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十九章 审问犯人

第十九章 审问犯人


  金昌武平静的说出这段话的时候,同样也在观察宋穆的表情。
  眼前这个年轻人在这几天内,让自己对他的看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可以说他是一鸣惊人,能在这般年纪作出兴文诗,让名不见经传的小城石阳县在《天下文刊》上露一次脸,这就是政绩,足以让自己重视。
  而这般的重视还未多久,对方就在城内遇险,三波人马都要来杀他,而且都聚集在了同一个晚上。
  一个小小的童生,竟然也能够牵动出这般风云,金昌武对宋穆已然有了几分别样的认识。
  而抛却这些,金昌武同样希望石阳县能再次出一个名动天下的文人,这于己于天下,都是大功。
  毕竟石阳县虽也处于江南西道赣江河段处,但在神州大地上实在是毫无特色可言。
  石阳县的文脉之家时至今日也才不过三家,其中两家还是近百年才出现的,可以说石阳县文风极其孱弱,若不是有这出了十三位进士的宋家在充着门面,如今怕是更在别县面前低人一等。
  金昌武是存了私心的,他想要再次在宋家人的身上看到奇迹。
  但他也害怕这份奇迹会转瞬即逝,面前这个十七岁的少年心性如何,若是他能对这次的事情泰然处之,那么自己必定也对其倚重。
  金昌武心中这般想着,这也是刚刚金昌武与欧阳宏商讨的结果,要好好看看这宋穆的心性。
  宋穆此刻也是低头思量了片刻,抬起头来对着金昌武开口说道。
  “大人,我现在能去见一见那被抓起来的人吗?”
  宋穆这般开口说道,金昌武和欧阳宏都愣了一下,宋穆说要去那大牢之中亲自看一看那个家伙?
  “我并不奢望从其口中知晓这事情的原委,只是我想要知道,究竟是如何的一个人会想着打我的主意。”
  宋穆面色平静的开口说道,这件事情实在是过于复杂,远远不是自己能够摆平的,县令今日这般开口,其实除了给自己一个交代,也就只是提个醒。
  而不是让自己提出什么荒唐的条件。
  宋穆没想着再往下刨根问底,但是对于那夜未见到的又一个凶手,宋穆想要看看。
  究竟他们都是看上了自己身上的宋家古书吗?
  “好,这个要求我自然要满足你。”金昌武当下站起身来,与那欧阳宏打了个眼色,然后朝着外面招呼了一声。
  “去地牢!”
  那衙役应声带路,金昌武也朝着宋穆招手。
  “关押那家伙的地牢就在这里,便同我来。”
  宋穆听闻当下一愣,没想到金昌武会答应的这么爽快,而见着对方向一旁示意,宋穆当下也是点头迈步。
  这县衙的牢狱,宋穆还从未见过,不过听金昌武说,这牢狱就在此处?
  宋穆下到一楼,然后见到衙役打开阁楼一侧的一道门,一个黝黑向下的通道便出现在宋穆面前。
  金昌武走在前面,同时给宋穆介绍这个情况。
  “这里不同于县衙大牢,此处地牢所囚禁之人都是有大恶之人,也最容易受魔气感染,十分容易入魔,只有让大儒文章就地镇压,才能够保证其心智清明。”
  金昌武这般说道,宋穆也在心中暗暗点了点头,跟在后面的欧阳宏却也是补充了两句。
  “文朝未立之时,魔物侵扰比之妖族更甚,曾经还出现过一城百姓顷刻入魔,见人就杀的恐怖场面。”
  “恶人多入魔,但太祖仁慈,命令囚恶人于大儒文章之下,每日安排文人诵读大道文章,以静心境,明心智。”
  “若是教化可善,便也能再回平凡世界。”
  欧阳宏如此说道,宋穆却是扭头看着对方。
  这个世界的教谕可不单单管着教育,还要掌管入魔之人的心境净化,难怪今日会在这里遇到欧阳宏,也难怪金昌武会把见面的地点选在这里。
  通道一路蜿蜒向下,似乎往下走了数十米,宋穆才见到几盏油灯点***仄的地牢门口几个穿着银白盔甲的军士连忙起身,朝着金昌武和欧阳宏行礼。
  宋穆也同样打量着这些军士,他们大多手掌粗大,身强力壮,不过更奇异的是他们的盔甲上都有铭文,那或许是一些诗词文章。
  “见过知县大人,教谕大人。”
  一个牢头打扮的军官走上前来朝着两人行礼,金昌武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昨日抓来的那个犯人在何处?”
  “在丁字牢房,大人可是要提审?”军官恭敬的说道。
  “嗯,便带出来吧。”金昌武点头说道,然后走到旁边一个房间之中坐下。
  宋穆也跟着而去,这个低仄的房间昏暗无比,几盏油灯挂在墙上亮着,而在门口对面的墙壁上,则是开出了一片栅栏,栅栏内,又是一个小房间。
  宋穆和欧阳宏坐在房间之中的长凳上,不久后便听到栅栏里面发出叮当的声音,然后两个军士压着一个身影走向了栅栏内的小房间之中。
  宋穆眯着眼看去,昏暗的火光下看不清楚对方的面容,但依稀能判断是个中年男子。
  “鲁崛,抬起头来!”
  金昌武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沉声说道,一身进士气魄尽显,强大的威压使那小房间之中的男子顿时抖了抖,然后缓缓的抬起头。
  那是一张无比阴翳的脸,鹰钩鼻,颧骨突出,眼窝深陷。
  但是此刻脸上满是恐惧。
  “这鲁崛是崇文十七年的秀才,定州人士,二十年乡试失败,竟在客栈恼怒打杀了同乡而被通缉,时至今日才被擒获。”
  “昨日属下已经连夜审讯,对方只言是见城中大乱,临时起意,不过后被大人们威压震慑,慌乱逃窜,最后才被抓。”
  一个军官这时候拿着册子说道,今年是崇文二十七年,七年后,这人竟然流落到了这里,才被捉住。
  金昌武点了点头,向着旁边的宋穆说道。
  “宋穆,便是这个人了。”
  听得金昌武说话,宋穆和那鲁崛的目光几乎在下一刻就对视在了一起。
  宋穆站起身,目光穿透黑暗,直直的盯着对方。
  鲁崛神色陡然凝固,看着宋穆,却是突然眼珠转动,嘴巴似乎嘟囔了一句。
  而宋穆则是迈步走上前去,就站在那栅栏边,朝着对方看去。
  “你认识我是吗?”宋穆直截了当的问道。
  沉默良久,一个尖细的声音从对方口中传出。
  “不认识。我说过多少遍了,我只是路过,殃及池鱼罢了。”
  宋穆眯着眼,能够看清楚对方狡黠的目光。
  “但你的确是准备对我动手对吗?而且你也知道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宋穆再次问道。
  “不过是临时起意罢了,亡命天涯的人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吗?”
  宋穆依旧面色平静,再问了一句。
  “但是你并不是简单的想抢东西对吗?你脑子里第一个想法是想杀了我吧?”
  “笑话,你们文脉之家的子弟,都是这般妄想之人吗?我说了,我只是路过罢了。”
  鲁崛依然坚持自己的说法,金昌武和欧阳宏都没说什么,宋穆则是微微低头,瞥了对方一眼,然后又垂下目光。
  “但你的脚指头在说你在说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