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四十八章 李墨儿

第四十八章 李墨儿


  “金昌武,周主簿,你们该当何罪?”
  不等金昌武脑中再次思索,李墨儿已经再次发话,平静的话语却顿时让两人汗如雨下。
  “属下知罪,请清天卫大人责罚。”
  金昌武和周主簿两人都立刻战战兢兢的回答道,神色带着几分不安。
  今日石阳县城被妖魔同时攻击,身为石阳县一二把手的两人竟然没有提前做出任何的反应,不但踏入自己对方的圈套,并且还造成了张大人、县尉潘顺等官员的惨死、城池被破、百姓枉死等诸多的事情。
  这些事情已经不是一个失察的罪名所能够解释的了,只要清天卫愿意,一道弹劾的奏折上去,自己两人的乌纱帽都将被摘下,刺配边疆,今后祖宗三代都没有办法为官了。
  两个人越这么想着,便越感觉有些害怕,躬着的腰也一直都没有挺直。
  可是回应两人的只是一句简单的话语。
  “这件事情我们都有所失察,我会如实禀报,但是杀了那些魔人的功劳,会记在你们身上。”
  李墨儿如此说道,金昌武周主簿两人面面相觑,当下神色都为之一喜。
  虽然李墨儿没有放过追究自己等人的责任,但是那击杀魔人的功劳算在自己身上,两个魔教进士,多个魔教举人,这等功劳,已经足够将功赎罪了,就算不够,也不会罚三千里了。
  “多谢清天卫大人。”金昌武两人赶忙拱手行礼说道,而李墨儿却是扭身双拳抱胸,颇是有几分玩味的看向两人。
  “不过这是我的条件,今后石阳县内,宋穆的安危,可就交给你们了。”
  李墨儿如此说道,就是在旁边听着的宋穆都为之一愣,有些不明白的看着李墨儿。
  而金昌武则是很快就了解了其中的意味,当下便也是连连点头。
  今日宋穆竟然做出了一首才气九斗的惊世诗词,这首诗带来的威能和影响,想必过些日子就要传遍天下了。
  在短短的两个月之内,宋穆不仅做出了一首才气八斗的兴文诗,又做出了一首才气九斗的战诗。
  这等成就,对于一个童生,已经极其耀眼。
  饶是自己,也从未亲自享受过这等奇景。
  想到这里,金昌武甚至已经有些怀疑之前宋穆所说的遭雷劈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可行了。
  是不是那天雷之中,的确可以让人开窍。
  见着金昌武就这么答应了李墨儿的要求,宋穆当下也不敢多嘴,只是垂手而立。
  但是李墨儿旋即就挥手让金昌武两人离开了。
  随后,一股风便陡然传到了宋穆身下,宋穆的身形下一刻便出现在了县学院落之中,而身前,李墨儿的身影也随之浮现。
  宋穆看着这个小姑娘如此英姿飒爽的模样,当下也是带着几分的哑然。
  “你的诗词很豪迈,让人心中畅快,虽然不同于我的李氏诗宗的浪漫派诗词,但我很喜欢。”
  李墨儿站在旁边淡淡的说道,然后手中一动,将一块小小的石头扔给了宋穆。
  宋穆伸手接过,那是一块碧绿的拇指头大小的石头,有点像是祖母绿,但是其中有莫名的光芒闪动。
  宋穆拿着在手中把玩,入手便觉得这东西温润无比,而且感觉全身的文气运转都更加流畅了。
  “今天过后,想必你真的要名动天下了,你若是再在院试之中拿到了案首,我想到时候各个诗宗门派都会前来招揽你吧。”李墨儿这时候又开口说道。
  “招揽我?”宋穆摩挲着手中的东西,有些疑惑的问道。
  “嗯,你现在就是一块璞玉,是个人都看得出你的价值,不过嘛,我在这里也给你一个小小的建议。”
  “若是你继续走仕途,院试之后便去金陵,我想清天卫会很希望你加入的。”
  “若是你觉得仕途有些困窘,便来我李氏诗宗吧,你手中的碧玺,就算是到时候的信物了。”
  李墨儿淡淡的说道,还指着宋穆手中的小石头。
  听到这话的宋穆却是陡然愣了一下,然后有些惶恐的看向手中的东西。
  碧玺,是这个世界储存文脉之力的最重要工具,这样的东西,都是在那坠落的天星之中温养,只有进士之家,才可以得到一块。
  宋家的文脉碧玺就在二叔身上随身带着,只有两截指头大小,那是二叔的身家性命,时刻贴身保护。
  二叔曾经和自己说过,待到自己过了院试,那块文脉碧玺便归于宋穆。
  而如今,李墨儿竟然就这么送了自己一块文脉碧玺。
  “这……这太贵重了。”
  宋穆此刻只觉得手中温润的碧玺有些烫手,可如此说着,手却攥的紧紧的。
  李墨儿也看到了宋穆的动作,脸上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当下也是言笑晏晏的对着宋穆说道。
  “这不过是一块残片,里面的文脉之力微弱,只会温养你的体质,不会有任何的干扰,你就放心拿着吧。”
  “不过我都给了你东西了,礼尚往来,小童生,你是不是也得还礼呢?”
  听得李墨儿这么说道,宋穆当下愣了一下,也是连忙低头在身上摩挲着,可入手,自己身上最贵重的,却是欧阳宏送给自己的那支镇妖笔。
  宋穆脸上顿时显得有些局促,李墨儿只是笑着看着宋穆。
  一瞬间,宋穆想起了身上的那件袍子,当下脱了下来。
  李墨儿看着宋穆的动作,脸色有些奇怪,也有些局促。
  而宋穆将袍子脱了下来,小心的叠好,拍了拍上面的尘土,然后小心的朝着李墨儿递了过去。
  “墨儿姑娘,我手上真没有什么能够和文脉碧玺相配的东西,只能送你这首诗了。”
  宋穆这般说着,目光也看向了李墨儿。
  “这……”李墨儿看着宋穆手中那件袍子,却是瞪大了眼睛,小嘴也微微张开。
  “上面可是你刚刚写的才气九斗诗,你就……打算这么送给我了?”
  李墨儿有些不可置信,但是宋穆则是笑着点了点头。
  “墨儿姑娘要是不嫌弃的话,便收下吧。”
  李墨儿双眼打量着宋穆,当下眉眼间也有几分笑意,下一刻手一挥,东西便落到了自己手中。
  而衣袍入手,一股巨大的力量陡然从衣袍上传来。
  这写着才气九斗诗词的织物,千钧之重,分量可不一般,连李墨儿都感觉到了沉甸甸的重量。
  “行吧,那我就收下了,记住我和你说的话。”
  李墨儿开口说道,似乎又沉默了几秒,然后有些迟疑的对着宋穆再次说了一句。
  “如果有可能的话,小童生,期待你某一天,在长安街头,跨马游街。”
  听到这句话,宋穆陡然一愣,却也是微微低头,轻轻的问道。
  “墨儿姑娘这是要回去了吗?”
  “嗯,我已经完成了自己想做的事情,接下来,有些事情嘛。总归会不如我的意。”
  李墨儿如此说道,言语之中已经带着几分无奈和恍惚。
  不管旋即,李墨儿脸上的那点忧愁便消失的一干二净,转而看向了宋穆,再次说道。
  “好了小童生,就祝贺你在接下来步步高升吧,他日若是能够金榜题名,不要忘了道贺一声。”
  宋穆露出了一个坦然的笑容,神情颇为轻松。
  “墨儿姑娘,相信下一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会很怀念这段日子。”
  李墨儿点了点头,当下眉头上挑,然后抱着宋穆的衣袍朝着宋穆摆了摆手。
  一阵清风浮动,李墨儿便消失不见。
  宋穆看着面前空荡荡的庭院,神情也是有些恍然,低低的朝着地面看了看,然后看向了远方。
  自己刚刚,是不是有些别样的想法呢?
  不远处的一个窗口前,几个刚刚从屋顶上下来的童生同样在看着宋穆,虽然没有听清楚两人在说些什么,但是看着两人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几个童生也是挤眉弄眼。
  “宋兄难道是看上了那位大人了?”
  “那可是一位进士大人,你难道没有见到,在屋顶上的时候,她的身上可是满满的金色诗文。”
  “可他们不是一副惺惺相惜的模样吗?”
  “别管这些了,咱们要明白,刚刚我们见证了什么,我们见证了一首才气九斗的诗词诞生!”
  “这样的荣耀,我想等我老了,回味起来,都还会是无比的兴奋啊。”
  “是啊,传奇诗篇,才气九斗,上一次听到这样的诗词,还是在快十年前啊。”
  “宋兄文采如此出众,没准他日,我们石阳县要有第一块状元牌匾了呢。”
  “状元?你说宋穆?这也难说,要知道刚刚那虚影,大儒宋文荣,曾经也不过是榜眼啊。”
  “可……谁又能知道呢?”
  ……