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十六章 再打赌

第十六章 再打赌


  见到宋穆准备迎接荀夫子的考教,一众愁眉苦脸的童生们当下都抬起头来,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人。
  昨日宋穆已经让他们有了翻天覆地的认识,今天他们也想要看看宋穆是否还会有亮眼的表现。
  尤其是刚刚宋穆那如同胡乱翻书的举动,更让他们想要知道,宋穆那般做究竟是不是真的能够背出书来。
  在场的人心中都有不同的感受,而当堂挨了板子的潘文皓更是心中有怨气。
  前些日子被这宋穆打了脸,自己当时本来还等着父亲好好教训一下对方。
  却没想到今早父亲顶着两个黑眼圈回来的时候,立刻就警告自己不要再在县学惹宋穆。
  父亲那副狼狈的样子,潘文皓这辈子都没见过。
  而这一切的源头,就是面前的宋穆。
  吃了瘪的潘文皓很希望看到宋穆吃瘪的样子。
  而宋穆此刻已经施施然走到了荀夫子的面前,握手而立,脸上带着几分自信的表情。
  荀夫子也抬眼看了下宋穆,当下这是神色严肃的翻开面前的书。
  不管宋穆如今在县令、教谕眼中有些地位,还有昨日那险象环生的场面,若是考教不过关,自己这板子还是要打下去的。
  这般想着的荀夫子,指了指《中庸》,让宋穆开始背诵。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
  ……
  “……其反复丁宁示人之意,至深切矣,学着,其可不尽心乎?”
  宋穆原来的世界之中,《大学》《中庸》本来都是北宋程子、朱子从《礼记》之中单独挑出来而与《论语》《孟子》并列为四书的,但是在这个世界,这两本书则是创造出文力的那位大儒所作出来的,文章词句基本也来自《礼记》,所以内容上几乎没有差别。
  听宋穆背完,荀夫子当下也点了点头,又拿出一本《论语》
  宋穆又开始背诵,停顿恰当,咬字清晰,声音越来越大,却是有几分儒者感觉。
  台下那些童生一个个盯着书本与宋穆背诵的内容对照,却发现无一字之差,顿时瞪大了眼睛。
  过去他们只知道宋穆熟读四书五经,但没想到竟然能够达到这般程度。
  一本本书下去,荀夫子的面色也是十分的满意,待到全部结束之后,荀夫子也是眯着眼抚了抚下巴说了一声“善”。
  而这时候荀夫子却是没有停下,反倒是突然对着宋穆说道。
  “那这其中释义,你可都明白?”
  “学生都记得呢。”
  “哦?”荀夫子挑了挑眉毛,显然又有几番兴趣了。
  “那我也再考考你。”荀夫子如此说道,下面的童生更是张开了嘴巴,荀夫子什么时候这般看得起宋穆了。
  难道是昨日的兴文诗?
  “贤者而后乐此,不贤者虽有此,不乐也。”荀夫子开口问道,宋穆脱口而出,道出出处,又解释释义,还顺带说了几句自己的见解。
  荀夫子神情更甚,又问了几句,而宋穆都是张口便答。
  说来也算是荀夫子撞在宋穆枪口上了,宋穆本科论文便是解《孟子》,里面的释义可谓是倒背如流。
  几番考教之下,荀夫子满意的放宋穆下去。
  看着宋穆平静的回到座位,其他的童生此刻已经是有些骚动了。
  因为宋穆的表现实在是太亮眼了,一向苦读的孔宗在刚刚背诵的时候都是有些磕磕巴巴,勉强才没出错而过。
  但是宋穆不仅背诵的声情并茂,就连里面挑出来的一两句句子也能这么快的说出来,还能说的头头是道,这解经义的本事,已经初露苗头了啊。
  过去他们从未注意到宋穆,但是现在,他们心中却难免有些过分惊奇,甚至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荀夫子一番考教下来,在场的童生能够通过的人不过三四个,另外两个童生都已经二三十岁,这么点东西对他们来说简直是滚瓜烂熟。
  荀夫子离开之后,几个童生立刻围到了宋穆身边,当下连忙问道。
  “宋同砚,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今日背诵,就属你最为出彩了。”
  一个童生有些艳羡的说道,见到宋穆淡然的神情,眼中就更加放光了。
  “是啊,宋同砚,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我们都学堂之友,你别藏着掖着了,有什么背书的好法子,便说来听听吧。”
  如此一说,其他人纷纷点头,就是孔宗都不免投过目光来,显然也是很有兴趣。
  宋穆一边整理着自己的书本,一边笑着点头说道。
  “其实也算不上法子,不过说给诸位听听也无妨。”
  几个童生嘿嘿一笑,一个个激动不已的围聚过来,宋穆正了正嗓子,开口说道。
  “我从蒙童之时便在家中学习这些东西。如今也有十载了。”众人点了点头,宋家文脉之家,孩童从小读书是肯定的。
  “不过一路而来,要完全背出来属实不易,我也时结结巴巴的。”
  “不过。”宋穆语气一顿,众人都纷纷看来。
  “说来也是一番奇遇,前些天我偶然出城,不是误入那去阳岗吗?”
  “啊?这事情还和去阳岗有关?宋同砚,你莫要诓我们。”听得宋穆这般说道,几个童生脸上都有几分失望,觉得宋穆说的东西有些诡异,
  而宋穆依旧是笑着看了众人一眼,然后缓缓说道。
  “所以算是巧合,我模糊的记得当时天雷响动,一道白色闪电落下,结果落在我的身边。”
  “啊?那你被雷劈到了?”一个童生愣了一声说道。
  “没错,之后回来后,我脑子昏涨了好些天,可后来却突然感觉十分清明,竟然能一目十行,过目不忘。”
  宋穆毫不心虚的给自己杜撰了一个这样玄乎的故事,诸位童生听闻脸却是完全垮了下去。
  “啊,雷劈?这哪能胡乱去试啊。”
  几人这般说道,当下也是叹了一口气,有些萎靡。
  宋穆见到众人这番模样,当下也是在心中告罪一声得罪了。
  读书可没有捷径,要想往前一步,那就要花费十倍百倍的努力。
  而宋穆这么做的缘由,也是想给自己这些天的行为做个背书,不然平日里一个书呆子突然就成了双商爆表的才子,总归是说不清楚的。
  反正连陛下都是龙种,文人都是文曲星下凡,自己遭雷劈后会读书了应当也不算异事,只希望不会有人真当真跑出去遭雷劈……
  孔宗显然知道宋穆这番话是有勤勉劝学的意思,当下也是笑着摇了摇头。
  而另一边同样竖着耳朵在听着的潘文皓却是猛然站起身来,当下拍了一下桌面,就指着宋穆说道。
  “宋穆,你这是做何居心,不告诉各位同砚背书法子便也算了,何必如此刁难,胡编乱造什么遭雷劈的事情!”
  宋穆听到又是潘文皓发难,此刻却是抿了抿嘴,充耳不闻,潘文皓见宋穆竟然装作没有听到,更是有些恼怒,当下冲着其他人说道。
  “诸位同砚,宋穆所说的东西毫无依据,大家不要被他欺骗了,我想其中必是有蹊跷。”
  “哦?潘同砚,那你说是如何的蹊跷,难不成是我与荀夫子提前商量好了,今日特意到这学堂之上来显摆背书来了?”
  宋穆这时候冷不丁的说了一句,潘文皓刚刚还神情激昂,此刻语气一顿。
  “对啊,潘文皓,你不要口出狂言,比不过便是比不过,君子胸中应有气度!”
  其他人也开始帮腔,潘文皓顿时脸色阴沉,又是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
  而孔宗已然站起身来,当下对着那潘文皓说道。
  “潘同砚够了,我们皆是朋友,若因为这伤害了朋友情感,便是得不偿失了。”
  “谁又稀罕与他做朋友!”潘文皓怒喝一句,当下走到宋穆面前,双目盯着宋穆说道。
  “宋穆,可敢与我再赌一次?”
  “有何不敢。”宋穆坦然自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上回我已经赢了一次,不介意再赢一次。”
  潘文皓握紧了拳头,神色阴翳,当下沉声说道。
  “好,那我们就赌这次院试,若你能成秀才,我潘文皓给你磕头认错。若是你没成,那你所谓的背书之法,乃至宋家古书,都要借我们一同观阅!”
  “大胆,潘文皓,宋家古书乃家族传承之秘,你这是大逆不道!宋兄,莫要理他!”孔宗当下怒斥一声,深知潘文皓在打什么算盘。
  宋穆眼神微眯,看着那张嚣张的面孔,当下抿嘴一下,嘴唇轻启,吐出一个字。
  “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