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十七章 文战师,造境师,破境师

第十七章 文战师,造境师,破境师


  宋穆本并不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但是对于一个三番两次与自己作对的人,宋穆也不会装着那般心胸宽广,自然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潘文皓和自己打赌,自己接招便是了。
  至于考不考得上秀才,宋穆心中还是有一番决断的。
  毕竟凭借着如今古书上的念力新法给自己带来的背书加成,宋穆不说百分百能记住所有的东西,但这绝对是自己院试的利器。
  还有自己作为汉语言文学专业的研究生,不说经义策论强于古人,但是自己的见解也是受到了导师的承认的,这些都是自己的资本。
  况且自己的梦想可不单单是一个秀才。
  秀才只是开始,自己要光耀宋家门楣,将过去属于宋家的荣耀都重新挣回来。
  宋穆胸中自有一番浩瀚!
  很快,宋穆和潘文皓打赌的这件事情在县学之中传开来,有人觉得潘文皓过分嚣张,也有人觉得宋穆也多有几分桀骜。
  总而言之,众人盘算下来,都觉得这个赌局有些过于儿戏。
  秀才要将文气聚成文力,哪是那么容易达到的,石阳县每次院试,能够凝聚文力的也就寥寥数人,宋穆和潘文皓也不过得到童生文位两三年,或许到时候真正的结局会是两个人双双落榜。
  毕竟还是年轻,院试其中的艰难,只有经历过了才知道其中利害。
  秀才教习们都这般想着,但是童生们以及随堂书生们却不是这般想着的。
  他们倒是觉得这其中颇有看头,甚至有那好事的童生暗戳戳的开始开盘口,计较到时候谁会输赢。
  而宋穆答应了赌约之后便没再理会潘文皓,倒是找了个空挡,和孔宗一同去找县学内的秀才教习讨教文章。
  这次院试要考教的东西无论荀夫子或是教习都早就说给一众童生听了,但是其中要如何解题,如何能够做出足够好的文章,经义,诗赋,策论又有那些具体的不足,宋穆等人还是有些捉襟见肘。
  宋穆和孔宗前来的讨教的,是县学内的一位廪生,对方十九岁便聚文力而成秀才,如今刻苦学习三年,才准备开始考举人。
  如此,对方实力自然不容小觑,宋穆也是奔着他而来的。
  “孙教习,学生这几日写了两篇经义策论题,还请教习过目斧正。”
  孙方是个浓眉大眼的年轻人,中等个子,待人温和,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靛蓝色袍衫,此刻也正在一间小屋之中温书,听到宋穆和孔宗前来讨教,当下也是起身开门相迎。
  孙方昨日也是受到了宋穆兴文诗的文气洗礼,顿觉接下来的乡试有望,此刻见到宋穆,自然也是有几分亲切。
  “好的宋师弟,孔师弟,两位便找地方坐吧,叫我孙师兄便可以了,我先看一看两位的文章。”
  孙方如此说道,当下便拿着宋穆和孔宗的文章坐在椅子上仔细翻看,神情极为专注。
  宋穆和孔宗找了两条凳子坐下,当下打量了一番孙方,见到他衣服鞋子都有补丁,放在书桌上的毛笔都已经散开,还有那纸砚都是极为粗糙的东西,知道这孙方家境并不好。
  但寒门出才子。
  孙方对文章解意却是颇有想法,就连一向严格的荀夫子对其也是极为赞赏,更是推崇一众童生们多找孙方讨教,言其见地最为透彻,最为通俗易懂,对童生颇为有益处。
  有个优秀的老师带着,宋穆和孔宗自然也是受益匪浅。
  不多时,孙方便看完了两人的文章,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孔宗师弟的这篇文章颇有文采,解经义的思路也极佳,若是院试考教,取个甲中还是尚可的。”
  孙方轻声说道,但是目光却是看向了宋穆。
  “只是宋师弟这一篇,解的却是让我有些不明所以。”
  宋穆听闻,也是连忙站起听孙方教导,这两篇文章都是这些天自己靠着以前的记忆和现在的知识写出来的。
  但是毕竟自己还带着太多的现代思想,所以一些理念找不到太好的出处,固而才让孙方有些看不懂。
  对于这个问题,宋穆自然是虚心请教,毕竟要贴合这个时代的东西才能往上走,有时候自己那些过于先进的东西,反倒如同空中楼阁,只会让自己摔得更惨。
  见宋穆一副虚心请教的样子,也让孙方大为感叹,当下自然也是倾囊相教。
  不多时,孔宗很是满意的拿着文章走出了孙方的屋子,而宋穆却是还留在了孙方的屋内。
  宋穆还有其他的事情要请教。
  “孙教习,我们文人体内只会有文力吗?可还有心神之力一类的东西?”
  宋穆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昨日自己修炼的念力新法让自己眼界大开,自然对这极为感兴趣。
  但是这东西是否真的如老祖所说那般,过去只能是天赋异禀之人,在秀才境界才能修炼,宋穆希望确认一下虚实。
  若是念力真的在童生境界也可以进行修炼,那么老祖宗留下来的这个新法,将潜力无穷。
  孙方听到宋穆如此询问也是愣了一下,当下也只当是童生的宋穆对接下来的秀才境界无比的向往,也是哈哈笑了两声,开口说道。
  “自然不是,的确有心神之力,但是并非所有文人都能修习而出,只有天赋异禀之人才能做到,被称作念力。”
  “那做到了会如何?”宋穆心中一喜,赶忙追问道。
  孙方想了想才说道:“拥有心神之力的秀才,会比我等只有文力的秀才战力更甚。”
  “而且也能做更多的事情。”
  “更多的事情,是什么?”宋穆连忙问道。
  “拥有念力的文人可以做造境师,乃是一种将意境诗用文力催动,结合文力念力,从而凭空造出一片异境,将敌人笼罩其中,似乎更有利于战斗。”
  “造境师?异境?”
  宋穆在其中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想起那日李墨儿似乎也是让那王希文师兄收了异境。
  那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滕王阁景色就是异境,那岂不是说那王希文乃是一个造境师?
  宋穆心中有些惊诧,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而孙方则是继续说道。
  “我们一般的文人只能称为文战师,即使用文力催动战诗战斗,但有了念力的文人则不同,除了可做造境师,还有一种更稀少的破境师,乃是将文力与念力凝聚在一起,听说可以突破他人的异境。”
  破境师?
  宋穆又听到到了一个新的东西,当下心中却是更加激动。
  破除他人的异境,那昨日自己是不是算是破除了那狐妖的异境?
  宋穆当下暗暗吐了一口气,笑着朝孙方拱了拱手。
  “多谢孙师兄不吝赐教,宋某受教了。”
  孙方摆了摆手,当下也是朝着宋穆笑了笑。
  “宋师弟见怪了,昨日师弟可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应当是孙某拜谢,能给宋师弟解惑,实在是孙某荣幸。”
  宋穆也是连连行礼,只说下次一同去府城复考,还有之后麻烦对方多多帮忙看看经义文章,当下便也退了出去。
  走到院中,宋穆心中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
  祖宗留下的念力新法真的冠绝古今,可以让自己在童生境界的获取念力,而脑中古书却能够将自己的文气和念力混合。
  那今后,自己或许不仅能做文战师,还可以做那神乎其神的造境师,破境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