经是童生的极限了,我就不相信他还能再来一首差不多的。”
  潘文皓正在心中盘算的时候,那边李墨儿已经再次毫不客气的站在宋穆面前,开口说道。
  “那就开始做第二首诗吧。”
  这般说着,李墨儿眼睛眯的更加厉害了,当下满是期待的看着宋穆,手中攥着那个小葫芦沉吟了片刻,开口说道。
  “咏他吧,嗯,具体的东西你自己想。”
  李墨儿突然伸手,指了指站在旁边的孔宗,孔宗也是吃惊的瞪大眼睛,瞅了一眼宋穆,然后苦笑着看着李墨。
  “墨儿小姐,这咏我算是啥啊。”
  李墨却是阴谋得逞一般说道:“宋公子可同意吗?”
  宋穆也是一脸诧然的看着李墨儿,目光再看向孔宗,一时间只觉得这是被戏耍了。
  咏物言景抒志,这些都还好说,让自己咏孔宗,还没有确切的题目,这下让宋穆也一时难以下手。
  就连旁边的荀夫子都皱了皱眉头,对此很是觉得有些困难,不过场上的其他人却是很是有兴致。
  尤其是几位秀才教习试着做了一两句诗,但总归觉得立意不佳,连连摇头。
  而转而,他们也将目光看向了宋穆。
  人就是如此,自己十分感兴趣的东西一旦很难做出来,就很喜欢看看别人是如何做的。
  无论对方是吃瘪还是成功,反正丢脸的又不是自己。
  “宋公子,你若是不行也就算了。”
  那李墨儿这时候言笑晏晏的说着,旁边的孔宗听得李墨这么说道,反倒是对着宋穆鼓励道。
  “宋兄,相信自己,你便放手写就是了,千万不要束手束脚。”
  “是啊,快写吧,宋公子,我们也想要看看。”
  其他人也跟着起哄道,一个个都兴致盎然。
  宋穆也是叹了口气,只能仰仗自己过去脑中记着的那些东西了。
  话毕,宋穆伸手研墨,心中思索,口中喃喃,眉头紧紧蹙起,一副没半点头绪的模样。
  孔宗也是有些紧张的看着宋穆,觉得李墨出这题目太难了,虽然听父亲所说其最喜欢考教别人诗词,但是今日这样的场面出这等题目,还是过分为难人了。
  孔宗暗暗叹了口气,准备帮宋穆一把,找个由头给个台阶下了。却没想到宋穆研墨的手突然一顿,然后目光一抬看了一眼李墨,当下竟然缓缓转身,恭恭敬敬的朝着北方拱了拱手。
  “李圣,杜圣,小生今日唐突了。”
  见着宋穆如此恭敬的行礼,还是向那早已封圣的李杜大家行礼,众人心中一跳,更是不解的看着宋穆。
  弓腰作揖完毕,宋穆转身便拿起了笔,蘸墨落下,白纸上黑痕快出,端正的颜体不断显现,一句句七言诗跃然纸上。
  一个秀才连忙凑过去,当下开口念道。
  “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诗句脱口而出,众人的眼睛却是陡然瞪大了几分,场中落针可闻。
  而那潘文皓却是横眉一竖,当下在人群中大喊了一声。
  “大胆!竟敢侮辱李杜圣人!”
  由不得他不这般说,文朝建立至今,御文力以制敌的最好办法便是用诗歌短句,而如果要使攻击威力强悍,所用诗句又必须极具才气。
  李白诗篇浪漫而不失侠义,句句锋芒毕露,一首《侠客行》曾经斩尽无数大妖。
  杜甫诗篇沉郁顿挫,文意蕴含满腔热血,同样是为天下文人最喜用。
  人族与妖魔征战数十年,又有往后文朝的数百年天下,天下无数文人皆爱用李杜诗篇御文力,而每用一次李杜诗篇,便壮大一分李杜文脉,几百年的滋养,李杜两家诗宗如今可谓冠绝古今,乃天下文脉之首。
  天下才子皆要学李杜文章,无数文人更是将李杜诗宗当做向往的存在。
  因为那是诗歌的一个巅峰,是一个时代的中流砥柱。
  而如今,一个小小童生,竟然说出了‘已觉不新鲜’的言论,这让在场的人都大为震动。
  “宋穆,你竟然敢诋毁李杜……嗯?”
  潘文皓和齐大作就像是抓到了宋穆的把柄一般立马开口责难,可凶恶的话语还未从嘴中说出,下一刻却是陡然顿住。
  因为他们突然见到那白纸上涌动出浩瀚的文气!
  天地之间文气在疯狂涌动,那浓郁的白气来自桌案上的那首诗,与此同时,这浩瀚的白气上开始有彩光环绕!
  “才高八斗!”
  “传世诗篇!”
  “是那句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有秀才高呼,当下不自觉的抬起手。
  “我感觉体内的文力在涌动,这些才气在涌入我的身体!”
  其他的秀才童生也纷纷惊呼,此刻一个个面色震惊,而荀夫子也是严肃的甩袖迈步上前,一脸严肃的看向宋穆,只见到宋穆已经落笔写下了这首诗的题目。
  《七月五日赠孔宗兄与石阳县学同砚》
  诗名落下,这纸上涌动的文气更加恐怖,而这浩瀚的文气化作条条彩带先窜入孔宗体内,再穿出四散开来,场中几乎所有人都被那才气彩带掠过。
  那一刻,浓郁的文气让所有人的眼神都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