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三十七章 寿宴作诗

第三十七章 寿宴作诗


  “这……我等才疏学浅,到时候还望大人,老夫人能多多担待。”
  孔宗不卑不亢的说道,而旁边的一众童生一个个却是豪气万千,能够在周主簿面前露脸,他们显然都觉得这很有面子,也觉得是被周主簿重视了。
  这时候另一桌的潘文皓已然站起身,此刻更是满脸恭敬的对着那周主簿保证道。
  “大人放心,我等今日能受邀来为老夫人贺寿,深的大人器重,自当义不容辞!”
  “正所谓士为知己者死……”
  这潘文皓此刻竟然还想着卖弄几番文采,而那周主簿也是立刻笑着打断,显然是觉得这马匹拍的太过僵硬。
  “好好好,潘贤侄说的很好,那周某就到时候等着看诸位的文采了。”
  周主簿说完,便往另一边而去,一众童生连忙拱手相送,重新落座,童生们一个个神情兴奋,交谈着要做首什么诗词才能入主簿法眼,而宋穆则是和孔宗相互对视了一眼。
  “我说如何,今日这事是跑不掉的。”
  孔宗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宋穆当下神色平静,只是小声的应了一句。
  “平心而论,我们做好自己的就是了,不必太出风头。”
  “那你不怕折了你现在的名声?”孔宗反问道。
  “一首诗罢了,真的名声,是在考场、战场上博来的,可不是趋炎附势就能得来的。”宋穆说的极为小声,听了这句话的孔宗当下也是微微点头,只是偏头看向另一侧。
  “潘文皓看来倒是很高兴呢?没准早有准备。”
  “那不更好。”宋穆轻轻说道,目光却是看向门外,想着刚刚见到的李墨儿,不知道对方现在翡翠楼何处,又准备做些什么。
  周主簿在这翡翠楼都走了一遍,和所有宾客都打了个招呼,待到众人各个神情激动的时候,这时候楼下又有小厮再次喊道。
  “寿星到!”
  所有刚刚坐下去的人便又立刻站起身来,重新往着那一楼门口看去,便见到一个老妇被几人搀扶着而来,周主簿的几个亲戚更是热情的去搀扶引路,身后还跟着丫头婆子,黑压压一大片人涌入楼内,好一番前呼后拥的热闹景象。
  宾客们纷纷道贺,老太太也很是高兴,当中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又点了一出戏,周主簿亲自下楼,竟然直接背着老太太到了三楼落座。
  如此母慈子孝的场面更是让一众宾客称赞不绝,那好些人竟然还提起袖子擦着眼泪,直言如此这番场景实在是感天动地,心生感慨。
  宋穆也不知道那些人的动作是真是假,不过看那老太太的精神气,和一大群丫鬟妇人前呼后拥的样子,显然也是将养的十分好。
  至少人伦纲常,这周主簿就算有几番作秀,也做到了一些实处。
  而寿星入席,翡翠楼也正式开席,葡萄美酒夜光杯,无数小厮开始上菜,配合各种吉祥话传遍整个翡翠楼。
  如此更让场面宏大了几分。
  不多时,众人酒过三巡,那周主簿也端着酒杯站在三楼朝着一众宾客再次举杯。
  “诸位,今日能来参加家母的寿宴,周某感激不尽,在此再敬大家一杯!”
  如此说着,众人也跟着呼应,而杯酒落肚,当下却听到有人提议。
  “大人,今日老夫人寿宴,至此吉日,大人不如做首诗来助助兴!”
  有人这么说,其他人纷纷响应,这咬文嚼字,以附风雅的事情,没有人是不愿意做的。
  那周主簿当下也不客气,饮尽杯中美酒,开口便做了一首。
  华服双鬓经年轻,喜逢诞辰万世平。
  我劝天公多慷慨,古稀欢乐更有情!
  众人纷纷叫好,而周主簿当下也提议大家一同作诗,也让老夫人多高兴几分。
  于是当下便立刻有人站出来,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诗念了起来,获得阵阵掌声。
  有人出来起了调子,其他人自然也是跃跃欲试,当下各个楼层上都有人题诗献来,不过都是些口水诗,说不上有几分才华,可很快,来自一位秀才所做的诗让全场发出惊呼。
  因为他写出了一首才气诗。
  虽然不过才高二斗的诗,但也足以让人感觉惊奇,那周主簿当下更是高兴,连连称好,竟然还赏了那秀才十两银子。
  这让看着的童生们也颇为躁动,他们也想在这样的场合之中抛头露面,崭露头角。
  孔宗当下也是看了宋穆一眼,苦笑着说道:“那我等便也动手吧,毕竟答应了周大人要写一首贺诗。”
  孔宗唤来小厮,拿来纸笔,当下提笔沉思。
  宋穆抬眼看去,其他的童生也抬头看来。
  “门前松柏向日生,珍得门阑五福全。”
  孔宗落笔写下这两句诗,纸上当下也有几分文气涌动,一众童生顿时神色惊奇,宋穆也是挺直腰板看向孔宗。
  可“全”字落下,孔宗的笔尖却没再落下,那刚刚兴起的才气又纷纷消散。
  孔宗扭头看了一眼宋穆,更是苦笑的摇了摇头。
  “一时脑袋空空啊。”
  众人见状都不免叹息一声,但转而也想着自己要写出什么好诗来。
  就在众人抓耳挠腮想着写出一首好诗的时候,那潘文皓此刻站起身来,昂首挺胸,颇有几分自信的朝着外面走去。
  “晚生潘文皓也作了一首小诗,贺老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潘文皓的声音很大,几乎整个翡翠楼都能够听到,而同样此刻坐在三楼的潘顺听到潘文皓的声音,当下也是面露微笑,旁边一些官吏拍马的话语让他很是受用。
  听到又有人作诗,立刻就有小厮上楼拿着那诗到了楼上,宋穆和孔宗也对视了一眼,想看看潘文皓这是做了一首什么诗。
  山岭河川瀚,长空碧月洗。
  南山取仙桃,且与借期颐。
  一首五言绝句跃然纸上,那读文的宾客话音落下,也是眉头一挑,因为当下便有一股才气从纸上跃出,而那才气竟然飘飘然升起,一直出现在老妇人的雅间之中,在老妇人面前化作星星点点落下。
  “这……才气三斗,而且是专门的贺寿诗?“
  当下便有人发出惊呼,一脸惊讶的表情。
  而县学的一众秀才童生都开始品味刚刚的那首绝句,虽然寥寥二十个字,但是意境却是十分美。
  向南山求取一枚仙桃,换得他人长命百岁。
  这诗并不惊艳,但是这句话在此种意境之中实在是无比美妙。
  就连宋穆也在心中赞叹了一句,这真的是一首好诗。
  那周主簿见到这首诗竟然写的对自己母亲有益,此刻也是面色红光,朝着潘文皓拱拱手。
  “文皓贤侄好文采,如此满腹经纶,想必他日必然高中!”
  “伯父谬赞了,文皓也是有感而发,祝老夫人寿与天齐,我等也自当勤勉,决不负大人期望,为我石阳县学子多争光!”
  受到了表扬的潘文皓同样面色激动,连忙拱手说道,那楼上坐着的潘顺此刻也发出了爽朗的笑声,自己儿子如此给自己长脸,又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高兴的呢?
  说完这句话,那潘文皓当下却是偏头看了一眼宋穆,竟然嘴角一弯,当下却是突然说道。
  “今日老夫人大寿,我便冒昧出来献丑了,不过宋穆同砚似乎也准备好了一首诗,文皓想必然是文采斐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