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十八章 做秀才一点也不够

第二十八章 做秀才一点也不够


  给了李墨儿两斤醋之后,宋穆也没有再理会对方,反正李墨儿也交代不用操心她的日常,只用提供那梁上两方空间便可以了。
  吃过晚饭,宋穆回房继续学习的时候,挂在梁上的李墨儿正叼着不知何处来的肉干嚼着,怀里揣着一颗夜明珠,正拿着一本书看着。
  宋穆看了一眼,便也没说什么,而是转而点起油灯,在桌子上摊开笔墨纸砚,然后先捧着几本书读了读,这才提笔动墨。
  深夜烛灯,笔尖在纸上滑动,宋穆仔细编排着脑中的东西,不断的落笔写下。
  有时候感觉疲惫了,便坐在床上打坐片刻,然后在脑中观想倒背文章。
  待到精神恢复了不少,宋穆便又重新睁开眼,然后将面前写出来的文章通读一遍,再捧书通读一遍,然后再次提笔。
  不知怎的,今日看了《天下文刊》和那本院试笔记之后,宋穆总觉得自己脑中一直以来的一层窗户纸被捅破了,自己脑中源源不断的有思绪蹦出。
  而宋穆便也立刻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将更多的东西写了出来。
  很快宋穆便写完了第一篇经义,转而继续打坐,然后重新整理思绪,继续写作。
  宋穆的动作自然也被躺在吊床上的李墨儿收入眼底。
  她只见到下面这个比自己大上几岁的年轻人此刻笔耕不辍,即使到了深夜,每次疲乏了之后便坐在床上打坐,下一刻便重新回过神来,继续写作。
  李墨儿不是没有看过头悬梁锥刺股的人,但是宋穆这般苦读下还能有敏捷的思维写作,这让李穆也觉得有些神奇。
  或许这文脉宋家的确有什么傲人的读书本事。
  不过小姑娘总归熬不住宋穆,李墨儿最后还是缩回自己的吊床上入睡。
  月色如水,宋穆在自己身上披了一件衣服,继续答题。
  不断的挑着油灯,不断的在石砚中倒水研墨,宋穆越发的心神如一,笔下的文章似乎也有了几分灵性,让宋穆心中都有些欢呼的感觉。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为学习而感到真正的快乐。
  宋穆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了。
  这种入迷的感觉让宋穆深深沉迷,手下的动作也变得飞快。
  不知不觉之中,一篇篇的文章便从宋穆的手中写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宋穆终于在油灯即将燃尽的前一刻写完了一篇策论。
  而当最后一个字落笔结束的时候,宋穆突然感觉面前的这篇文章上竟然涌动起了文气,那股不大的文气涌入体内,宋穆只觉得浑身都暖洋洋的。
  刚刚的疲惫神色一扫而空,宋穆沉沉吐了一口气,看向门外,此刻天边竟然已经微微亮了。
  自己竟然不知不觉之间写了一夜的文章。
  宋穆也感觉有些惊讶,当下却也是披衣起床,准备出去上个厕所,顺便去厨房烧个水洗把脸。
  而当宋穆走出门外之后,那躺在梁上的李墨儿却是缓缓睁开了眼睛,下一刻便出现在宋穆的书桌前。
  李墨儿伸出玉指,拿起了宋穆刚刚写的这篇策论,此刻一目十行的查阅了起来。
  这是一篇评匹夫与豪士之勇的策论,而当李墨儿见到上面写的一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时候,李墨儿也不自觉的撅了撅嘴巴。
  这已经是一篇中等策论,若是考取秀才,也应当差不多了。
  而李墨儿的目光又很快注意到了桌子上其他的几张纸上的答案。
  一张张看来,李墨儿当下的神情则是变得有些惊讶了。
  最早的一张纸写的东西立意不错,但说到一半就不能自圆其说,几乎是败笔尽露。
  而第二篇勉强完稿,但是立意不佳,只能算得上一篇通顺文章。
  第三篇,已经有了不错的立意,文笔也变得通顺不少,用词更有水准,但提升空间很大。
  然后是第四篇,第五篇……
  直到现在拿在李墨儿手中的第六篇。
  李墨儿已经不自觉的张开了嘴巴,宋穆所做的东西并不算是十分出色,但是一个晚上,对方就能够在一片片不同的经义策论之后有这般的提升……
  这种事情,即使是那些自诩为天才的家伙也不可能有这般能力。
  这宋穆,不仅能如此的吃苦耐劳,也能够有如此潜心学习的心境。
  古往今来,勤勉之人自有运气。
  李墨儿现在看着宋穆这些东西,只觉得心中自发的有几分赞叹,这等能力,才不枉对方所做兴文诗的才华。
  就在李墨儿欣赏着宋穆的文章的时候,宋穆也收拾完重新回到房间,便立刻见到站在书桌前的李墨儿,当下差点吓了一跳。
  走过去,见着李墨儿正在端详自己的文章,宋穆抿了抿嘴,坐在床边。
  “墨儿小姐,你还没睡啊。”
  “睡醒了而已。”李墨儿随意答了一句,有些不舍的将目光从手中的文章上移开,然后抬眼看向宋穆。
  “宋穆,你很不错嘛?”
  宋穆瞅了瞅她放下的文章,再看了看对方,耸了耸肩,当下和衣躺下。
  “嗯嗯,时间不早了,宋某太困了。”
  不知怎的,当从那种状态之中脱离出来之后,宋穆只觉得自己全身都有些虚脱,就连锻炼念力的想法都没了。
  现在的宋穆只想要好好睡一睡。
  而见到宋穆一副不搭理人的样子,李墨儿儿顿时鼓了鼓腮帮子,将手上的文章放下,说道。
  “小童生,你这篇文章的水准,已经可以考取秀才了。”
  宋穆半眯着眼,喃喃问了一句。
  “是吗?那还行。”
  “还行?”李墨儿挑了挑眉毛,再次说道。
  “小童生,那可是秀才文位,多少人求而不得的东西,你不该欢呼雀跃吗?”李墨儿如此说道,觉得宋穆有些装圣人的感觉了。
  但是宋穆只是翻了个身,半睁开眼看着窗户外,轻声问道。
  “我当然在乎,但是这还不够。”
  “我宋家三百年文脉,不是一个秀才就够了的。”
  “就是秀才,我也要冠绝天下!”
  李墨儿的眼睛顿时眯成了一条缝,看着宋穆淡淡的说道。
  “你要做院试案首?”
  “为什么不呢?”
  说着,宋穆扭头看了李墨儿一眼,当下也带着两分好奇的问道。
  “墨儿小姐,我倒是很好奇,你究竟是如何成为进士的,十三四岁的进士,举国也难出一个吧?”
  李墨儿冷哼了一声,却是脚下一用力,回到了自己的吊床之上,宋穆以为她不会说话了,没想到却是听到李墨儿淡淡的说道。
  “谁说只有走科举才能得文位,我出自李白诗宗,自然有办法。”
  这么说着李墨儿,偏头又对着宋穆说道。
  “不过我说,你若是能考到解元,那清天卫肯定也愿意破格收你。”
  “怎么样?需不需要我推荐一下?”
  李墨儿如此说道,却久久没有听到下面的回应,等待片刻后只是听到了的平和的呼吸声。
  李墨儿扭头仔细看去,见宋穆已经睡着了。
  这个落魄宋家的最后希望,此刻穿着一身半旧的袍子,蜷缩在黄土地上的一块木板床上,而在床边,破败的书桌上下,是无数的文章洒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