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十章 入魔!

第二十章 入魔!


  鲁崛此刻穿着的是地牢的囚服,手脚上都带着一种宽大特制的镣铐,脚上并没有穿鞋子,而宋穆通过那扇栅栏,看到了对方朝着地面微微勾起的脚面。
  自己刚刚走过去的时候,他还是很平静,但是自己只是问了几句话,他便已经有些乱了分寸。
  未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在说谎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的做出一些动作来缓解心中的紧张。
  这鲁崛本就被金昌武的进士气魄吓得有些慌乱,再被宋穆这般逼问,一时间虽强装镇定,但身体却是完全出卖了他自己。
  而且宋穆还耍了个小手段,即一个变相的登门槛效应,虽然只是在文字上逐渐递进到一些具体事实,但是当问题越来越精细的时候,鲁崛便不可避免的暴露了。
  金昌武当下也是诧然,他能够听出宋穆那番话的节奏,和审讯有些异曲同工之妙,又听宋穆说对方在说谎,当下也是有些惊奇,起身往前面而来。
  宋穆则依旧是平静的开口问道。
  “是城内的人指使你的是吗?”
  鲁崛冷笑了一声,不说话。
  宋穆也神色微顿,却是抬头看着那鲁崛说道。
  “我想那个指使你的人认识我,并且对我很熟悉。”
  鲁崛依旧是不说话,似乎完全不搭理宋穆,让宋穆有力的出击如同打在棉花之上。
  他似乎察觉到了宋穆话语之中的问题,选择了沉默。
  金昌武已经走到了前面,冷哼一声说道。
  “鲁崛,莫要装傻充愣,你可要明白,刺杀文脉子第,再加上的你之前打杀秀才文人,数罪并罚,要按车裂论处!”
  “若是坦白交代,便也留你个全尸。”
  金昌武带着极致的冷冽说道,那声音让整个房间的温度都降低了不少。
  但是那鲁崛依旧是一言不发,似乎咬定了这件事情和自己无关,金昌武当下见状,也是朝着宋穆叹了口气说道。
  “还是待我们多审问几日吧,宋穆,今日人你也见到了,便无须太过担心,走吧。”
  宋穆看着鲁崛,当下也是目光微垂,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点头扭身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时候,一声低低的笑声传来,笑声绵长阴冷,然后突然变成放声大笑,再变成肆无忌惮的狂笑。
  “天下文脉有的是更迭的时候,可世界上哪只有文力一条通天路,文力困心,文力困心啊!”
  鲁崛咆哮着大吼道,而此刻他身上开始疯狂的往外涌动文力,那文力瞬间充斥这整个房间,而且还在不断的增加。
  宋穆见状也是连连后退,见到这鲁崛的文力颜色完全不对,不是颜色纯净的样子,而是一种浑浊的土褐色,此刻这散发出来的浑浊文力正在整个房间之中翻滚。
  “不好!”一直坐在一旁的欧阳宏立马起身,眼睛大瞪着,大喊一声。
  “兵士听令,立刻锁住对方,催动禁文锁!”
  话音落下,欧阳宏已经朝着前面扑来,欧阳宏同样是进士修为,一身文力涤荡而出,手中凭空出现一只红色朱笔,另一手凝聚水汽落入笔中,当下虚空落笔!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万籁此都寂,但余钟磬音。”
  一首常建的《题破山寺后禅院》立刻浮于虚空之中,那鲜红的字体飘飘然朝着栅栏内正被兵丁控制住的鲁崛飘去。
  而整个房间之中也传来阵阵鸟叫钟鸣,清冷的感觉陡然而来,连宋穆都觉得神色一清。
  进士所写的清心明智诗句,功效立竿见影,那红色字体快速荡开浑浊的文力,穿过栅栏,直扑入那鲁崛的体内,在其皮肤下游走,然后集聚于面部,沉入其中。
  下一刻那暴躁的鲁崛便安定了不少,那外放涌动的污浊文力也逐渐消散。
  宋穆也沉沉吐出一口气,看向其中,欧阳宏已经快步来到那栅栏边,手成爪形,道道文力在他的手中汇聚,然后持续打入那鲁崛的体内。
  只不过欧阳宏此刻脸上的表情还是很有几分凝重。
  “欧阳兄,这鲁崛已经入魔?!”
  金昌武神色严峻的走到前面开口问道,看着那已经陷入昏迷之中的鲁崛,当下也是紧张的问道。
  没想到就刚刚这两句话下来,这鲁崛竟然就入魔了。
  在牢狱之中入魔,尤其是这种身具文力的文人入魔,可谓是最为凶险。
  他一旦入魔,便也重新拥有了秀才的神通,又有魔气加持,境界难测,只会更难制服。
  更加令人担忧的是,到时候那汹涌的魔气也会对周围的囚犯造成影响。
  这很可能引发连锁反应。
  欧阳宏此刻再次打入几道文气入鲁崛体内,当下眉头却是半点没有舒展。
  “奇怪,这不像是自己入魔,似乎迅猛而来,怎么会如此猛烈?”
  欧阳宏如此说道,金昌武也像是听到了一个恐怖的消息一般,看向欧阳宏连忙问道。
  “不是自己入魔,难道是魔道之人种下了心魔种?”
  “不知,金兄,情况不妙,这家伙,我们快快处理了吧。”欧阳宏叹息的说道,看了话音还未落下,那昏迷的鲁崛却是陡然睁开了眼睛。
  那双眼睛之中已经泛出红光。
  “小心!”宋穆最先注意到了这情况,当下朝着几人大喊一声。
  而下一刻,那鲁崛的七窍之中便开始冒出黑烟。
  那黑烟汹涌而出,最先扑向了锁着鲁崛的两名军士。
  这两名军士立刻发出惨叫,重重的摔飞在墙上,他们身上的盔甲铭文开始闪动,帮着他们抵御这黑气。
  “魔气!文气已经成了魔气了!”
  欧阳宏见状更是神情惊惧,连忙左手释放文力镇压,右手提笔再次虚空题诗。
  《题破山寺破禅院》再写了一遍,但是红字打入魔气之中,这一次却没有起到效果。
  “该死,是心魔种!这鲁崛也有意入魔,我镇不住了!”
  欧阳宏当下喊道,金昌武连忙上前,双手文力涌动而出。
  “我来助你,狱官!立刻带着宋穆离开!”
  这般说着,欧阳宏和金昌武两个人都同时提笔写下两首静心诗。
  但是诗文而出,却是只是弹压住了这魔气片刻,金昌武额头渗出汗水,当下后退一步,竟然掏出了自己腰间的官印。
  “不行,我担心地牢撑不住,我要借助大儒之力!”
  金昌武如此说道,催动手中官印,道道光芒从那金制官印其中显现,而后头顶的石缝之中开始冒出道道金色光芒,一股浩然正气之感陡然袭来,宋穆扭身向后退去,只觉得周边一切都在被向下打压。
  “金兄,我们动手吧,这鲁崛,正在突破!”
  “那便杀了他,绝不能让他在这里入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