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十三章 城中异动

第二十三章 城中异动


  农历七月二十二,财神节。
  宋穆罕见的一大早没有在院中背书,而是和朱氏以及丫丫宋明微收拾了一番东西,早早地直奔城西城隍庙街。
  今日是财神节,宋穆也不太懂这里的传统,为何不是在家中敬神,而是一大早的往着城隍庙而去。
  这个世界的风俗变化的有些奇妙,就算是文人可成圣的年代,百姓们依旧有信佛崇道的,这是天星未落下之前就流传下来的习俗,也被百姓一直传承了下来。
  不过等宋穆到了城隍庙街,看着这里人头攒动,小摊贩遍地,鸡鸭鱼肉,杂耍唱戏。听着各种叫卖拉客的声音不绝于耳的时候,宋穆算是明白为什么财神节要赶庙会了。
  这一条城隍庙街,就是古代难有的大卖场,不管何人在道路旁支个摊子便可做买卖,这怎么不是财神节呢?
  朱氏带着宋穆来的时候也不过是清晨时分,可城隍庙街已经是人满为患,而朱氏则是拽着丫丫,然后招呼着宋穆往着城隍庙而去。
  今天朱氏是来还愿的,上个月宋穆昏迷送回来之后,朱氏一个人跑来城隍庙给宋穆祈福,如今宋穆活蹦乱跳,甚至文采斐然独树一帜,这自然让朱氏深觉是城隍爷保佑的功劳。
  子不语怪力乱神,宋穆则只是单纯的来凑个热闹,顺便解解这些天的烦闷。
  如今来到这个世界一个月了,宋穆也算融入到了这个社会之中,而且现在在古书加持之下,自己每日涵养文气,磨炼念力,虽然还未凝聚文力和念力,但依旧越来越感觉身体精力充沛,体格壮硕。
  宋穆甚至有预感,只要自己能够院试的时候写出一篇足够好的文章,或许就能够一举突破童生桎梏,进入秀才境界。
  不过如今自己的经义依旧是有些不过关,这些日子给孙秀财和荀夫子送去的文章,给回来的反馈总归是不怎么好。
  院试要考经义,诗赋,策论三场,如今宋穆经义和策论都还需要好好打磨一番。
  孙秀才和荀夫子都说自己的经义理论详实,但立意有些不准,还有自己的策论,所言有些不成体统,而且有时候天马行空。
  宋穆自然知道那不是不成体统,实在是自己的想法太先进,可这样的毛病,宋穆也只能慢慢改了。
  所幸院试还有些时间,一切都应当还来得及。
  这般想着,宋穆已经和朱氏来到了城隍庙前,这里同样人山人海,无数百姓也都争着来这里烧香。
  烧香要起得早,虽然争不到头柱香,但这依旧不乏众人的热情。
  宋穆也跟着朱氏往里面挤,朱氏见着满满当当的人拥堵着,当下还更较真了几分,让宋穆看着丫丫,自己则借用庞大的体型飞快向前。
  宋穆望而生畏,当下便也停下脚步,见着丫丫正死命攥着自己衣服的一角,陷在人群之中很是有些惶恐。
  “走丫丫,我们吃肉包子去。”宋穆一把拉住丫丫,笑着说道。
  “大哥,可是娘让我们等着。”丫丫听闻显得有些局促犹豫,小姑娘平日里多受朱氏的管教,胆子也有几分怯懦。
  宋穆却是笑了笑,当下拉着她往旁边的一个包子铺而去。
  “在这二婶出来就看到我们了,快坐下,你不是早就说要吃包子吗?”
  宋穆笑着拉着丫丫在摊子上的一个位置上坐下,然后朝着店家招手。
  “店家,来四个肉包子,再来两碗米汤。”
  丫丫坐在凳子上不住的打量着四周,但是最后还是被肉包子的香味给吸引了,当下眯着眼,晃着腿吃包子。
  宋穆笑着拿起了一个包子,而这时候旁边的桌边却是传来低声交谈的声音。
  “老大,咱们这买卖做不了了,这几日石阳县官道看得紧,到处都是官差盘问。”
  “也是奇了,这石阳县个小地方,怎么突然就弄得这么紧张了,昨日咱们入城的时候,那兵丁还要验血呢。”
  “听说是城里之前出了魔人,如今四处戒严,都在盘查外面的人。”
  三个穿着粗衣的汉子小声的说着,腰间鼓鼓囊囊,旁边放着几个担子,说话间正喝着米粥嚼着馒头。
  而那其中穿的最为得体的一个粗狂汉子也是皱了皱眉头,当下沉声说道。
  “咱们走完这趟便是了,听说就是这石阳县盘问得紧,出了石阳县,咱们也就不用那么担心了。”
  几人都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宋穆则是耸了耸鼻子,闻到了一些别的味道。
  这几人应当不是歹人,但是看他们的模样,运送的东西估计有些来路不明。
  宋穆当下留了个心眼,心中却是有些诧异,石阳县现在在官道,城门口排查往来人员?
  这是上次的事情?
  宋穆想到了那日在地牢之中的事情,心中有些不安,那鲁崛入魔时候的场面此刻还历历在目。
  那日自己吸收文气的时候,欧阳宏和金昌武毕竟交谈了什么。
  或许他们真的从那鲁崛的脑中搜刮到了什么东西,才做了这番动作。
  这是不是意味着,石阳县真的要出大事情了?
  宋穆心中突然蹦出这个念头,就连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大哥,你也吃呀。”
  这时候旁边的丫丫见着宋穆拿着包子不下嘴,当下也开口说道。
  能够吃上一顿肉包子,已经是丫丫最幸福的事情,家中现在不宽裕,就算有些油水,但这样啃肉包子的日子还是太少了。
  宋穆回过神来,当下笑着点头,而旁边的三个汉子已经吃完了东西,此刻付了钱挑着担子就走。
  他们看样子要从西城门出去。
  宋穆只是微微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招呼丫丫吃包子。
  不一会儿,朱氏也从那城隍庙出来了,本来正着急宋穆和丫丫不见了踪迹,却立刻见到不远处的摊子上两人正在吃东西,这才连忙走了过来。
  “穆哥儿,你咋带着丫丫来这里了,我在里面没看到你们,还以为被挤出去了嘞。”
  “婶婶,我俩实在挤不进去了,没办法才出来了,婶婶快坐,吃点东西。”宋穆笑着说道。
  丫丫更是手里递过去一个包子,小眼睛眯的成了一条缝:“娘,吃肉包子,肉包子可好吃了。”
  朱氏咧了咧嘴,看着肉包子有些肉痛,但是没在宋穆面前表现出来,只是接过包子没有吃,而是在兜里往外掏钱。
  “我先付了钱,吃完咱们再逛逛庙会,买些东西。”
  朱氏这般说道,宋穆连忙摆手:“婶婶不要急,刚刚已经给过了。”
  宋家虽然贫寒,但是毕竟宋穆每日都要去县学上课,总归有花钱的地方,这些日子二叔的差事挣得多,也多给了宋穆一些,除了日常的花销,宋穆基本都攒了下来。
  听到宋穆付过了钱,朱氏脸上愣了愣,也没说话,只是把包子揣进篮子里,看着宋穆和丫丫吃完。
  宋穆知道这是婶子舍不得,留给二叔的,也没有多说什么。
  吃完包子,三人从摊子里出来,准备去街上买点家常的东西,可就在这时候,这闹市里突然传来一阵惨叫。
  宋穆抬头望去,只见到一个浑身浴火的汉子正慌忙跑出一处摊子,旁边的人连忙上去扑救。
  紧张的宋穆短暂的松了口气,看来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
  可还不等众人回过神来,那扑打的人群之中突然传来一声更加凄厉的惨叫。
  然后周边的人群疯了一样的朝着四周散溢开来。
  朱氏眼疾手快抓着丫丫,招呼宋穆往一边一侧的胡同口而去,宋穆则是扭头看去,却猛然瞪大了眼睛。
  那人群之中,一个浑身浴火的人此刻正趴在另一人身上,张开大嘴咬向对方的喉咙。
  惨叫声正从那被撕咬的人口中传来,他拼命挣扎着,可那浑身冒火的人动作却是更加凶残。
  一队军士已经冲了过去,而周遭四散的人群之中,却是突然再次传来数声惨叫。
  宋穆连忙望去,便又见到另一边有一个男的正在疯狂的殴打他旁边的一个老汉,而且嘴里还不断发出阵阵咆哮。
  魔!
  这城内竟然再次有人入魔!
  宋穆心中大为震撼,当下立刻扭头对着旁边的朱氏说道:“婶子,快带着丫丫回去,快走!”
  宋穆这般说道,朱氏也是连忙抱起丫丫,又看向宋穆:“穆哥儿,我们一起走啊!”
  宋穆扭头看了一眼旁边那个已经无人敢接近的家伙,再看着他身下已经快去了半条命的老者。
  冲进人群的兵士与自己还有一段距离,城内护城的文人也还未出现在这里,宋穆咬了咬牙,往随身的书袋中掏着纸笔。
  “我立刻就来,婶,你们先走!”
  宋穆这般说着,已经靠墙在纸上开始写清明诗。
  “身是菩提树……勿使惹尘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