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九章 所做传世兴文诗!

第九章 所做传世兴文诗!


  “这……这是兴文诗?”
  文气涌动的石阳县县学之中,刚刚被一条文气彩带贯穿的秀才缓缓睁开眼睛,有些颤抖的说出这句话。
  兴文诗,乃是比之劝学诗更上一层楼的诗篇,这类诗篇无法形成攻击力,但却能涵养文人文力,让文力更加精纯浓厚。
  而刚刚那一条带着八斗才气的彩带掠过,这位两年前才取得秀才文位的吕秀才只觉得那全身游走的文力彻底凝聚成形,此刻如涓涓细流奔涌流动。
  吕秀才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自己在而立之年,拼尽全力才以末位取得秀才文位,可竭力而凝聚的一身文力却极为细弱纤小,更是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
  这一次岁考,自己都已经死心了,只等着被摘去秀才文位,却没想到……
  吕秀才的目光缓缓看向场中的宋穆,见着那无数的文气彩带此刻正从一个个人体内穿出,然后汇聚于天空,再缓缓落入宋穆体内。
  几乎所有人都在那一瞬间看向宋穆,心潮澎湃。
  今日观诗,竟然得到如此机缘!
  院试在即,所有人都被这突如而来的文气而提振,童生文气,秀才文力皆有所长。
  而且这篇题名为县学同砚的兴文诗,他日若有人诵读,那便会源源不断的有文气分送于今日场中的人。
  这几乎是天大的福源!
  所有人都在这一刻对宋穆肃然起敬,甚至心生几分赞叹崇拜。
  这才是百年文脉之家的魄力!
  宋穆今日所做之诗,便足以再让宋家文脉延续下去,这等诗篇,已经有了几分大儒意味!
  “哈哈哈,好好好,好一句江山代有才人出!好一句各领风骚数百年!我荀某读书四十载,终见得这番奇景,妙哉,痛快!”
  彼时荀夫子却是猛然笑了起来,笑声响彻整个县学,那畅快之意溢于言表。
  只见到荀夫子快步走到了宋穆面前,看着那写在纸上的诗,当下开口说道:“原创兴文诗,才高八斗,此乃教化大功啊!”
  “宋穆,落印吧,这首诗,必要放在县内登文阁之中!”
  宋穆哑然,神色愕然。
  而旁边刚刚从浓厚文气之中醒过神来的孔宗,当下也是拱手朝着宋穆行礼。
  “宋兄,落印吧,这首诗,是我孔家沾你的光了!”
  “请落印吧!宋兄!”
  下一刻,院中诸多读书人也拱手说道,一个个神情激动。
  只有那站在其中的潘文皓和齐大作等人此刻脸色苍白。
  刚刚那诗成文气涌动,无数文气四溢,以彩带穿过每人,却偏偏绕过了自己等人,此刻看着那么多童生和秀才都对宋穆如此恭敬,潘文皓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痛。
  兴文诗,就是李杜诗篇之中,又有多少能够做到呢?
  这是传世之作!
  得这等诗篇文气入体,不说今后文途坦荡,便是眼下的院试,都将更有几分把握。
  可这机会,自己生生错过了!
  “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文气入体,我想要童生文位啊。”
  一个跟班此刻站在潘文皓身后低声哭泣,似乎也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心中悔恨万分。
  而这声音让潘文皓和齐大作脸上更是苍白,当下猛出一口气,甩袖而走。
  场中的宋穆此刻则是朝着一众同砚,师长拱手,再朝着北方天空拱手,才小心的取下腰间的童生文位,按在白纸之上,上面顿时出现了宋穆的名字。
  而红印落下,这纸张凭空浮起,上面的字体熠熠生辉,白纸升空掠走,于低空之中穿过石阳县城,落在城楼上一处主楼顶阁。
  那白日一道彩光掠空而过,石阳县的人几乎都看的清清楚楚,一个个惊呼万分。
  文成异象,是这个年代独属于读书人的骄傲。
  传闻那才子大城之中,有些人专门挑这种异象之日做喜事,那无数文气异象,也能兴一番事业。
  而县学之中此刻荀夫子已经遣散一众童生秀才,让他们以此契机稳固体内文气,文力,宋穆则是被拉着去了书房,孔宗则是小心抄录两首诗,一脸严肃的保存起来。
  直到这个时候,都没有人注意到一直站在桌案旁边李墨的神情。
  小姑娘此刻眼中有光亮,但是脸上又有几分气鼓鼓,更是愣愣站立看着宋穆离开的方向,喃喃自语。
  “李杜诗篇万口传,却是被你一句话分走了整整一条秀才文脉之气,哼,这下倒是爹爹要怪罪我了。”
  李墨如此说着,小眼睛又是带着几分不甘心,眼中闪着奇异的光芒,轻声说道。
  “石阳宋家,宋穆。”
  ……
  成就一番大动静的宋穆此刻则是站在荀夫子的书房之中,正走神的感受着体内那《古今诗词通鉴》带来的奇异变化,看着上面的书页缓缓浮现出这首诗。
  这是一首鼓战诗,才气八斗。
  而这首诗其实本是清朝另一位诗人赵翼所写的《论诗··`其二》
  这首诗并不算多么脍炙人口,但是那句‘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实在是过于有魄力,这曾一度作为宋穆的座右铭。
  刚刚李墨让自己咏人,宋穆思索了片刻,觉得以自己的身份去称赞孔宗,做出来的东西有些贻笑大方,还不如爱屋及乌,将其变成一首咏读书人的诗。
  毕竟再怎么说,孔宗也是个读书人。
  当时宋穆还觉得写出这诗过于的桀骜,还特意向着北方告罪,没想到诗成之后竟然会是这么一番光景。
  自己在其中也受益匪浅,那充沛的文气入体,宋穆顿时觉得自己的身体强壮了几分,前些日子留下来的病根似乎也根治了不少。
  一首诗文,竟然让自己如同重获新生。
  而且那古书上也终于开始有一层层的文气包裹,不断滋养着自己。
  其中妙处,让宋穆都有几分啧啧称奇。
  而在宋穆品位这些东西给自己带来的好处的时候,荀夫子站在一侧咳嗽了一声,抬眼看了宋穆一眼。
  “我现在该说你这是宋家文脉复兴,还是说你宋穆已经不是宋穆了呢?”
  荀夫子如此说道,宋穆心中一紧,却听到荀夫子摇头说道。
  “往日里你真如黄土一般其貌不扬,我还以为你宋家文脉要就此没落了,没想到啊,没想到啊。”
  荀夫子这般感叹着,却是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直接递给宋穆,宋穆上前双手接过,是一本《诗》注解。
  “你们宋家一向博览群书,我想我这也比不上宋家百年积攒下来的东西,不过我这本《全诗注解》乃十年前金科状元郎做秀才时所注解的,其意颇为通俗易懂,释义巧妙,也算是我给你的奖励了。”
  荀夫子淡淡的说道,但是言语之中对宋穆已经是很满意了。
  宋穆当下松了口气,刚刚还以为荀夫子看出自己不是原来的宋穆了,见到对方送自己松溪,宋穆也是连声感谢。
  自己和这荀夫子本身渊源也不算多,但是毕竟对方关心自己,总归是要礼貌一些的。
  可是话音刚刚落下,荀夫子的神色却是陡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你今日之事是必将传遍石阳乃至吉州府,不过你也不必担心,李杜诗宗不会为了这么一篇诗而对你做什么的,恰恰相反,身边有些人你却是要注意了。”
  宋穆眨了眨眼睛,心中一动,而荀夫子也果然说道。
  “你自然知道是谁,不过我也多说一句,你身上毕竟流着文脉宋家的血,也学着宋家留下来的知识,当初你们老祖著书立传,盯着那东西的,我想不止一个半个了。”
  “今日你崭露头角,有些人总归是会坐不住的,谨记,谨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