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三十四章 驯兽团和葡萄酒

第三十四章 驯兽团和葡萄酒


  臭味顿时传来,码头上有挑夫当下骂道,而宋穆捂鼻抬眼看去,却见到这船上的人各个用棉花堵着鼻子,眼睛布满血丝的在忙碌着。
  显然他们才是被这股臭味弄得最难受的人。
  而宋穆也算是明白李墨儿为什么一定要找自己了,估计没有哪个女孩子愿意靠近带着这样味道的船。
  码头上几个挑夫骂了几句,就连忙离开,而码头的税官当下就走了过来,船上下来一个穿着粗衣的汉子,颇是讨好的拿出什么东西,和那税官在旁边做了一番交易,那税官便满意的走了。
  而那汉子也朝着船内招手,几个汉子往码头上搭上木板,开始往码头运送东西。
  这些人运下来的是一些密封木桶装着的东西,看那一个个咬牙面红的样子,其中的东西想必还颇为沉重。
  宋穆当即瞅准机会,立刻就迎了上去。
  “这位朋友,我是石阳县文人,最近正在写篇码头的趣闻,朋友,你们这船怎么如此之臭?”
  宋穆几乎是皱着眉头问道,那刚刚滚着一个木桶下来的汉子看了宋穆一眼,见到是个书生,也是连忙拱了拱手。
  “这位才子见笑了,我们从北方来的,船上不凑巧运了些腌臜之物,就这般模样了。”
  “那不知道是什么呢?”宋穆开口再次问道,而那汉子已经朝着旁边一指。
  只见到船尾也放下了木板,而从上面运下来的却是一个个的笼子。
  笼子里面虎豹豺狼皆有,这些猛兽来到陌生的地方显得极为的狂躁,此刻发出阵阵咆哮,而宋穆当下也惊呼了一声。
  这竟然是个古代的马戏团!
  难怪这船如此恶臭,这些猛兽排出的东西和其浑身难以散发的腥臊气,自然让这船臭不可闻。
  宋穆咂吧了几下嘴巴,见到那汉子又从船上运出一桶东西,这才连忙问道。
  “这位兄弟,这些兽类哪里来的?可是要做什么用啊?”
  那人见宋穆还来搭话阻碍自己工作,当下似乎有些不满,可是宋穆伸手与他握在一起,那手掌间的一点冰凉和哗啦声顿时让他喜笑颜开,当下连忙解释道。
  “公子可能不知道,这好像是这县城里一位齐家老爷请来的,原来这驯兽团在青州停留了一段时间,后来不知怎的齐家老爷也看上了,便送来了此处,过些天还要走陆路,送去吉州府嘞。”
  听着这汉子如此说道,当下宋穆却是奇了,齐家老爷,那应当是指齐大作的那个举人哥哥。
  听闻去年去长安参加春闱,名落孙山,如今一直在北方拜访大儒,怎么竟然会做出这般的事情来。
  而这时候码头上也出现了齐家管家的身影,几个家丁正安排着如何将那些兽类运到城内去。
  整个码头因为这些兽类的出现都为之一空,很多船只甚至都选择换其他的码头停船或干脆在江面等待。
  宋穆也只是愣神了片刻,便也就再次朝着那汉子问道。
  “既然那是齐家的东西,那这些呢?不会也是齐家的东西吧?”
  汉子摆了摆手,但也说不出这些东西属于谁的,毕竟他也只是个做事的,能知道那兽团的事情还是船里传遍了的。
  如此这般,那汉子就要继续搬货,宋穆也不阻拦,只是装作真的来写游记,与这些人搭讪,那船老大见到宋穆一个书生打扮,本来想着前来驱逐,但是听说宋穆是县学童生后,态度也变了许多。
  文朝文人至上,普通人对读书人自然更加敬重几分。
  不过饶是如此,期间多次宋穆想着去船上一看,这船老大都自然而然的挡在了宋穆的面前,宋穆几番交流却也是不能如意,最后只能是站在码头上。
  这时候那些兽类已经被运到了城外一处营地,毕竟是凶兽,如此带入城中,也是过分嚣张,县官也绝不允许这些可能成妖的东西如此堂而皇之的进城。
  宋穆当下四下张望,没见到李墨儿的身影,倒是见到那齐大作又穿着一身粉袍子出现在码头上,正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些兽类,当下指指点点,很是兴奋的说着什么。
  显然这个家伙对于他大哥从外面带回来的东西很是感兴趣。
  宋穆当下再次扫视了四周一圈,实在是没有见到李墨儿的身形,想着刚刚李墨儿的任务还没完成,当下干脆心中一横,将目光看向那些放下来的密封圆桶。
  将念力用出宋穆当下便看清楚了那桶中的东西。
  那是一桶桶的红紫色的酒液,有点像是葡萄酒,只不过颜色十分的透亮。
  或许是上等的葡萄酒。
  宋穆在心中如此想着,这时候旁边却是传来一个声音。
  “宋贤侄,多日不见,你怎么在这里啊?”
  宋穆连忙收回念力,扭头往着声音的出处望去,却是见到一张干瘦的面庞,原来是潘文皓的父亲潘顺。
  宋穆连忙拱手行礼:“宋穆见过县尉大人。”
  潘顺此刻穿着一身便服,倒是对于宋穆的举动无所谓,只是摆了摆手说道:“不用这般,贤侄,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宋穆当下也是站直身子恭敬的说道:“宋穆这几日读书乏了,想着走一走,但又不敢走太远,恰巧最近写到一片策论,和漕运有关,我便来这里向来往的船家讨教一番。”
  潘顺听到宋穆这般说当下点了点头,一副很满意宋穆勤勉学习的模样。
  “不错,知而先行,能有这般治学的态度,宋贤侄,未来可期啊。”
  “多谢大人吉言。”宋穆从容答道,潘顺身边又走过来一中年人,此人面色圆润,衣着富贵,此刻也是在打量着宋穆。
  宋穆连忙拱手,而潘顺也伸手介绍道。
  “这位是主簿周志云周大人,你或许之前还未见过。”
  “见过周大人。”宋穆听闻连忙行礼说道,这周大人却也是笑着摆了摆手,当下也是注视着宋穆。
  “听闻你上回做了一首兴文诗,一首清明诗,都有大用,很不错,当更加勤勉读书,以成大业,继祖宗智德。”
  “宋穆谨记大人教诲。”宋穆面色露出几分恭敬的表情说道。
  这周大人当下也是面带笑容的点了点头,而旁边一个仆从模样的人便走了过来,朝着主簿说道。
  “回大人,统计六十七桶西域葡萄酒全部点清,无一损坏变质,只是在船上惹了一股腥臊气,或需要在阴凉处放置几日。”
  那船老大此刻也在旁边陪笑着,周主簿点了点头,让人运进城去,而宋穆当下也是连忙拱手告退。
  原来这些葡萄酒是主簿大人的,那自己还是少掺和的好。
  而宋穆刚刚拱手告辞,那周主簿便朝着宋穆说道:“宋公子不要急,过些日子你们便要去院试了,恰逢我母亲七十大寿,你便也来,也算我为你们践行。”
  主簿大人发话,宋穆自然不敢拒绝,当下连忙点头:“宋穆一定前来。”
  潘顺这时候也是对着宋穆说道:“贤侄,到时候咱们也多说说话,文皓虽说是和你有些矛盾,但我想话说明白了,没有说不开的矛盾的。”
  宋穆也是点头,拱了拱手,然后飞快的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