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十八章 阁楼会面

第十八章 阁楼会面


  从孙方屋内出来之后,宋穆心中就是带着几番激动的。
  知晓了自己底牌的强大,宋穆现在心中更加憧憬着未来的情景了。
  傍晚县学放学,宋穆和孔兄告别,往着家中走去,正在想着今晚要做的经义题当如何解的时候,面前却是突然出现两个官差。
  两名衙役一胖一瘦,此刻都朝着宋穆拱手,笑着说道。
  “宋公子请了,父母官大人要见您,就在这北城楼上,您看您是先回去放东西,还是与我们一同而去。”
  宋穆打量了这两个衙役,再想着昨日见到的知县金昌武,虽然自己作为童生也要称呼一声老师,不过这时候来找自己,还是去城墙上,宋穆觉得应当是有其他的事情。
  没准就是和昨晚的事情有关。
  宋穆抿着嘴点了点头,当下把手中书袋往身后一背,开口说道。
  “那就请两位带路吧。”
  两位衙役拱了拱手,带着宋穆朝着北边的城墙而去。
  很快宋穆便来到了城墙上,这里是石阳县城墙的正门,朝着北方开启,把守着南北向的一条陆路要道。因为城池东侧不远处便是绵延的赣江,自南向北的江水在这里被山势裹挟,水流湍急,行船走过之后基本都要在石阳县的码头歇息片刻。
  沿着这条河一路北上,进入长江,穿过京杭大运河,便可直达北境。
  宋穆还没登上这七八米高的城墙,便见到正有众多的百姓手拿镐头铁铲,身背装的满满当当沙石的竹篓,正往着城墙上运送着。
  石阳县今年年初开始修城墙,征用全县劳役,已经轮流做了大半年。
  将原本只有高五米,厚两米左右的城墙生生加高加厚到现在这番程度,也让整座城池有了一番大模样的气势。
  宋穆走上了城墙,然后便在衙役的带领下往着城墙中段走去,北城墙中间耸立着一座高大的望楼,乃是石阳县登文阁所在。
  文朝建立之后,下令每个县建造城池之时必须建立登文阁,在里面供奉县内所出的举人及以上文人的牌位,同时需负责网罗收集本县境内才子所做文章诗篇,是以凝聚一县文气。
  而宋穆昨日所做的那首兴文诗,如今便也就在其中。
  宋穆一路走到这三层阁楼之下,第一眼见到的却是阶梯之下的一块铜碑。
  赤中带青的铜碑上面刻着一篇长文,宋穆看到碑文一角,那里落款是宋文荣。
  这就是自己祖先为石阳县城落下的大儒文章,可稳固城墙,革除魔障,并且抵御妖族入侵。
  祖上的荣光此刻以这般模样呈现在宋穆的面前,让宋穆心生感慨,更有几分自豪和自勉。
  如今知晓祖宗秘法的宋穆,更不能落了祖宗的脸面。
  宋穆扭头跟着衙役走上了这座三层阁楼,二楼之中,县令金昌武和教谕欧阳宏正坐在北侧窗前,阳光从西侧的窗户打进阁楼,金黄的阳光让这座阁楼染上一股别样庄重的色彩。
  “宋穆见过老父母,教谕。”
  宋穆站在门槛外拱手行礼,金昌武和欧阳宏都扭过头来,当下笑着朝着宋穆招了招手。
  “宋穆你来了,快进来,坐到这边来说话。”
  宋穆受宠若惊,也是连忙迈步走了进去,在窗边桌前长凳上小心坐下,恭敬的看着两位。
  金昌武面带笑容的看着宋穆,抚着脸上的几缕胡子,然后开口说道。
  “宋穆,今日在县学,听说荀夫子让你们背诵经义了?”
  宋穆点了点头:“院试在即,夫子也希望我们能够多多巩固知识,如此才不会百密一疏。”
  金昌武点了点头,扭头看向一旁的教谕欧阳宏,这位面长,絮着长髯的大人也是点了点头,朝着宋穆说道。
  “宋穆,你昨日所做兴文诗很不错,我们已经快马送往京师,想必一月后的《天下文刊》上,便能见到你的诗了。”
  “哈哈,我石阳县多少年没出过才气八斗的诗词了,如今总算能够在圣上面前露露脸了。”
  欧阳宏心中似乎更有几分畅快,当下大笑着说道。
  宋穆也是咧嘴陪笑,而欧阳宏大笑了几声后,便也收敛重新看向宋穆,给宋穆递了一杯茶水,然后缓缓说道。
  “宋穆,你虽年方十七,但是这次院试,我想你必定也是有几分把握的,如此,要勤勉读书,争取一举拿下秀才文位。”
  “当然,若是能得三甲,或是拔得头筹,那就更加称心如意了!”
  欧阳宏如此说着,颇是几分感慨,宋穆起身拱手,严肃的说道。
  “宋穆必不负教谕厚望,勤勉读书,努力取得秀才文位。”
  “好,宋穆,既然你有这心思,又是我石阳县难得的文脉子弟,今日我便也赠你一物。”
  话毕,欧阳宏手上一抖,一个木质长盒便出现在桌子上,宋穆哑然,欧阳宏则是示意宋穆打开。
  宋穆小心打开,却见到其中放着一支毛笔,笔杆是玉石做做,笔头是某种狼毫,根根纤长分明,通体光泽亮丽,着实是一件好宝贝。
  宋穆看的一时间也是瞪大了眼睛,但却是连忙起身后退,面带惶恐的说道。
  “宋穆不敢,此等大礼,宋穆万万不敢取了。”
  欧阳宏却是摆了摆手,开口说道:“无妨,这支镇妖笔,是老夫前些年偶然做出来的,你收下便是,这既是我对你的鼓励,也算是你做出兴文诗的奖励。”
  旁边的县令金昌武这时候也帮腔道。
  “宋穆,你便收下吧,教谕说了是给你的奖励,便也舍得给你,毕竟他也不缺这么点东西。”
  “哈哈你个老家伙,我看是你惦记上了我的东西吧。”
  欧阳宏哈哈笑着,却是没再说什么了,宋穆也是连声道谢,郑重收下,这才重新坐下。
  而这时候三人之间的气氛却是顿时有些寂静,欧阳宏和金昌武都收了脸上的笑意,金昌武更是直接神色严肃的看向宋穆。
  “宋穆,今日叫你过来,却是有一件事情要与你说明。”
  宋穆连忙神色严肃的看向金昌武。
  “昨日的事情我们查了个大概,那狐妖是趁着最近修葺城墙,找了个缺口。绕过了大儒文章震慑。”
  “至于那四个魔人,乃是我县境内的青叶山上的土匪乔家四霸,他们被魔气吞噬,失了人性。”
  说道这里金昌武的眉头再次皱了皱。
  “但是这四个家伙究竟如何到了城中,如何被放在你的必经之路上,还有如何知道对你下手。”
  “这事情,却是断了踪迹,我们无从查起了。”
  金昌武如此说道,也算是给了宋穆一个交代,宋穆点了点头,而金昌武则是继续说道。
  “不过我们也并非是没有收获,昨日也抓了一个逃犯,那人虽然嘴硬,但我看来,目标也是你。”
  “而且他看上的还是你们宋家的古书。”
  金昌武此话一出,宋穆神色顿时一凛。
  宋家的古书,也就是自己脑海之中的那本宋氏古言注,在过去漫长的岁月之中,一直都是宋家最为珍视的传家宝。
  每一代都是誓死保存传承这古书。
  古往今来,打这本古书念头的人自然不少,此刻宋穆听得金昌武这般说道,心中却是有了几分猜想。
  这些日子,很多人都说到了自己的古书,这个秘密并不是人人知晓,如果外人来石阳县,就算知晓些许,也绝不可能如此目标明确的找上自己。
  那便只有一种可能,是城内有人打上了自己的主意。
  可那又会是谁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