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三十三章 码头一事

第三十三章 码头一事


  李墨儿虽然有着宋穆遥不可及的进士的实力,但是日常的行事风格之中却还是偶尔带着几分孩子气,被宋穆这般问道,当下竟然还闹了个脸红,回了自己的吊床不理人了。
  宋穆见状也只是挑了挑眉毛,也没关注这些东西,依旧是伏案读书。
  是日,宋穆来到县学的时候,却立刻就感觉到了一种有些奇怪的气氛。
  虽然大家看起来都在伏案读书,但是依旧能够感受到众人私下眼神交流之中的担忧。
  吉州府前来调查的官员已经下来了,县令金昌武虽然还没有被摘了乌纱帽,但是如今也大权旁落,此刻不得不待在县衙之中。
  而主簿周志云和县丞石不封则是接管了县衙之中的各种事务,几乎将金昌武架空。
  因为马上临近的院试,教谕欧阳宏也十分忙碌,就算想为金昌武奔走,却也杯水车薪,没有眉目。
  县学内,荀夫子的教导却是更加严厉了,众人挨鞭子的机会少了不少,但是挨训的日子却是越来越多。
  就这么过了一周,时间已经悄然来到八月,再过几天,宋穆等石阳县的学子便要动身前往吉州府,准备马上的院试了。
  这日从县学放课,宋穆和孔宗约定了过些日子一同往府城去,刚在路口分别,一个扎着总角的半大孩子突然站到了宋穆的面前。
  小男孩甩着鼻涕,一只手拿着一串糖葫芦,另一只手递给宋穆一张纸。
  “大哥哥,你的信。”
  “我的信?”宋穆神色诧异,伸手接过对方手中那张已经被揉的皱皱的纸,上面写着一句短话。
  “小童生,来东城墙码头给我打下手。”
  宋穆一眼便认出这字是李墨儿写的,李墨儿的小楷练得极好,而且也只有她,能写出这个称呼了。
  宋穆笑着摸了摸那小男孩的头,笑着说道:“谢谢了。”
  “不谢不谢。”小男孩摇着头,却朝着宋穆伸出了手:“大哥哥,五个铜板,姐姐说了你会给的。”
  宋穆满脸愕然,当下却也是笑着从兜里数出五枚铜板递过去,然后开口问道。
  “你怎么会知道这东西是给我的,那个人告诉你我叫什么了?”
  小男孩收了钱,当下乐呵呵的摇了摇头。
  “没有,姐姐说到县学门口去等,一个高个子挎着书袋的,穿着看起来有点穷的人,就是我要找的人。”
  宋穆听闻更是哭笑不得,原来自己在那李墨儿心中是这么一番形象。
  不过说来也没错,自己本就穷,穿着洗的发白的袍子,挎着个边角料仔细缝出的布包,又因为一米八的身高,尤其在这南方,在一众人群之中的确是十分显眼。
  看着这男孩自顾自蹦蹦跳跳的跑远了,宋穆再次看了看那张纸上的东西,将其揣入书袋之中,然后迈步往着码头而去。
  这些天李墨儿虽然住在自己家房梁上,但除了那次偶然和宋穆一起出动,几乎都是昼伏夜出,如今她突然叫自己去帮忙,宋穆心中有些好奇,究竟什么事情是自己这个童生能够帮得上忙的。
  难道又是自己的念力?
  宋穆一路穿过繁华的街道来到东城墙,这面城墙所面对的不远处便是赣江,而因为赣江在这里经过两侧山脉夹击,水势湍急,行船经过此处大多选择卸货走一段陆路,便也形成了一个码头。
  宋穆从城门洞走出去,看着外面繁忙的码头,当下东张西望,希望找到李墨儿的身影。
  而一个声音随之就在宋穆身后响起。
  “小童生,跟我走。”
  宋穆扭头,便见到李墨儿此刻一身平平无奇贫家小姑娘的打扮,正一只手攥着宋穆的书袋。
  宋穆当下哑然,不过看李墨儿直勾勾盯着前面的眼神,当下也是往前走着。
  “怎么了这是?又要我做什么?”
  宋穆一边跟着往前走着,一边小声开口问道,而李墨儿的目光只是看向码头某处,听到宋穆询问,这才开口解释。
  “手上没什么人,正好想到你了,便找你嘛。”
  宋穆哑然:“那日的王希文师兄呢?”
  “王师兄有别的事情,已经离开吉州府了。”
  “这里就没有别的清天卫了?”
  “有,不过都有要事在身。”
  “那县衙的官差你不能用?城里的团练你不能用?”
  “他们不是自己人。”
  “那我是自己人?”
  “你?你……比较容易灭口,不会走漏风声。”
  宋穆的脚步猛然一顿,差点一口口水呛死自己,瞪大了眼睛朝着李墨儿问道。
  “你说的真的假的。”
  李墨儿小鼻子一出气,瞬间给了宋穆一个白眼。
  两人一路往着码头走去,虽然宋穆的身形有点惹人注意,但是两人都穿着普通的服饰,又是那种人畜无害的面容,倒是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直到来到了码头一处货堆旁边,李墨儿这才拉了拉宋穆的书袋,然后开口说道。
  “看到那艘船了吗?”宋穆抬头,见到李墨儿手指的江面一艘正靠过来的帆船。
  “你就在码头上守着,有人下来你就和他们搭话。”
  “搭话?做什么?那船上有什么东西?”
  李墨儿撇了撇嘴,思虑了片刻才说道:“我也不清楚,清天卫的人告诉我有艘可疑的船会停泊在石阳县码头。”
  “你们清天卫既然知道,为什么只让你来?”
  “别废话,过去问问去,最好能上船。”
  李墨儿干脆不搭话,直接朝着宋穆说道,见着宋穆不动步子,李墨儿更是眯着眼。
  “小童生,我的话不管用了?”
  宋穆默默叹了口气耸了耸肩膀,往外挪脚步,同时也开口说道。
  “记得有危险要救我。还有,别动不动就灭口。”
  说着,宋穆斜挎书袋,咧了咧嘴,当下就朝着那正在靠岸的船只而去。
  宋穆也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会答应对方的这个无理要求,还……似乎有那么一丝丝的乐意。
  摇了摇脑袋,宋穆决定还是不想那么多,反正她一个进士,怎么也能护得了自己周全,大不了自己到时候见势不妙,先溜为敬。
  如此想着,宋穆已经来到了码头边缘,此刻那艘帆船正在靠岸,颇为庞大的船身抵达岸边,宋穆当下便闻到一股不可言喻的臭味。
  “我去,这船里装了什么,这么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