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四十二章 魔教之局!

第四十二章 魔教之局!


  月朗星稀,石阳县城的早些时候,县衙后金昌武的官邸来了几个不速之客。
  “石大人,大人已经睡下了,不见客了,您明日再来吧。”
  “我有要事禀报县令大人,事情非同小可,速速去通秉!”
  金昌武正在书房内写文章,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喧闹声,听起来似乎是县丞石不封的声音,金昌武当下笔尖一顿,却又是坦然的继续落笔。
  这几日来,自己算是头一回在仕途上碰到了这样的对手。
  那周主簿原来是江南西道录事参军事大人的子侄,如今想借着东风乘风而上,却是把自己当做了垫脚石。
  可录事参军事大人毕竟是仅次于刺史大人的实权人物,自己一个无所倚仗的中县县令,此刻就是鱼肉,任人宰割。
  只不过没想到那周志云竟然如此心急,和那石不封竟然拿着账册去弹劾自己,让自己落得如今这副官身不保的样子。
  如今城墙已经完成了大半,前些日子东城墙因为地基不稳重新施工,自己又暂且抽调了一部分商税银两补充进去,准备待大功告成之后再补回来。
  没想到就这么被对方抓到了把柄,又因为城内这一个月内妖魔怪事频出,对方竟立刻狠狠的咬了自己一口。
  如此一来,自己在石阳县的功绩算是拱手相让,彻底变成了他人的嫁衣。
  而且那周主簿也用了同样的法子,让欧阳宏也颇为忌惮,如今也只能勉强自保。
  可惜自己在这里经营四五年,任期将满,却要落得这般下场,到时候周主簿要是还念以往的旧情,不再多做追究,或许自己还能免了去西南征伐蛮夷的罪罚。
  只是这石不封,石阳县的本地人士,一个落榜的举人,平日里低眉顺眼,如今却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而且这些天,这石不封一改之前老实的本性,处处找自己的麻烦,与自己争锋相对。
  金昌武继续写着文章,书房的门突然被推开,然后穿着一身红袍的石不封走了进来,石不封是个高大的汉子,如今也五十有余,可走进来房间,整个房间之中都不由自主的阴冷了几分。
  传言这石不封年轻的时候去过南疆秘境,在其中杀出重围,最后才重新科考,成为举人,但缕试不第,最后在石阳县做了个末品官。
  金昌武对方盛气凌人的模样,当下将笔放到笔山之上,然后抬头,眉头一挑,淡然说道。
  “原来是石大人,深夜造访,不知道所为何事?”
  说着,金昌武瞥了一下对方身后跟着进来的几个人,一个个官差打扮,手中都提着刀。
  “金大人,今日吉州府的张大人翻查帐案,又找到一些对不上的东西,所以特叫我前来请您过去问话。”
  石不封阴冷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似乎是公事公办。
  金昌武当下目光却是凝聚在对方的脸上,然后略有所思的说道。
  “吉州府的张大人这时候叫我去问话?今日他不是去了周主簿的寿宴吗?如此酒过三巡,张大人还有雅兴,深夜来查账本?”
  “我只是来传话的,张大人要做什么,自然有他的考量,金大人,请吧。”
  而那石不封只是冷着脸说道,当下身边几个官差也走上前来。
  金昌武瞥了一眼,只是将双手背到背后,一股气势陡然喷涌而出。
  纯正进士的金昌武发出威压,可不是面前的这几个小鱼小虾能够应付得了,当下这几个人也是一个个的不由自主的往后退,脸色煞白。。
  “金大人,你这是要做什么?”石不封脸色一冷,出声质问。
  “我倒是要问问你,石大人,你这是要做什么?”
  “就算张大人找我,也轮不到石大人这般请人,更轮不到这些不知道何处来的家伙,在我的宅邸乱来!”
  金昌武此刻更是低喝一声,衣袍鼓动,劲风陡出,那石不封等人都不由自主的再次后退了两步。
  可下一刻石不封竟然也同样鼓动文力,竟然顶着金昌武的威压直视着金昌武。
  “金大人,那便请吧,张大人已经恭候多时了。”
  这一次石不封的语气之中带着那么一丝丝的柔和,旁边的几个人也是连忙收起了兵刀,然后低下头站在一边。
  金昌武冷哼了一声,这一次才总算是收敛了几分怒意,甩袖从书桌旁走出来。
  “张大人在何处。”
  “就在下榻驿馆之中。”
  “走吧。”金昌武淡然说道,率先迈步出了书房。
  见到金昌武出来,那石不封的脸上露出了几分阴冷的笑容,转瞬即逝。
  金昌武迈步来到了街上,拐过街角便是驿馆,此刻驿馆外十分冷清,里面却还是有点点灯火。
  金昌武走到门前,却见到另一侧道路上周主簿的马车也跟着到了,当下眼中闪过异色,而那周主簿已经掀开帘子,正在仆人的搀扶下走下马车,旁边县尉潘顺的马车也到了,此刻潘顺也是晃晃悠悠下了马车。
  两个人在驿馆门口碰面,周主簿满身酒气,神情有些迷离,见到金昌武,脸上的表情倒是有两分愕然和不解。
  金昌武则是直接拱了拱手,头也没偏的便往驿馆之中而去。
  周主簿跟着往里面而去,见到石不封也来了,当下也是连忙开口问道:“石大人,张大人这么晚找我又是为何事,他不是不胜酒力,回去休息了吗?”
  “周大人,这我就不清楚了,张大人只是说要召见我们,您也知道,现在这个情况,咱们……”石不封的脸上带着几分暗戳戳的冷冽表情,那周主簿很快会意,就连酒意都散去了两三分,当下只是点了点头,在仆人的搀扶下往里面而去。
  来到驿馆之中,这里的仆人都不见了踪迹,也只有东面的一个屋子还亮着灯光,金昌武当下也往那边而去,众人在门外拱了拱手,恭敬的喊了一声“张大人。”
  见门内没有传来回应,金昌武有些好奇,而石不封则是往前走上一步,扣了扣门,那屋内传来一个略显低沉浑浊的声音。
  “进来吧。”
  说着,金昌武便也迈步往前,前面的石不封已经走了进去,正在说着什么,但是就在金昌武一只脚迈进那大门的那一刻,金昌武身上的进士威压自然被触发。
  东屋橱窗顿时层层碎裂,露出里面景象,进士境界的张大人此刻盘坐在床榻之上,但一个巨大的伤口从其胸口破出,大量的鲜血沾染在周围,已经凝成了黑块。
  吉州府来的张大人,此刻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张大人!”随之而来的周主簿也见到了这个情况,当下惊叫一声,但是旋即,便突然感觉天旋地转。
  那不是酒意带来的醉意,在看到张大人的尸体的时候,周主簿便用文力将这些酒气驱散,而现在感受到的天旋地转,是自己体内文力似乎不受控制了。
  而就在这时候,周遭突然有庞大的威压直冲下,金昌武和周主簿都顿时感觉白狠狠压制,全身文力运转艰难。
  “谁!是谁给我下的魔因!”
  周主簿强忍体内不适大喊了一声,而那先一步迈进房间中的石不封此刻却是低低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周主簿,多谢你了,若不是你,今日我如何能做到这种程度!”
  如此说着,屋顶上落下一个汉子,对方身上浩瀚的文力涌动,竟然也是一个进士,而那浑浊的文力落入四周的地面,一个隐隐的阵法将金昌武周主簿等人困住。
  “魔因的滋味不好受吧,为了让你吃下这魔因,我今日可是花了不少功夫。”
  周主簿顿时瞪大了双眼,想起了今夜宴席上与对方连连举杯的场景,而旁边的金昌武同样神色通红,当下眼睛充血的怒吼了一句。
  “你们是魔教之人?!”
  周主簿面目之中同样满是狰狞:“魔教?石不封,你!!”
  周主簿再次扭头看向另一边的石不封,此刻他已经能够感受到自己体内是魔因在作祟,自己的文心正在震荡!
  “是我又如何!”石不封大喝一句,神色满是阴沉。
  “所谓魔教,不过是你们伪朝走狗的片面之词,我们明明殊途同归,都是为了追求极致的力量!”
  “凭什么你们就要被叫做正道,而我们却要被称作邪祟,受人唾弃!”
  如此说着,城中突然响起了剧烈的钟鸣警报声。
  石不封看着远处,当下目光之中极尽狠厉,更有几分逞意。
  “今天,就用你们,还有石阳县的全城百姓的血,让那个躲在长安的人,好好明白,魔教还在,魔教未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