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三十二章 石阳县变动

第三十二章 石阳县变动


  在胡同之中休息了片刻,宋穆总算是感觉有了点力气,这才站起身准备回家,而李墨儿也跟在了身后。
  “那些人你要怎么处理?不报官吗?”
  宋穆开口问道,意思当然是刚刚的那户人家之中的魔教之人。
  “我都说了清天卫全权处理,这事情你就别操心了,小童生。”
  “我……”宋穆顿了顿,对于李墨儿给自己取的新外号很是苦恼和不解。
  似乎知道自己有念力之后,李墨儿对自己的态度就有了很大的改变,不再是那副睥睨天下的样子,而为了表示几分亲近和蔼,对方干脆就给自己起了这么一个名头。
  最后宋穆轻叹了一口气,只能埋头回家。
  有时候没有实力,就是过问一句,都是毫无可能的。
  宋穆在心中喃喃说了一句,便也将这件事情暂时的抛之脑后。
  而走到半路的时候,李墨儿的身形突然不见了踪迹,等到宋穆回到家中,进入自己的房间,却见到李墨儿已经出现在她的吊床之上,此刻正抱着葫芦欢快的喝着。
  想到对方一天能喝下两斤醋,宋穆一时间竟然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见李墨儿看样子似乎并没有想再与自己交流的意愿,宋穆便也坐在床上倒诵书本,恢复自己体内的文气和念力。
  待到晚间,宋良达回来了,宋家开饭,宋穆在餐桌上却是得知了一个新的消息。
  石阳县城城墙停修了,似乎是因为这个月频繁出现的妖魔的事情,还有这半年来的劳民伤财,
  城池修缮半年,依旧未完工,主簿和县丞联名向吉州知府上书,吉州知府下令暂停修城之事,并且派了人下来查实情况。
  听到这个消息宋穆当下也是皱了皱眉头。
  城内出现妖魔的事情放到任何一处的确都算是地方官治理的败笔,但是这城墙修筑可不是那么一蹴而就的。
  石阳县不算地处要道,但也处于航运的一个节点,所以加宽加厚城墙是必然的,而且金昌武为了能够筑起百年基业,这城墙几乎是加高加厚了一倍。
  如此庞大的工程量,金昌武又是让县内百姓轮流劳役,农忙时节就暂停修葺,就是传统节日也要给些休息的时间。
  所以要完成这么一次城墙的加高加厚,起码也需要一年的时间。
  这两个月石阳县的农忙也才结束,正是抓紧时间筑城墙的时候,结果……
  “唉,如此一来,我这也又要闲下来了,看这停工的样子,不知道今年冬天还做不做的起来。”
  宋良达小酌一杯,脸上有些愁容。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城墙工作停了,宋良达的饭碗也快不保了,如今这份差事虽不算体面轻松,但好歹不用下手搬砖,也颇能挣到一些银两。
  眼见着刚过起来的日子,眨眼间便又没了希望。
  宋良达也只是叹了几句,便再没说些什么,或许是怕宋穆为这事烦恼,还饶是轻松的说自己可以随便去找些别的事情去做。
  宋穆思虑的却不是这些,而是想着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碰到的一连串的事情,到了今日连金昌武都被殃及,宋穆只觉得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宋穆能够想象此刻县衙之中面对这事情而满脸阴沉的金昌武,但是自己一个童生又能如何。
  大事,就让大人们去操心好了。
  吃完饭,宋穆在偏堂之中洗漱了一番,披头散发的回到房间之中,习惯性的抬头向着房梁上看去,李墨儿却已经不见了踪迹。
  宋穆摇了摇头,这小姑娘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操心的事情可比自己大的多了,不过人家说什么也是一个进士,还轮不到自己担心什么。
  宋穆重新坐到书桌前,开始拿着书诵读了起来。
  诵读完毕之后,宋穆便开始在脑中倒诵古书,在感觉已经有所感悟的时候,就打开今日的题目,摊开纸张,开始落笔。
  自从昨日进入那种玄妙的状态,宋穆就觉得自己好像是把握住了什么一般,如今提笔,真的应了那句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涓涓小字在纸张上不断浮现,宋穆手中的速度越来越快,文章逐渐出现,一篇经义解题很快就完成了。
  而完成之后,宋穆立刻就感觉一股不大的才气从纸张上涌出,那文气涌入自己的体内,让自己本就充盈的文气又鼓胀了几分。
  如今宋穆体内集聚的文气已经十分庞大,它们充盈在宋穆的周身,强健宋穆的身体,让宋穆时刻保持精力充沛。
  不过文气毕竟不如文力,只要自己一用来书写诗词战斗,自己就如一个被文气充胀的气球,顷刻间便泄去了所有。
  这些松散的文气,根本支撑不了宋穆写一首战诗。
  宋穆现在也算是明白了文气和文力的巨大差别,一旦文气凝聚成文力,就像是气体压缩成了液体,体积貌似变小了,但是蕴藏的能量却是变大了。
  而考取秀才,就是将文气凝聚成文力,如此才能够真正发挥诗词的威力。
  想到这里,宋穆心中已经有了定论,不管如何,考取秀才之后,自己才能够真正放开手去战斗,不然就会如同今日这般,差点小命都给抽没了。
  若是一定要战斗的话,那就写原创诗词,那不用抽调自己体内的文气,也能够御敌。
  简单的想完这些,宋穆再次投入到读书之中,每当觉得脑中有了灵感,便立刻开始写作。
  又是一篇经义写完,当宋穆正提笔写着策论的时候,李墨儿回来了。
  宋穆本来也没发现她是如何回来的,只是自己伸手拿剪子挑油灯的时候,见到自己面前出现了一个身影。
  不过宋穆只是瞅了一眼,便立刻低头继续写着,思绪刚刚到了可千万不能被掐断了。
  李墨儿似乎也对宋穆这种爱答不理的态度习惯了,当下也只是站在一旁看着,她似乎对宋穆的文章也有了几分兴趣,一直见着宋穆往下写去。
  直到约摸过了半个时辰,宋穆终于停笔,而手下的这篇文章已然有文气涌动。
  将文气系数纳入体内,宋穆满意的伸了一个懒腰,这才抬起头看向旁边的李墨儿。
  “墨儿姑娘,回来啦?”
  李墨儿只是神情专注的看着宋穆的文章,片刻后才回应道。
  “小童生,你还真是个怪胎,今日写的这些文章,全都能有几分文气出现了。”
  宋穆笑了笑,提着茶壶倒了两杯水,端起一杯小口啜着,而李墨儿则是又对着宋穆说道。
  “院试要考的除了经义和策论,可还有诗赋,你不写写?”
  “自然会写,不过诗赋重的是积累,还有意境之中的蓬勃而发。”
  李墨儿咧了咧嘴,当下却是撇过头,开口说道。
  “你写了一首不错的清明诗嘛,如今欧阳宏当宝贝一样用着。”
  宋穆顿了顿,这下知道李墨儿去了哪里,而李墨儿似乎也不遮掩,当下开口说道。
  “过些日子城内或许会有大乱,嗯,小童生,记得保护好自己。”
  宋穆愣了愣,哑然笑道。
  “这算是关心我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