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十五章 县学背书

第十五章 县学背书


  经过一夜的背诵观想修炼,清晨宋穆醒来的时候只觉得的神清气爽,思绪都活跃了几分。
  虽然还未练出念力,但是宋穆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努力已经有了作用,或许在背诵第三本,第四本的时候,事情会发生变化。
  二婶早已经起来做早饭了,二叔因为醉酒还没醒来,宋穆出屋洗漱的时候,丫丫正抱着柴火到厨房去。
  “丫丫,我来吧。”宋穆上前接过丫丫宋明微手中的柴火,抱到厨房,正在打水的二婶见到了,连忙跑来拿宋穆手中的柴火。
  “穆哥儿,这可不行,君子远鲍厨。”
  宋穆则是笑了笑,坚持抱着柴火放到了厨房。
  “婶,我们自己家没那么多规矩。”
  朱氏却很是严肃的坚持道:“这可不行,穆哥儿以后可是大文人,不能做这种丢面的事情。”
  宋穆也不和朱氏争执,只是将柴火放到厨房,开口问道。
  “婶,二叔怎么样了?”
  昨夜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二叔却是一路沉睡,倒像是没事人一般。
  朱氏摆了摆手,开始往锅里倒水。
  “没事嘞,就说了几句胡话,昨天晚上那么大动静,穆哥儿你和你二叔回来那么晚,着实让我担心的嘞。”
  “不过穆哥儿,昨日城里闹出挺大的动静,你知道是咋回事不?”
  宋穆笑着摇了摇头,这事情事关重大,可不是能够随便嚼舌根的。
  魔物和妖物入城,宋穆能够预料到现在城内一众官差正疯了的找寻其中缘由,免得丢了饭碗。
  “我也不知,但应当是没事了,让丫丫这几日不要到太外面去,谁知道街上会出点什么事情。”
  宋穆补充了一句,朱氏深以为意。
  对于自己的这个侄儿,朱氏也是很敬重的,尤其是这大病初愈后,帮着家里好好收拾了一番,连去府城院试的几两银子都自己搞定了,甚至昨日自己的丈夫也能被请去孔家坐席,朱氏一早听街坊说这是自己的侄儿写出了好诗词。
  那种别人艳羡的目光让朱氏很是享受,所以对宋穆是言听计从。
  吃完早饭,宋穆便急匆匆的来到了县学,昨日出了那么件事情,城内各处都有兵丁巡逻值守,但是书总归还是要读的。
  刚进学堂,孔宗便迎了上来,当下四处打量了一番宋穆,这才松了口气。
  “宋兄没事就好,昨日听父亲说起城内凶险,我都是彻夜难眠。”
  宋穆笑着拱了拱手,当下则是开口问道。
  “让孔兄担忧了,不知昨日送我回来的那位车夫老伯可还好,说来昨日他也是招了一场无妄之灾。”
  孔宗表示一切安好,城内都无人伤亡,这事情已经算是过去了。
  不过这般说着,孔宗又对着宋穆说道。
  “昨日听说清天卫都来了,宋兄,你可见到那清天卫的人是谁?长什么样子?用什么法门?”
  刚刚还十分严肃的孔宗,话题一转到这方面就突然变了一番模样似的,而且两只眼睛之中闪着亮点,看样子十分的向往。
  见着一向端正的孔宗对此竟然如此热切,宋穆摸了摸鼻子,心中感叹道你想要见到的清天卫早就在你身边,而起还比你年纪小。
  不过宋穆还是开口答道:“好像是王勃后人,挺厉害的。”
  “王勃?初唐四杰之一的后人?”孔宗听到这个事情顿时眼中也在放光,那向往的表情已经全部写在脸上了。
  宋穆见状笑着说道:“孔兄,难道你想进入这清天卫不成?”
  孔宗立刻露出了几分局促的神色,但也是昂着头说道:“那当然,天下文人皆知,清天卫人人都有奇才,乃是最会用文力的文人,一个个来无影去无踪,清除天下妖魔,抚慰人心,是当今圣上的得力助手!”
  孔宗说着有些激动,面色都有些发红,显然这般江湖侠义般的所作所为,让这个十七岁的少年也是头脑发热。
  “若是我有幸中了举人,是一定要去金陵试试清天卫的,宋兄,你觉得如何?”
  孔宗颇是有些豪情的说道,宋穆听着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心中也是有几分打算。
  昨日李墨给了自己一个大开眼界的机会,她似乎也想招揽自己入清天卫。
  不过这些,还是等自己考了秀才,或者中了举人再说吧。
  两人闲聊了几句,便也立马进了学堂,学堂之中这众人都在聊昨晚城内的动静,不过大多是几分猜测。
  不多久,荀夫子竟然罕见走进了童生学堂,手中还拿着几本书,站在学堂内扫视了众人一遍。
  “今日背书,一刻钟后开始,错三处者今日不回家。”
  众人皆看向荀夫子扔在讲台上的那些书,都是四书五经,一本本堆起来,也颇有些分量了。
  要一次背完这些书本就不容易,可荀夫子还要求只错三处,众人脸上顿时一片死灰,如此看来今日是回不了家的。
  宋穆此刻倒是神色平常,虽然这些东西自己也不是背诵的特别明白,但是昨日观想之后自己也是发现记忆里好上了不少,就是一目十行也能过目不忘,宋穆决定趁着这个机会试一试。
  只见到宋穆掏出自己的书本,然后坐在桌案前开始一页页哗啦啦的翻了起来,声音清脆,周边的人都不由地把目光看了过来。
  孔宗一脸苦笑的看着几个呼吸便翻页的宋穆。
  “宋兄,你这是作甚?”
  “温书啊,待会儿夫子可是要考教的。”宋穆目不转睛的答道。
  “可你这么翻,能记清楚吗?”
  宋穆没说话,只是低头翻阅,而一旁的潘文皓见状却是冷冷的出了一口气。
  “宋同砚怕不是脑袋糊涂了,怕是想着今日不能回去便做了这番动作安慰自己吧?”
  其他人也微微侧过头来,一个个神色都觉得有些奇怪。
  宋穆虽然昨日做了几首好诗,但是今日这样的动作,真能都记住上面的内容?
  这让他们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宋穆却是没有管这些人的目光,当下目光飞快的扫过书本每一页的文字,几乎是一目十行,脑中飞快记忆。
  这个过程之中,宋穆甚至试着将看完的书开始进行倒诵,虽然有些磕磕绊绊,但是宋穆意外的发现这般下来记忆更加深刻了。
  这修炼念力的方法果然亲民,倒诵书本不仅能修炼念力,就算火候不精,拿来记忆却也是个好法子。
  就这么一个近乎稀松平常死读书的法子,没想到自己的先祖却能够开发出这等惊天的能力来。
  宋穆在心中感叹着,同时也有些喜悦,手下动作也是快了几分,哗啦啦翻书页的声音在学堂之中响起,荀夫子的目光也看了过来,见到宋穆的动作,皱了皱眉头。
  不过荀夫子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坐在门口一旁独自拿着本书看着,学堂之中的童生见状都连忙动了起来,慌忙翻找四书五经,开始临时温习背诵。
  很快荀夫子便叫人当场背诵,错了三句的童生还要挨板子,然后再苦着脸坐回去读书。
  这个模样,像极了宋穆小时候背书的样子。
  潘文皓也被抽了上去,当背到《春秋》的时候却是卡顿了,然后竟然错的一塌糊涂,让荀夫子很是恼怒,狠狠的抽了几大板子。
  其他人也有些幸灾乐祸,不过潘文皓回到座位的时候,则是目光狠狠的看向了宋穆。
  宋穆依旧在翻书,似乎完全不受外面的影响。
  轮到孔宗,学堂里总算是有一个人全部都背诵了出来,毕竟是书香门第,孔宗平日里也十分用功,这些书自然也是背的十分畅快。
  而孔宗下去之后,荀夫子的目光便看向了宋穆。
  “宋穆,到你了。”荀夫子开口说道,宋穆也终于合上了最后一本书,当下大吐出了一口气。
  荀夫子甚至见到宋穆的脸上出现了一个笑容。
  “夫子,我准备好了。”
  宋穆开口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