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十七章 你上辈子是个醋坛子吗?

第二十七章 你上辈子是个醋坛子吗?


  学堂之中顿时陷入一片欢呼之中,一个个童生争先恐后的查看这首诗下的大学士评语,见到那段评语之后则更是喜形于色。
  仿佛这一刻这首诗是他们所做,而他们受到了大学士的认可。
  其中更有人直接高声说道。
  “诸位!不知你们有没有感觉到,前些天开始,我体内的文气便不自觉的开始充盈,是不是这天下文刊登出,天下人都在诵读这首诗了?”
  此话一出,其他人也是连声赞同,一个个都说感受到了自己体内文气的充盈。
  而话音落下,他们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此刻坐在学堂之中的宋穆。
  宋穆也同样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他们,当下也朝着诸位拱了拱手。
  “诸位同砚,既然大学士对我们赞赏有加,那我等更应当勉励读书,童生只是开始,诸位都是人杰,他日我们在金殿上共商国是,岂不是妙谈?”
  “好!”
  宋穆趁着众人都是心潮澎湃的时候,用这番话给众人来了一次鼓劲纳威,如此话语带着一番煽动,但几乎所有人都无比的赞成。
  站在陛下身边,挥手执掌天下,是所有人心中的梦想。
  那邵乐当下就起身应和,其他人也纷纷应和,整个教室之中都充满了斗志昂扬的气氛。
  而坐在角落之中的潘文皓此刻看向宋穆的目光,仇恨的目光之中却带着带着几分羡慕。
  这样一呼百应的模样,也曾经是潘文皓梦寐以求的,他一直希望能够在县学之中得到这般的拥簇。
  也为此努力过了许久。
  但是除了一帮童生文位都没有的家伙愿意跟着自己,那些童生却压根根本不会理会自己,就连那次宋穆做出兴文诗之后,齐大作也被他家中之人给管了起来。
  尤其宋穆从那日做出了兴文诗开始之后,这些本来也对宋穆无感的童生竟然一个个的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恭维起他了。
  潘文皓更加握紧了拳头。
  院试之上,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打败他,到时候,自己不仅要拿到他的古书,还要他在自己的面前磕头认错。
  让他知道,谁才是童生之首!
  《天下文刊》带来的震动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直到教习到来众人才渐渐停下。
  而这本《天下文刊》也终于传到了宋穆的手中。
  对于这古代官方的期刊,宋穆倒是很有一番兴趣,当下也是翻阅起来,上面有不少进士和翰林的撰写文章,所写词句典故颇多,经义理论详实,宋穆一时间也看入迷了。
  而在读完之后,宋穆也觉得胸中有一口文人豪迈之气吐出,那全身涌动的文气也更加浑厚了一丝。
  这《天下文刊》果然有几番提升文人文气的妙处,毕竟上面都是针砭时弊之文,又是最博学之人所撰写,平日里想要看到如此的经义文章,火系还卖到其所作书籍才可看到。
  宋穆读完了几篇文章,便将目光看向了那后面的诗词。
  入目第一篇便是自己做所的兴文诗,还有最长的一段评语。
  之后的诗词几乎都是寥寥几句评语,大多是翰林等编辑所写的评语。
  毕竟这文刊一月便出一期,就算天下辽阔,那才高九斗的诗词也不是河里的鱼虾,下一网就能捞上来的。
  细细的看完这些东西,旁边的孔宗这时候递过来一本书。
  宋穆放下手中《天下文刊》,抬眼望去,见到是一本《院试考题全解》。
  这古代也有如同《三年高考五年模拟》的试题存在,毕竟院试虽然注重的是将文气凝聚成文力,但是毕竟对考题有好的立意,在那等考场的天星光芒加持之下,才能够信手拈来,更上一层楼。
  “宋兄,这是家父前两日寄回来的,特意嘱咐我与你同看。”
  孔宗开口说道,当下翻开这本书,指着上面的内容小声说道。
  “这是往年院试头名公布出来的答卷,文章题目都比较新鲜,下月我们去考试,总归是会有些把握的。”
  宋穆点头接过,当下也是仔细端详。
  一日学习就这么过去了,宋穆与各位同砚分别,当下自然收拾东西回家,不过拐到路口的时候,才想起今早李墨儿儿说的话,当下迟疑了片刻,还是往街上而去。
  片刻后,宋穆将一葫芦陈醋藏在书袋之中,回了家中。
  丫丫正和隔壁的两个小子姑娘在一起编花绳,朱氏则是坐在院中纳鞋底,见到宋穆回来,连忙起身做饭。
  宋穆只道等二叔回来再说,便也急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推开门,屋内空无一人,宋穆顿了顿,但还是小心的关上门。
  而头顶这时候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回来了呀,宋穆,我要的醋带回来了吗?”
  宋穆抬头,只见到头顶的房梁上,李墨儿在那里绑了一张吊床,此刻吊床晃晃悠悠,李墨儿从其中探出一个脑袋。
  宋穆从包中拿出那葫芦醋,李墨儿顿时眼睛放光,猛然起身从房梁上跳下,然后又轻飘飘落在宋穆身边,拿走他手中的葫芦,打开了闻了闻,一脸沉醉的样子。
  “好醋!”
  李墨儿大赞了一声,就掏出腰间的小葫芦,开始往其中灌醋。
  而宋穆则是惊讶于刚刚这小妮子从房梁上下来的动作,落地的时候什么声响都没有,甚至连地上的灰尘都没有激起。
  这般功夫,不当梁上君子可惜了,不过说来,她现在字面意义上就是梁上君子……
  而宋穆正要说话,却见到李墨儿儿手中那小葫芦还在装着大葫芦之中的醋,那估摸着有两斤的醋,此刻都灌到了那个差不多只有五两大小的小葫芦之中。
  见着李墨儿晃荡了一下那大葫芦,看样子那小葫芦还没装满似的,宋穆更是有些惊讶。
  这小葫芦,没准也是什么宝贝。
  李墨儿见着大葫芦空了,当下抿了抿嘴,觉得有些不满,但还是放下大葫芦,捧着自己的小葫芦喝了一口,然后发出一声极为畅快的如猫叫般的呻吟。
  宋穆见状咧了咧嘴,而李墨儿满意的脚下一蹬,竟然又回了梁上,躺在吊床之中,畅快的晃着小腿。
  宋穆无奈的帮忙收了那葫芦,而梁上又传来李墨儿的声音。
  “明天再带一点来啊,这些管不了多久的。”
  宋穆顿时平地一个趔趄,满是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去。
  “你一天能喝两斤醋?难道上辈子你是个醋坛子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