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十二章 山雨欲来

第二十二章 山雨欲来


  文气一入体,宋穆当下就心中一喜。
  因为这股文气更加浓郁,并且还十分的精纯。
  这首诗只比自己之前所做的《苔》才气高了一斗,但绝不可能就会有如此精纯的文气。
  那唯一的解释,便是这是刚刚欧阳宏一番运作过后的结果。
  闭着眼接受文气的宋穆当下只觉得脑中古书都在震颤,而古书页上也再次多了这首诗。
  辅战诗,才气五斗。
  书页上出现说明,宋穆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首清明诗的确不错,相信之后也会是个不错的助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待到那文气完全被古书吸收,宋穆才缓缓睁开了眼睛,而面前金昌武和欧阳宏正看着自己的诗在说着些什么。
  而在桌子前面,那鲁崛已经变成一片石雕,彻底没了生息。
  “不错,你吸收文气的速度也比别人快上不少,我将鲁崛最后一丝精纯文力提纯给了你,如今感觉如何?”
  欧阳宏见到宋穆睁开眼睛,当下开口问道。
  宋穆笑着点了点头:“学生只觉得自己浑身快被文力充斥的满满当当了。”
  “哈哈,无须担心,这些日子多诵读经典,多做文章,好好沉淀一番,到时候院试的时候,相信你会有惊喜的!”
  金昌武当下也是点了点头,却是指着面前的这首诗说道。
  “这首诗颇有几分禅意,倒是和佛家有些渊源,宋穆,你涉猎的范围倒是很广啊。”
  宋穆连忙谦虚的道。
  “宋穆不敢,只是原来家中的长辈也曾有吃斋念佛,耳濡目染,凭着小时候的记忆才做出来的。”
  宋家过去有人吃斋念佛这是事实,宋穆只不过添油加醋算是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而且宋穆也是发觉这世界佛教没落的厉害,佛脚还传承着魏晋遗风,本来的神秀大师,惠能大师竟然不存在。
  如此,宋穆才写下了这首禅诗。
  而金昌武和欧阳宏当下也是点了点头,显然对此并没有什么异议。
  这篇才气五斗的清明诗自然也是收入了登文阁之中,之后也会共享给天下登文阁,宋穆仅是来了这方世界不到半个月,就有两首诗可以天下传唱,便已经达成了别人或许一辈子也难达成的成就。
  地牢之事作罢,宋穆便也被护送出了地牢,而同样回到外面金昌武看着宋穆离开之后,便陡然神情一沉。
  与此同时,金昌武召集的几位县衙官员也到场,而金昌武告诉了他们一个惊人的事情。
  有魔族试图颠覆石阳县城,魔化百姓,并借此席卷整个吉州府。
  这个无比震惊的消息自然是欧阳宏从那鲁崛的脑海之中搜罗来的,只不过实在是无法在更近一步,只搜索到了一个具体的时间。
  八月。
  这个时间近在眼前。
  一个惊天阴谋,竟然在宋穆一首诗的作用下浮出水面。
  而宋穆还不知道自己无意间再次搅动了石阳县的风雨。
  ……
  宋穆从北城墙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黯淡了下来,两个官差一路护送宋穆到了胡同口,宋穆这才独自进去,回到祖宅。
  二叔已经回来了,此刻正帮着二婶在厨房烧火,听到宋穆推门进院的声音,当下起身走了出来。
  “穆哥儿,你回来了,去哪了?”
  宋良达轻声问道,自己这个侄儿这两天可是给自己长脸了,就连自己在那城墙上,本来是做着苦力,今日都被关照,只用做些安排物料运输的活便可以了。
  自从这个侄子从去阳岗回来之后,就像是彻底开窍了一般,不仅文章诗词写的更好了,连为人处世都更加流畅了。
  所以现在宋良达看着自己这个侄子,简直是满意到家了。
  宋穆和宋良达简单说了一下今日受到县令召见,是为了说明一下昨晚的事情,也没提到在地牢之中的一切。
  宋良达听闻却是神色有些后怕,昨日他太高兴,喝了太多酒,根本不记得上了马车后发生了什么。
  只是今日在工地上,才听得别人谈论昨晚城内兵马变动,似乎是出了什么乱子,而后宋良达才意识到这回事情竟然和自己有关。
  “没事便好,没事便好,如今咱们万事小心,可千万不能再出什么变故了。”
  宋良达叹了口气说道,也拉着宋穆进屋,正屋内朱氏和丫丫已经摆好了桌椅饭菜,就等着吃饭了。
  这算是宋家最为温馨的一刻,每日不管多晚,只要没有提前说明,便一定等着全家人都到了才吃饭。
  宋穆坐下端起碗筷,满满的饭菜便已经放入碗中。
  宋良达和朱氏对宋穆的关爱溢于言表。
  “不用了婶婶,这些大家一起吃,给丫丫吃。”
  宋穆感动之余,也是连忙阻止两人给自己夹菜,而是伸出筷子,往三人碗里都夹了些菜。
  “好好好,小穆啊,你不用操心,如今二叔得了份银子不错的差事,咱们不说吃香的喝辣的,填饱肚子自然是没问题。”
  宋良达看着懂事的侄子也是抹了抹眼睛说道。
  吃着饭的丫丫晃着腿看着自己的父亲笑道。
  “爹爹羞,还掉眼泪。”
  朱氏也有几分感慨,宋穆安抚了几句,也是连忙招呼吃饭,一副家庭和睦的样子。
  晚饭过后,宋穆照例打了一桶水到房间之中洗漱。
  如今还未入秋,天气还是有些炎热,宋穆每天穿着薄袍子,依旧是汗流浃背,身上汗臭味自然有些大。
  所以病情好了之后,宋穆也是坚持每天洗澡,再自己把衣物都洗了去。
  这些事情二叔一直说让朱氏去做,但是宋穆都婉拒了。
  从小就独立惯的宋穆,做这些事情已经养成了习惯。
  将衣物晾晒好,宋穆回到房中,小心的点起油灯,拿出书本,摊开笔墨,开始想着今日孙秀才给自己出的题目。
  做文章终究还是能否成功的重要因素。
  只有写的一手好文章,在院试考场上才能游刃有余,凝聚文力之时也才能水到渠成。
  宋穆挑灯夜战,心疼的废了几张竹纸,这才终于写出了一篇还满意的答案。
  起床上厕所时,宋穆看向头顶的天空,月朗星稀,已经是深夜。
  如此读书的时候,宋穆已经有些年头没感觉过了。
  如今竟然还有几分感慨。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宋穆喃喃道了一句,排干净水,转身回屋。
  躺下的宋穆并没有真正入睡,而是打开了脑中的古书,开始了另一番修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