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十章 孔家家宴

第十章 孔家家宴


  宋穆在荀夫子的书房之中只待了一小会儿,除了开始时荀夫子告诫了自己的几句话,之后便是荀夫子考教了一番宋穆的知识,看看宋穆功课有没有落下。
  千字文,四书五经,几乎宋穆能学到的都被抽查了一番。
  这两天宋穆在家中自然也没有闲着,加上自己本身的专业水平,这些东西也算是信手拈来,所以抽查一遍下来,荀夫子虽不说是十分满意,但也是连连点头了。
  从荀夫子书房出来之后,宋穆便立刻见到在门外等候的孔宗。
  “宋兄,今日家中摆宴,还请宋兄务必前来。”
  孔宗面色十分恭敬的说道,这让宋穆有些受宠若惊,也是连忙拱手说道。
  “这可使不得,孔兄不必如此,我们本来就是朋友。”
  孔宗却是坚持的摇头。
  “此事宋兄莫要推辞,今日我孔宗受了宋兄的大恩,若不以礼相待,那我孔家今后也绝对没有颜面在城内待下去。”
  孔宗神色严肃的说道,当下一副不容拒绝的模样,宋穆张了张嘴,也不好拒绝,只能应了。
  而回到课堂,宋穆却立刻感觉到了周边气氛的不一样。
  教习和同砚对自己的态度都变得十分的好,甚至有些童生朝着自己打招呼的时候,还带着几分谄媚的意味。
  宋穆感觉有几分不适,但也察觉到其中的缘由。
  刚刚的那首诗让他们同样受益良多,此刻对自己的态度也跟着好了起来。
  宋穆笑着应承了几位同砚的招呼,当下却也是在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
  过去的宋穆,即使是文脉宋家的子弟,但与众人至多是点头之交。
  但是如今,自己所做一首兴文诗让他们文气,文力更甚,如此得到了切实的利益,便也立刻露出了笑脸,处处透着几分亲昵的意味。
  这也是文朝文人至上的结果,实力,终究才是一个人的底气。
  交友归交友,县学毕竟还是学习之地,大家经过短暂的冷静,也是立刻重新投入到书海之中去,院试在即,考取功名才是重中之重,所有人都在为此努力奋斗。
  宋穆同样拿着几本刚刚借来的经义解题在翻阅着。
  宋家虽是文脉之家,祖上也是书香门第,但是奈何接连遭难,过去满屋图书,到宋穆手中也只剩下了一箱书。
  当初债主上门讨债,就连装书的檀木书箱也被拿走,若不是宋穆拼死护住那些书本,连老祖宗留下来的几本书都要被搜刮干净。
  宋穆这些天在家中将书都看了一遍,只是依旧觉得不够,博览群书,可不是区区一箱书便能够抵得上的,只不过如今囊中羞涩,宋穆也只能抓住机会借他人的藏书以观。
  好在孔宗十分慷慨,从家中带来的几本书也都拿给宋穆看了,让宋穆心中很是感激。
  中午宋穆便在县学和几位同砚吃了个便饭,待到晚间的时候,宋穆将写出来的经义文章交了上去,便被孔宗拉着往他家而去。
  “宋兄不必拘谨,今日之事我父亲也已经知晓,能得如此良诗,父亲也是十分高兴,直言想要见你。”
  宋穆被孔宗拉着往其家中而去,听得孔宗如此说道,宋穆也是羞愧。
  孔宗的父亲孔四奇乃是十二年前中的进士,虽然只是末位,但也依旧光耀门楣,让石阳县有了第三条文脉。
  孔四奇本在外地做官,这几日恰逢族祭,也正好回来探亲,如今正在府上,恰得知宋穆做兴文诗以赠孔宗,更是喜出望外,极力要求要见见宋穆。
  宋穆跟着孔宗来到孔宅,此刻的孔宅一片热闹景象,今日孔四奇也宴请宾朋、孔氏宗族成员,城内官员,豪绅也一一前来,让孔宅更是热闹非凡。
  宋穆见着这番阵仗也是神色惊奇,孔宗倒是平静,一路带着宋穆入宅,然后让宋穆在书房中稍作休息。
  孔家的书房古色古香,屋子不算宽阔,但是四周皆是书架,书架上各种书籍塞得满满当当,宋穆一走进这里便立刻被吸引,但又不敢胡乱动手,只能是站着远观,心中感叹。
  拥有这样的一个书房,是过去自己的触不可及的梦想,不过既然现在重活一世,今后这样的书房,自己高低也要整上一个。
  宋穆在心中这般打算着,目光却是不断看着四周的书目,而这时候书房的门被推开,两个脚步声响起。
  “父亲,这位恩兄宋穆。”
  孔宗的声音传来,宋穆连忙收回目光转身看去,只见到书房门口孔宗正对着一个身高七尺,穿着红色圆领袍衫,留着几缕美髯的中年男子介绍着。
  那正是孔宗的父亲孔四奇。
  宋穆当即拱手作揖,连忙开口说道。
  “见过知府大人。”
  “好,你就是宋穆?”孔四奇抚须打量了宋穆一番,开口赞道,然后走上前来。
  “不必拘谨,你对我孔家有恩,便亲近些,称呼我伯父即可,我也称你一声贤侄,说来当年令堂与我也曾是同窗好友。”
  孔四奇倒是为人和蔼,神色和蔼,看着宋穆的眼神也颇为欣赏。
  “不愧为文脉宋家,俊秀宁人,他日必成大器。”
  孔四奇笑着称赞宋穆,然后便伸手朝着门口示意。
  “贤侄,便于我一同移步宴席吧,今日你是我的座上宾。”
  宋穆听到这话更是受宠若惊,没想到孔四奇亲自前来,竟然是来请自己入席,这般待遇,宋穆感觉有些恍惚。
  “宋穆不敢,还请伯父先请。”宋穆连忙说道。
  孔四奇也没有推脱,只是看着宋穆的目光之中又多了几分赞赏,当下便也迈步向前,宋穆和孔宗半步其后。
  穿过两道院门,宋穆见着那嘈杂的声音更甚,面前的光景更加明亮,来到一处大院之中,这里摆了十数桌宴席,此刻高朋满座,正可谓热闹至极。
  而随着孔四奇入院,院中的宾客都看了过来,目光也自然落在了跟在孔四奇身后的两人身上。
  宾客们对跟在身后孔四奇身后的孔宗自然无所疑问,他们迅速的将目光锁定在了宋穆的身上,见到这个与孔宗年纪相仿,相貌颇有几分英俊的少年也跟在身后,当下也是诧异。
  孔四奇刚刚说去请一位贵客,难道就是为了请这么一?众人当下也是窃窃私语。
  “那年轻人是谁?”
  “看起来似乎是城内宋家的后人宋穆。”
  “文脉之家的宋穆?可孔公为何这般礼遇,怕是有些不对吧。”
  “况兄有所不知,今日石阳县城内可是天有异象,那宋穆做了一首才气八斗的兴文诗,可是入了登文阁之中啊。”
  “兴文诗?!那可了得,岂不是过些日子这诗能达圣听。”
  “谁说不是呢,人人都说宋家文脉衰微,但如今呢,人家这叫一鸣惊人,看着吧,今后这宋家,绝对不一般。”
  “嗨,只不过童生而已,待这宋穆成了举人再说这些,诸位怕是有所不知,前些日子,这宋家公子,竟然还跑去了城外去阳岗……”
  宋穆一入场,所有人都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可还未等他们说出个三五七六,孔四奇已经带着宋穆坐在了主桌,同时起身朝着周围拱手。
  “诸位亲朋挚友乡邻,今日孔某设薄宴款待,一是为族祭谢诸位承情,二呢,却也是要谢谢贤侄宋穆,成全我孔家文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