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四十章 四处混乱

第四十章 四处混乱


  院门外,连绵不断的钟声不绝于耳,远处城墙上不断亮起的火光交相辉映,而周边院落街道上传来的呼救声也同样骇人。
  宋穆放下林博叔,当下打开院门,那求救声更清晰了几分。
  宋良达已经跟了上来,此刻脸上满是不安,见着宋穆还要往外走去,连忙伸手拉住。
  “穆哥儿,你要去做什么?”
  “叔,是街坊在喊救命,他们肯定碰到同样的问题了!”
  宋穆焦急的说道,但是这一次宋良达却是不肯,当下拉住宋穆,神色坚定的摇了摇头。
  “你不要去,你和你婶子待在家,我去看一看。”
  说着,宋良达拽着宋穆衣角的手又紧了几分。
  宋穆撇头出了一口气,街道上却是冲过来一个人,见到有个院门前站着人,连忙冲过来。
  “宋二叔,快帮帮我,我娘拿刀砍人了,我爹快不行了!”
  冲过来的是另一边一个院子的街坊,此刻他浑身浴血,来到门口连忙哀求。
  宋良达神情一惊:“什么?!在哪,我去看看。”
  那人顿时慌张起身,宋穆也是立刻跟了出去。
  “我去才有用,我能用清明诗,镇住了就暂时不会有问题!”
  宋穆义正言辞的说道,此刻城中大乱,还有许多百姓出现了这般入魔的情况,如此要想等到官兵前来营救,还不知道会出多少条人命。
  而且城墙上也有示警,那就说明城外也有情况,他们来不来得了还要另说。
  宋良达还要拒绝,但是宋穆已经跟着跑了出去,宋良达喊了一声,只能是赶忙扭头让朱氏把林博叔再捆紧一点,再和荷花婶子几人一起躲到自家院子去。
  “就在那,我爹被砍了两刀了,那树下就是我娘!”
  那求救的半大小子指着一处地方说道,宋穆抬眼便见到了那院墙内枣树上正爬着一个人,而下面正有一人在大声嘶吼。
  似乎察觉到了有人在靠近,那树下的人扭过头来,宋穆也看清楚了对方的面容,依旧是那般狰狞,瞳孔失神。
  见到宋穆几人,她立刻提着手中的菜刀冲来,宋穆神情一顿,立马放出念力照过去,同时口中念着清明诗。
  旋即那个妇人便倒在草地上,宋穆连忙招呼二叔上前,用麻绳结结实实捆了,这才见到树上的汉子正下了树。
  “这婆娘也不知道怎么了,今天出去逛了一趟街,回来就说不舒服,结果就成了这个样子。”
  那汉子捂着手上的伤口,所幸伤口不深,宋穆让他们赶快找布条捆住。
  而街角别处这时候又传来呼救声。
  北城的整片地方似乎都陷入了混乱之中,宋穆咬咬牙,再次冲了出去。
  宋良达惊呼一声也赶忙跟了上去,而宋穆此刻已经朝着四周大喊。
  “街坊们!我是宋穆!大家伙出来搭把手,我能制住他们,我能用清明诗制住他们!”
  宋穆大喊了两遍,然后翻入一个院子之中将一个正要打杀妻儿的疯狂家伙制服,便有汉子壮着胆子出了门。
  见到宋穆站在街上,正和宋良达在捆着人,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真是宋穆,还有宋老二。穆哥儿,你真的能制住这些家伙?他们,可是入魔了啊!”
  一个老者有些慌张恐惧的说道,宋穆连忙点了点头,然后对着他们说道。
  “陈老伯,你们都跟着我,我放倒了这些人,你们就上去捆住,动作要快,再找点麻绳来!”
  宋穆这般说着,当下招呼着几个拿着工具的汉子往旁边的一个院子去。
  又是穿过几处地方,宋穆和七八个汉子制住了四五个人,当下这片胡同再没了惨叫声。
  众人都喘着粗气,宋穆也靠着墙角弯着腰,此刻额头在不停的冒着冷汗。
  自己使用念力强行发动诗词,还用了这么多次,自己此刻只觉得脑子快撑不住了。
  “穆哥儿,你没事吧,今天,多亏了你啊!”
  一个汉子喘着粗气对着宋穆说道,一脸后怕的样子,旁边的一个汉子也抹着汗点了点头。
  “还好咱街坊里面有穆哥儿这样的文人,咱们算是沾了老宋家的光了,不然今天,可就真的要出人命了。”
  这么说着,一个人当下还指了指远处灯火通明的城墙,有些奇怪的问道。
  “今天这是咋的了,难道真的有妖魔来袭?”
  “这可不得了哦,这城里估计还有很多人入魔,石阳县城不会出问题吧?”
  “这谁知道,只不过看来今晚要出大事,造孽哦。”
  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说着,一个个神情都带着几分不安。
  而总算喘过气的宋穆此刻直起身子,当下目光也看向那远处北城墙上熠熠生辉的登文阁,还有远处依稀传来的各种声响,此刻宋穆的心中很是有几分激荡。
  “穆哥儿,你要去哪?”
  下一刻,那几个正猜测着城内事情的汉子便见到宋穆突然往着另一边跑去,当下连忙开口说道。
  “别告诉我叔,我去县学看一看!”
  宋穆如此说着,脚下步伐飞快,转眼间便消失在街道拐角处。
  当忙活着要送那些捆起来的入魔之人去官衙的宋良达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宋穆已经到了县学。
  想到如今城内的情况,宋穆除了考虑二叔的安危,能够想到的第一个也就是县学的人了,县学之中有很多童生秀才住宿,碰到这样的情况,那些秀才或许还能应对几番,但是童生们可还没有战力。
  他们可不像宋穆一般还能有念力这种神奇的能力。
  来到县学,县学大门紧闭,但是其中十分嘈杂,且有灯光闪烁,宋穆连忙敲了敲门,里面立刻就响起了询问声。
  “谁?”
  “是我,宋穆!”宋穆喊道,其中的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大门打开,就见到邵乐探出头来看了看,见到宋穆,连忙招手拉进县学。
  “宋兄,你怎么来了,家里情况如何?”
  邵乐这般问道,县学院中又有几个人围了上来,都是宋穆认得的童生。
  “没事,夫子呢?县学有没有情况?”
  宋穆当下连忙朝着四周扫视了一圈,开口问道。
  “城墙上一出事,夫子便招呼了几个秀才师兄凑出去了,刚刚院里有个书生发狂,我们几人联手给制住了,就绑在那棵老松树下。”
  邵乐如此说道,伸手指向了一旁,只见到一个年纪十三四岁的书生此刻全身用绳子绑着在腰粗的大树上,但是对方还在不断怒吼,同时也不断挣扎,地上的草地都已经被他的脚给扣出了两道深坑。
  “他怎么回事?”
  宋穆开口问道,一个童生站出来说道。
  “我们也说不上来,他今天傍晚出去了一趟,去城西那边一个面馆吃了一碗面回来,结果就说自己胸口不舒服,然后突然就变成这样,似乎是入魔了。”
  那童生如此说到的时候,此刻的周边的人都纷纷抖了抖,显然对这个情况也很是有些害怕。
  宋穆却是从其中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个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