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十一章 清明诗

第二十一章 清明诗


  金昌武当下厉声说道,而此刻从鲁崛身上散发出来的魔气此刻仿佛已经有了实体一般。
  汹涌的魔气正在向着四周散溢,若不是大儒文章汇聚的文气暂时镇压,情况便更加不容乐观了。
  金昌武和欧阳宏都在努力抵御着,此刻欧阳宏也是立刻补充说道。
  “找到那家伙的位置,只有杀了他,这些魔气才能够消失。”
  “那我们一同动手,务必把他解决在这里!”
  话毕,两个人再次开始写诗,欧阳宏更是直接开始从口中念动诗词。
  这一次出现的却不再是清明诗,而是战诗。
  清明诗最主要的作用是使人心情平静,同时驱散一些简单的魔气,但是现在鲁崛已经彻底发狂,那魔气已经从身体之中自然涌出,那么就必须使用战诗了。
  果然,欧阳宏和金昌武的战诗一用,这逼仄的空间之中便立刻出现了变化。
  金昌武写出一首战将诗,整个人立刻就穿上了一件金光熠熠的盔甲,手中更是幻化出一把长刀,然后直接窜入了魔气之中。
  欧阳宏则是唤出一群光鸟,光鸟叽喳着向着那栅栏后的小房间之中冲去。
  两人都是文战师,身为进士,所使用的战诗同样令人大开眼界。
  金昌武腰间的金印此刻也在不断发光,那光芒勾动大儒文章和登文阁的文章文气,不断的将这片空间包裹住。
  不过片刻,没有过分激烈的打斗,穿着一身金甲的金昌武在光鸟配合下于魔气之中闪现,下一刻便直接打断了鲁崛的四肢,一只手掐着对方的脖子,直接提着对方往外走。
  金昌武毕竟是进士修为,一身文力十分浑厚,对付一个还未蜕变的秀才魔人,自然是手到擒来。
  而此刻的鲁崛已经完全变了一番模样。
  他全身发红,手脚上都长出了长长的黑色爪子,一根根的骨刺从其背后和手臂上窜出,依旧是那张阴翳的面庞,但是嘴角已经有尖牙露出。
  只不过此刻他已经如同一具剪断线的木偶一般被金昌武提着扔了出来。
  “骨魔,是被人下了心魔种了。”
  金昌武身上的盔甲消失,欧阳宏也收了神通上前查看,用文力一探,顿时皱了皱眉头。
  “他脑中还有半分清明,可要搜魂?”
  “你能做得到吗?”金昌武拍了拍官袍上的尘土,朝着他说道。
  “也不是做不到,只不过要想从其中剥出一点有用的东西来,我需要首创诗的文气。”
  “那你便动手就是了。”
  欧阳宏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给我写诗吗?至少要才气三斗的清明诗。”
  “你也知道,清明诗,最讲意境,意境一气呵成,才能有用。”
  “这……”金昌武一听要做清明诗,还需要达到才气三斗的清明诗,当下也是叹了口气。
  金昌武扭头看了看那气息渐弱的鲁崛,只能是摇了摇头。
  “那我便将他立刻处理了。”
  说着,金昌武就要去抓这鲁崛,而门口却是传来一个试探的声音。
  “大人,不如,让我试一试?”
  听得宋穆这般说道,金昌武和欧阳宏都顿了顿,金昌武则是扭过头有些惊讶的说道。
  “宋穆,你还未离开这里?”
  宋穆尴尬笑了一声:“知县大人金印盖下,这登文阁下都被锁住了。”
  不过宋穆很快又正色说道。
  “不过大人,既然这鲁崛脑中或许还有些东西,那我也想试一试。”
  “清明诗,可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旁边的欧阳宏这时候说道,神色还是有几分不适,觉得宋穆有些过分骄傲了,虽然他做出一首才气八斗的兴文诗,但这并不代表能做出清明诗。
  这种含有静谧之意或者禅意所述要有静的诗词,十分难得,自己一个进士都没有把握立刻做出来,没想到宋穆却是觉得自己能够做到。
  欧阳宏说这番话,也是有几分敲打的意思。
  但是金昌武当下却是摸了摸胡子,看着宋穆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宋穆抿了抿嘴,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看向面前的两人。
  “罢了,反正这鲁崛已经没了威胁,便让你试一试,也差不了这一时半刻。”
  “再说那日你做兴文诗我们也未曾见到,今日我倒想看一看,你能够做出什么清明诗来。”
  金昌武当下拍板说道,目光之中倒是有几分期待。
  欧阳宏见金昌武这般说道,皱了皱眉头,但是也并没有拒绝。
  就当是这小子班门弄斧,吃上一两次教训也是好的,总归不会再那么傲气凌人。
  欧阳宏当下也算是默认了,得到这个回复的宋穆也是点了点头,拿出身上的书袋开始往外掏笔墨纸砚。
  “罢了,便用我的吧。”欧阳宏这般说道,桌上立刻多了墨纸砚三样东西,然后欧阳宏看着宋穆说道。
  “就用我刚刚送给你的那支笔吧。”
  “不过若是不成,那便也算了。”
  欧阳宏如此说道,宋穆没有说话,只是拱了拱手,然后走上前去。
  依旧是缓缓研墨,宋穆眉头微皱,似乎是在思索。
  金昌武和欧阳宏都看向宋穆,想着他究竟如何能够做出一首清明诗来。
  而片刻后,两人便见到宋穆取出那支镇妖笔,然后蘸墨落笔。
  欧阳宏就站在一侧,看着宋穆将一句诗写了出来,而旁边的金昌武也连忙看来。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
  “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几句诗歌跃然纸上,下一刻便见到文气开始涌动,欧阳宏当下发出惊叹。
  “咦?”
  说着,欧阳宏便猛然瞪大了眼睛,当下颇有几分刮目相看的意味对着宋穆说道。
  “好,好一个勿使惹尘埃,这首诗,绝对够了!”
  话毕,便见到宋穆已经开始写这首诗的标题。
  《修行偈颂》
  诗名落成,便见到白气从诗歌上飘出,浓郁的文气让人神清气爽。
  就连隔壁牢房的一些犯人都渐渐安定了下来。
  欧阳宏的喜色溢于言表,当下也不再等待,直接对着宋穆说道。
  “固守本心,先不要立刻吸收这原创文气。”
  说着,欧阳宏便手指掐诀,而后文力从其手掌之中涌出,将那翻腾的文气直接固定住,然后一只手指向那躺在地上的鲁崛。
  白气迅速的笼罩了那鲁崛,而欧阳宏已经在一旁盘坐下来,当下双手释放文力,紧闭着眼睛。
  宋穆强忍着古书的震动而不去吸收这一股文气,只见着欧阳宏不断的放出文力同样覆盖着那鲁崛。
  “这搜魂之术十难成一,不过你这首诗才气有五斗,就看欧阳兄能不能拼命搜出来。”
  金昌武此刻也看着欧阳宏的动作,对着宋穆解释道。
  而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欧阳宏睁开眼睛,手上再次掐住一个法决,对着宋穆说道。
  “宋穆,可以吸收了。”
  说着,便见到那团已经变得氤氲的文气朝着宋穆袭来,宋穆立刻松开禁锢,任凭古书吸收这些文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