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十一章 城中遇险

第十一章 城中遇险


  孔四奇如此在宴会上朝着所有人说道,声音之中还带着几分激动和感慨,顿时让一众宾客愕然。
  一位进士,对一位童生如此的感激,就算那童生是文脉之家出身,也不可能做到这般。
  可是旋即他们终于发现了其中的意味,那首诗孔四奇已经用绢布临摹了下来。
  《七月五日赠孔宗兄与石阳县学同砚》
  宋穆做的那首兴文诗,几乎是送给孔宗的。
  兴文诗可文气灌顶,将会洗涤文人文气,哪怕说是脱胎换骨也不夸张。
  而孔四奇这般做,想必就是那兴文诗真的有这番作用了,孔家文脉碧玺就握在孔四奇手上,出了何等的变化,他必然是十分清楚的。
  那也是就是说,宋穆真的送了孔家后人一个大机缘。
  当下场下宾客也是纷纷看向那兴文诗的内容,当听到那句‘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的时候,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等慷慨之句,已无需多言,只要孔宗本心不乱,那他日,孔家必然可见又一位进士出身!
  此等机缘,孔家文脉或许又将延续百年!
  理清楚了其中的东西,当下便有人起身热烈相迎,刚刚的愕然诧异之情一扫而空,溢美之词不绝于耳,场中气氛顿时热闹了几分。
  宋穆也自然成了新的焦点,似乎因为这番事情,宋家终于再次被人看重了起来。
  而宋穆也在宴席之中见到了二叔宋良达,此刻他与孔家族兄坐在一桌,正笑着举杯逢迎,却又不时地低头擦拭眼角。
  自己的亲侄子果然不是人间草芥,只是蒙尘多年的宝玉,今日算是一鸣惊人了。
  而彼时在宋穆坐着的这一桌,宋穆刚刚和恩师石阳县县令金昌武碰杯落座,一人也已经举杯来贺。
  “宋公子,我儿潘文皓与你也是好友,今日我便也腆着脸称呼你一声贤侄了,潘叔这杯酒,敬你,敬石阳文人。”
  来人正是县尉潘顺,此刻他干瘦脸庞上满是笑容,举手投足透着一股亲切的意味,宋穆神色也是微笑带着恭敬,躬身举杯,连连称呼潘叔。
  见宋穆这般应对,那潘顺也是有些诧异,当着众人也多说了几句好话,又说着要宋穆在县学中多担待潘文皓几分,便也没说什么。
  更多的时候,宋穆是被孔宗拉去交谈,言不久之后的院试,到时候一同去。
  宋穆自然答应,整场家宴之中被这推杯换盏的场面弄得有些匆忙,待到快巳时,宾客渐渐散去,孔四奇等人也喝得酩酊大醉,宋穆便向着孔宗和孔家老夫人告退,搀扶着同样醉酒的二叔宋良达上了孔家安排好的马车,往家中赶去。
  “穆哥儿,二叔好些年没这么扬眉吐气了,今日那……那孔知府也来敬我酒呢。”
  “穆哥儿,你做的好啊,好好读书,宋家门楣,就都……都靠你了。”宋良达满身酒气的在马车之中一遍遍喃喃的说道,此刻声音竟然也有几分沙哑,像是要哭出来了一般。
  宋穆温声答应,只能催促马车快些回家,但是突然那车夫却是停下了马车。
  宋穆感觉不对也往外探头,车夫这时候也是有些诧然的说道。
  “宋公子,前面有人挡路中间了,估计是醉倒了,我下去挪挪。”
  那车夫熟稔的下车往前去赶那几个如醉汉般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人,宋穆也掀开帘子看过去,月光有些暗淡,晚夏凉风一吹,宋穆的那点酒意散了不少,看向那不远处横躺在地上的人,心中却是一动。
  那是脑中古书突然散出一道波动,书页竟然缓缓打开,书页翻飞,却始终不显露最终的页面。
  古书从未有今日这般情况,平日里都是安静的躺在脑海之中,除了写诗的时候才会翻开,从没有见过这般的情景。
  宋穆心中惊疑,但觉得事情蹊跷,而这时候那车夫已经到了躺在路中间的几个醉汉身边。
  “几位兄弟,劳烦让个道,马车要过啊。”
  车夫如此说道,当下便伸手去拉其中俯躺的一人,可刚伸手拉动那人,车夫就突然甩手跳开,惊叫一声。
  “妈呀!见鬼了!”
  车夫一声惊叫传的老远,早已经觉得有些不对的宋穆也连忙再马车外探出些身子,往着前面喊了一句。
  “老叔,出了何事……”
  可话音未落,就是向外说话的宋穆也止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几点猩红入眼,那是骇人的光芒,来自躺在地上的那几个人。
  那是从他们眼睛瞳孔之中散发出来的猩红光芒,在黑夜之中极为亮眼,无比瘆人。
  而宋穆话音落下,那红色光芒在黑暗之中晃动,正是那几个人骨碌起身,此刻齐刷刷的看向了宋穆。
  下一刻,一声不可名状的嘶吼声便从那其中一人的嘴中传了出来。
  声音如寒风撕裂破布,如山猪滚落山崖哀嚎,如人拿着鸡毛掸子在耳边狠狠抽了一下。
  那车夫已经哭喊手脚并用爬上了马车,宋穆全身鸡皮疙瘩起了又落,却是连忙伸手将那车夫拉上车,当下大喊道。
  “老叔,我们快走!”
  老叔惊魂未定,那几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家伙已经朝着马车而来。
  宋穆连忙催促,马儿也是焦躁不安,车夫手抖着策马转弯,但是道路狭小,那马车动换的极为缓慢,眼见着那几个怪物就要冲了上来。
  宋穆当下咬牙看了一眼躺在车中的二叔,再看了看那已经彻底慌了神的车夫,当下目光一狠。
  下马车跑是不可能的,只能来硬碰硬了。
  宋穆看着那几个已经冲到了马车跟前的怪物,当下一把夺过车夫手中的缰绳,然后狠狠的朝着马屁股上一甩。
  马儿吃痛,当下惊呼一声,然后迈开蹄子向着那些怪物冲去。
  马车车轮哗啦啦的滚动着,在夜晚静谧的街道上发出巨大的声音,宋穆狠狠的赶着马车向前,那几个怪物已经到了马车前。
  轰隆马蹄猛然撞倒其中一个怪人,然后车轮晃动,又碾压了另一个人,车厢内的二叔狂吐不止,宋穆把早已经丢了魂的车夫也扔了进去。
  宋穆才不管这面前的是什么,这世界有妖有魔,自己没见过的怪事多了去了,但是自己来到了这里,就是要活下去的。
  没有什么是比死亡更恐怖的。
  宋穆咬着牙疯狂催促着马车在街道上奔跑,眨眼睛便窜出去数十米,周遭房屋之中都渐渐亮起了灯光,与此同时那瘆人的嘶鸣声再次响起。
  声音已经离自己有了一段距离,宋穆刚想松一口气,那马车顶上突然传来一声嘶吼,宋穆几乎是下一刻便与那怪物猩红的眼眸对上。
  那是一张满是刀疤的面孔,此刻龇牙咧嘴,满口黄牙露出,其中竟然还长出了几根长长的尖牙,一张面目只有三分像人!
  “啊!”
  宋穆发觉他的时候,那家伙已经扑了上来,宋穆被他一把拉倒,飞快的滚下马车,身子与黄土街道猛烈摩擦,火辣辣的疼痛从背后传来,而那怪物已经掐住了宋穆的脖子。
  宋穆猛力蹬踹,那怪物却仿佛不知疼痛一般,尖啸一声张口就要咬来。
  而这时候宋穆身上的童生文位突然亮起一道光芒,一道气浪凭空而出,生生将对方推开,然后重重落在地上。
  与此同时,城池之中突然发出一声怒喝,一道身影从县学冲天而起。
  “呔!哪来的歹物行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