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四十一章 大丈夫时不可待!

第四十一章 大丈夫时不可待!


  这些发狂的人都是在外面吃了什么东西,傍晚回家之后便感觉到了不舒服,然后发狂入魔。
  如此情况,他们一定是在外面感染了魔因,而且这魔因还可能是在同一时间感染的。
  可一向以时效性差著称的魔因,究竟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传遍整个石阳县的?
  还有,究竟有多少人因为魔因而入魔发狂?
  宋穆只觉得这事情大为不妙,一个自己可能完全没想象到的惊天阴谋已经在整个城里展开了。
  “宋兄,你要不带着家里人到这里来吧,咱们这里有夫子写的文章庇佑震慑,邪祟魔物都不敢乱闯入的。”
  邵乐这时候则是在旁边对着宋穆建议道:“咱们这里还有吕师兄在,他能用战诗,也能保我们安全。”
  可宋穆此刻脑中完全是魔因的事情,宋穆想起了前些日子和李墨儿儿一同去捣毁的那个地方。
  里面那个几个家伙,是不是就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可当时李墨儿不是出手了吗?
  旁边的邵乐见宋穆不为所动,愣愣出神,这时候想再补充一句,而城内这时却是突然传来一声暴喝,那暴喝震天动地,振聋发聩。
  “区区魔教余孽,也敢在我石阳县兴风作浪,石不封,纳命来!”
  那声音中气十足,充满着刚劲阳刚之气。
  那是县令金昌武的声音!
  宋穆等人都纷纷抬头望去,倏地只见到城中天空突然亮起了一道光芒。
  然后便见到一支高大如擎天木柱的血红毛笔忽然出现,上面有纹路缓缓点亮,而那笔尖已经抵上天空,此刻竟然勾动风云!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
  抱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飘逸的字体转眼浮现,乃是诗鬼李贺的雁门太守行!
  乃是一等一的战诗!
  一首乐府体战诗真正意义上的腾空而出,那庞大猩红的字体映照在石阳县城的天空之上,猩红的字体陡然带来巨大的威压。
  在写成‘为君死’的那一刹那,无数的光芒从战诗上爆发,朝着城池四周激射而去!
  一阵阵沉闷的号角声从天空震荡而出,而那道道光芒射入每个守城的将士体内,登文阁汹涌的文气同样被调动起来,所有士兵此刻甲胄上的文字都似乎焕发出阵阵金光,在盔甲上疯狂游走!
  无数守城的士兵此刻只觉得精力充沛,胸中充满勇气,嘴中发出怒喝!
  大丈夫当如斯,披坚执锐,为君王而战,为百姓而战,为文朝安定而战!
  进士拼命,威能撼天!
  执着官印官笔落墨的金昌武,只是顷刻就稳住了局面!
  而城中,一股同样浩大的威压陡然传开,同样是一声厉喝,但是这一次声音之中却多了几分悲愤。
  “石不封,你竟然敢利用我,害我石阳县百姓!”
  那一声暴喝传出,天空之中再次传来震动,城内城外尖啸声和厮杀声更加激烈了数分。
  宋穆等人即使远远站在县学院中依旧能够感受到大地在震颤。
  那是一股别样的威压荡漾开来,几乎盖过了之前的两股威压,让宋穆顿觉呼吸都有些停滞。
  宋穆目不转睛的朝着外面看去,在被红色诗词照亮的天空之中寻找着另一道身形。
  可宋穆没有见到李墨儿儿的人影,却隐约见到一个狰狞的身形腾空而起。
  “大家别看了!快回屋,今夜还不知道会如何,我多写几首诗护住大家!!”
  说话的是吕秀才,对方正从一侧的院墙下跳下来,将十几个慌忙的百姓放入院中,此刻脸上同样是无比的惶恐。
  “县令大人,主簿大人都出战了,这番危局应当不惧了!”
  吕秀才如此招呼着众人,大家都纷纷朝着一旁的宿学堂中而去,宋穆快走几步,连忙对着吕秀才问道:“师兄,如今什么情况,城墙上什么情况,城内又是什么情况?”
  宋穆有些焦急的问道,吕秀才也是狠狠呼出了一口气,强行镇定的说道。
  “城池外面有妖出没,沿江而出,漫山遍野,此刻正在攻打东侧北侧的城墙,似乎是一只妖王带着的队伍。”
  “城内可能是魔因作祟,兵士官差,还有城内的读书人都派出去了,一时半会儿可能也弹压不了。”
  “那县令大人说的魔教余孽是什么情况?”宋穆继续追问道。
  “应当是县丞石不封!那不落于大人们的威压,或许这家伙的堕落文人之已经提升到了进士等阶!”吕秀才神色凝重的说道。
  “如今看来,可能就是他在城内作乱!”
  “县丞是魔教之人?!”宋穆面色凛然的说了一句,此刻只觉得事情很是恐怖,当下吕秀才催着宋穆往屋内去躲避一番,宋穆却是顿住了脚步。
  迟疑了片刻,宋穆开口说道:“师兄,我要回去一趟。”
  “不行,夫子本来说了让我去寻你,你既然来了便待在这,你的家人,待我写完几首诗,便去给你接过来!”
  一向表现的弱不禁风的吕秀才此刻表现的却是很有一番担当,面对宋穆的要求立刻摇头,还招呼几个童生看住宋穆,然后掏出笔墨,自顾自跳上院墙往外面去了。
  宋穆张了张嘴,但是此刻也只能站在原地握紧了拳头。
  如今城内风云,秀才才堪堪有一战之力,自己一个童生,就算是有心杀贼,也绝对做不到!
  宋穆只能抬头看向天空,希望能够见到李墨儿的身影。
  石阳县城的天空中此刻已经乱作一团,两道进士气息和一道有些浑浊霸道的气息狠狠的撞在了一起,而城内各处不断的传来火光和声响。
  宋穆没有走进学堂房间,而是心中焦急的扫视四周,见看不清究竟什么情况,当下心中一横,干脆攀上院墙,往屋顶而去。
  城北地势较高,县学修在一个小土坡上,登上屋顶,几乎能够看到大半个石阳县。
  “宋兄,你上去做什么,快下来!”邵乐几人见到宋穆爬上屋顶,连忙在下面喊着,宋穆却是手脚并用爬到了学堂屋顶的最高处。
  登高望远,此刻宋穆爬到了这里,才真正看清楚了石阳县城的情况。
  整个城池都被火光包裹着,道道火光在城中各处出现,远处城墙上火光连片,城墙外也有道道光芒闪烁。
  兽吼与城墙上的喊杀声频频传来,城内的嘈杂慌乱声也不绝于耳,抬头,天空之中激战的几道身影所带来的爆响也越来越大。
  一阵阵晚风徐徐吹来,吹动宋穆的衣衫长发,其中混杂的硝烟味道,让宋穆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宋穆直起身子环顾了一圈,看清楚了石阳县这番混乱的夜景。
  上半夜,石阳县城歌舞升平,自己还有闲情雅致喝酒作诗,可转眼睛,一切急转直下,天下似乎大乱,危险悄然降临。
  而面对这一切,自己却毫无办法,身处这等乱境之中,自己能做的事情,竟然如此的微不足道!
  宋穆胸中有一口浊气积郁,宋穆觉得自己想要狠狠的吐出来。
  狂风裹挟着烟尘味道再次吹拂着宋穆的面庞,宋穆的拳头握紧又松开,身后邵乐和几个童生也爬了上来,看着满城风雨也是愣了神,可还是朝着宋穆招呼道。
  “宋兄!快下来!”
  宋穆却是沉沉吐出一口气,微微撇头,沉声说道。
  “邵同砚,你说我们童生,面对此等境遇,就真的这般无任何用处吗?”
  邵乐一愣,不明所以,但还是怔怔答道:“宋兄!待我们过了院试,便是真正的文人了,到时自然也有一番用武之地!”
  宋穆摇了摇头:“大丈夫时不可待,时不可待啊!”
  如此说着,宋穆扭身说了一句。
  “邵同砚,来帮我一个忙。”
  “宋兄要做什么?”邵乐不明所以,但还是小心走到了宋穆面前。
  而宋穆脱下了身上罩着的白袍子递给对方,然后又从贴身的口袋取出欧阳宏送给自己的那支镇妖笔。
  邵乐见到了宋穆的动作,当下却是满脸讶然,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宋兄,你这是要……?”
  宋穆掏出镇妖笔沉沉的出了口气,然后抬眼看向远处的天空。当下淡然的说道。
  “邵同砚,天下人都说秀才才有用武之地,今日,我却不甘心做个无用的童生!”
  “这……可是……”邵乐想要说些什么,宋穆则是看着对方开口说道。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啊。”
  如此说着,宋穆贴身的衣衫随风鼓动,长发被强风吹拂散开,化成道道波澜向后摆动,宋穆两道剑眉之间陡然多了几分豪气。
  邵乐猛然张大了嘴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